在凯恩斯之前,有一位伟大的美国总统已经实行了名叫“新政(New Deal)”的伟大实践。它不仅挽救了美国,而且挽救了整个世界资本主义。1933年3月间,当民主党人罗斯福就任总统的时候,美国经济简直已成崩溃之势,1/4的“工薪阶层”失业,商业活动还不足平时的6成,有1400家银行已经在头一年倒闭,商品价格大跌至最低却仍然卖不出去,全美国笼罩在一片绝望情绪之中。

  罗斯福竞选时并没怎么强调经济问题,但上台之后,迅速地采取有力对策,以对付经济大萧条。从金融、信贷,到农业、工业、电力、运输等业,很快地就“出台”了一系列“国家干预”经济生活的政策法令,经济形势也很快改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罗斯福总统的劳工政策和工会组织的复兴。和现今的情况一样,经济灾难总是首先落在贫穷的劳动者头上,大萧条引起的失业是影响社会安定最可怕的因素。当时罗斯福采取了三方面的政策,第一,最迫切的是“救济失业”,使失业工人得以活下去而不至被饥饿吞没;第二,通过失业保险、老年保险等和其他的方法改善“工薪者”的经济安全;第三,加强了工会组织在美国经济制度中的地位,这是在西方国家中保障工人阶级利益的有效途径。

  罗斯福对于失业问题异常重视,他刚一就职,就立刻着手处理失业问题。他制订了一个法令,授权总统可雇用失业青年组成一个“平民保持队”去进行造林、防洪和各种市政工程,总统对于森林有特别的热情。在头一年,该队就达到30万人规模。一二个月后政府通过《紧急救济法令》,成立了一个联邦紧急救济总署,又设立了一个市政工程总署、工程计划署等,前后拨了100多亿美元从事就业与再就业的工作,解决了数百万失业者的就业问题。人们认为,罗斯福总统的失业救济政策,是基于人类应有“工作的权利”这样一个根本的信念,他认为最好是让大家都有工作而不是靠救济金度日。但是,这个计划当时在美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有专家指责它浪费和缺乏效率。此外,罗斯福总统还通过立法建议、以各种法律来保障劳工(工资收入者)的经济安全,如《全国就业服务法令》、《铁路员工退休法令》、《瓦尔希—赫莱政府合同法令》、《公平劳动标准法令》等。法令规定了最低工资和最高工作时数,例如凡和政府签订1万美元以上合同的商人所雇用的工人每日工作不得超过8小时、每周工作不得超过40小时;不得雇用16岁以下的男工和18岁以下的女工。

  新政”时期美国的工会权利得到了很大加强。《全国工业复兴法令》规定,职工有权“组织起来,并且通过自己选出的代表去向资本家集体地争议工资,而且在选派这些代表或自行组织工会时不受雇主或他们的代理人的干涉、限制或强迫”;而雇主不得强迫职工加入“公司联合会”或是限制他们加入自己选择的工会作为受雇的条件;雇主必须遵守该工业法规上有关劳工问题的规定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美国工人阶级来说,好像是获得了新的“自由宪章”,工会会员人数迅速增长。不过,在实际经济生活中,这项法规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现。后来,为了在工资争议时劳资双方能够有平等的权利,1935年又颁布了《全国劳动关系法令》,禁止雇主:1.在工人行使集体争议工资的权利时进行干涉、限制或强迫;2.拒绝工人集体争议工资;3.对组织工会或工会的行政加以干涉或操纵,或在雇用工人和工作时间方面用区别对待的办法对工人加入工会进行干涉。后来,美国最高法院认可并通过了这项法令。美国参加工会的劳工人数,从1933年的不到300万增加到1947年的1500余万人。

  罗斯福“新政”对于工人权利的确认、对于工会有向资方“争议”工资的平等权利的确认,有着伟大的历史意义。一方面,从人权意义上讲,工人地位的改善使人权状况获得阶级意义上的改善。另一方面,由于工人 “集体争议工资”权利的确认,使得“剩余价值率”实际上有所降低,工人工资的提高,提高了全社会的总购买力,增加了全社会的“总需求”(主要是“内需”),这就使得“生产过剩”的危机得以缓解,这对于全社会(包括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起了决定性的良好作用。

  显然,“新政”已含有和“老资本主义”不同的气息,对先前的资本主义制度做了很大的改良。在我看来,罗斯福总统以他的“新政”和抗击法西斯的卓越历史功勋,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