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伦敦鲸鱼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我们可以发展出一批将来投身中国债券市场建设的人才,必须知道现在全球的资本市场的玩家们在干嘛。
最近10来年,金融市场发展最快的东东,就是金融衍生品。所谓衍生品,就是从一个东西里面衍生出来的产品。
比如说,你要是买股票,按照现在的定义,就不是在炒作衍生品。不过本来股票,也是从股票代表的企业衍生出来的。以前也可以算是衍生品,只不过慢慢大家接受了,就真把它当一回事了。
世界上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靠组合和斩件来处理。
西方世界今天对全球的支配性地位,很大程度上,是靠地理大发现实现的。而地理大发现之所以发生,并不是因为人家西方人吃饱了饭,闲得蛋疼,要学徐霞客去走访名山大川,去拥抱大自然。
而是因为大家想靠探险去发现黄金发家致富。
要发财,就要有投资。以前的发财,是靠打着宗教旗号,用十字军东征,要夺回君士坦丁堡,要抢回来圣城耶路撒冷的马甲进行的。
领头的大哥们是各国的贵族,投资的是有钱的犹太人。不过东征的结果非常悲惨,死人无数,回来还要被犹太人追债,于是一怒之下,大家就杀了债主。
小时候,读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就可以看到,小伙子借了犹太人投资的钱,去探险/海盗/经商三合一,不过船给怒海沉了,被债主杀到,要靠法律狡辩来赖帐。
而当时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也靠从贵族中间融资,成立了一支海盗船队,靠打劫南美洲回来的西班牙商船来赚钱。有时候命好的话,一次收入就相当于全年的税收了。
这只海盗船队,现在还在,叫做英国皇家海军,马甲换了,德性还是一样。
不过当时想得到这样的暴利,就得承受投资的风险。毕竟人家全部身家投资给你伊丽莎白,你的海盗如果海战中失利,被西班牙皇家海盗队给灭了,贵族们一样会睡街上。法国大革命的起因之一,就是法国贵族们的钱,融资给路易皇帝,投资到北美洲的新奥尔良房地产工程上去,赔大了,你皇帝哪能不付代价?
为了控制投资风险,于是有限责任公司应运而生。
这个就是一个组合再斩件的过程。就是把一个公司的资产,比如说海盗船队的硬件,和海盗们这些软件,通通组合在一起,然后给一个总价值出来。
在这个总价值之后,然后就斩件,把它分割成一股一股的股票,就让大家按照自己可以承受的风险能力,去投资认购。这样就把风险定量化,不需要以前那样,无限风险了。
但是大家投资认购你的股票了,那么怎么知道你的财政运行情况?
这个就是另一个发明,叫着复式平衡记帐法。就是你一边是收入,一边是支出,可以平衡地记录下来,这样大家就比较容易查帐了。
在这种情况下,从企业价值衍生出来的股票(当然根据不同的待遇,又组合成普通股和优先股),和后来出现的债券,都慢慢被大家所接受,而成为资产的一种了。
这个时候,金融衍生品,则主要是期货、期权以及各种指数了。
然后在近期,JP摩根的金融工程师们,开始思考如何解决一个银行最头疼的问题。
那就是银行的负债,主要是指储户的存款,通常是短期的,你一定要承诺兑现的义务(想象一下,你去银行取钱,人家不给你取),而银行的资产,主要是指你贷出去的款,通常是长期的,而且有可能收不回来。
这样的不平等的风险因素,就导致银行必须储备足够的资金,来预防贷款收不回来的风险。结果就是根据你贷款的风险评级,你需要储备不同数额的风险资金。
因此收益越大,风险越大的贷款,你储备的资金就越大。无论如何,一旦银行要储备足够的风险资金,就导致银行的总贷款额度降低了。如果你把坏帐率固定一下,那么显然如果你可以贷款出去的资金总额越大,你的收入就越高。所以如何把贷款的风险给转嫁出去,就可以解决银行的这个头痛问题。
于是贷款债券化,就应运而生了。
贷款债券化,一个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房屋贷款债券化。
首先,你把所有的房屋贷款都组合起来,然后按照里面的风险评级,就把这个总和给斩成几个件。就像杀猪一样,你就搞出里脊肉、五花肉、猪颈骨、猪蹄子等等,然后由评级公司,给予不同的评级,那么就把评级之后的斩件,分解成一股一股债券。
这些评级,最安全的,当然也是收益最低的,就给养老基金给买去了。最不安全的,当然也是收益最高的,就给对冲基金给买去了。
这样的话,贷款的银行,就收取了一个贷款产生费用,就把自己的贷款当成债券给卖出去了。
那么银行也可以去投资/购买这些债券,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银行贷款给人,而是所有的银行,都在“购买”债券,因此我就不需要按照银行运作的要求,必须储备资金来担保贷款风险了。
就是说,如果把美军的特种部队全部划归给中情局,那么美国就会有几万间谍在阿富汗活动,但是美军就一个都没有,完完全全从阿富汗撤军了。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你买的这些债券是不是也有风险呢?尤其是这些债券下面的贷款,还不是你自己亲手做的,不是你好好审查了。
而且因为这些债券这个衍生品,所依赖的底层的贷款,因为审查贷款的银行只拿一个贷款产生费,你如何保证人家反正没有啥风险,就想尽办法,创造性的贷款出去,给不符合贷款条件的傻A?
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个就是所谓金融危机中的次贷危机。
不要紧,银行的金融工程师,发明了另外一个东西。你的债券有风险,那么就帮债券买保险嘛。
因为这个保险,是衍生于债券,而这个债券,是建立在贷款之上,而贷款的最重要指数,是在于信用评级,所以这个保险,也称为信用违约调期,所谓CDS,就是它了。
那么金融危机发生了,有两个小两口,其中女的失业了,月供有点紧张了。于是想和贷款的银行商量一下,可不可以暂时减缓一下,之后找到工作,加点钱给你,这样就是双赢。不然的话,我违约供应不了,我损失,你也肉痛,很不和谐嘛。
结果打完电话,人家贷款银行说,你这个贷款,早就成为债券卖出去了,跟我们无关。你爱干嘛干嘛。
那这部分债券在谁手里?不知道,可能在沙特投资人那里,也可能在德国投资人那里,也可能在新加坡投资人那里。
那他们不怕我这里一破产,他们的债券,就没有利息收了吗?
不怕,他们已经买了CDS了。
于是买了CDS的银行、对冲基金、保险公司等等,你买我的,我卖你的,结算来,结算去,最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叫做“对家风险”,所谓counterparty risk。
啥意思?就是你本来应该从买来的CDS那里,从对家拿到钱。然后你就可以从卖出去的CDS那里,赔给对家钱。
现在你的对家倒毙了,没钱赔给你了。可是你还应该赔给别人,结果是你没问题,也被倒毙了的对家,给被倒毙了。
那为什么大家都无法知道实际的情况如何呢?因为金融衍生品不同于你股票市场一样,有一个中央交易所,在那里交易。因此这里可以知道所有选手的买卖情况。也容易根据风险要求这些玩家,准备可抵押的资产。
但是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叫做OTC(Over the counter),就是桌底交易,任何两个对家可以签订合同,其他人一概不知。
这样的话,对家们冲来冲去,就冲到了一家,叫做AIG。
而AIG面临着破产。只要AIG一倒毙,它欠一大堆金融机构的CDS赔单,就没有办法兑现,结果就是美国、法国、英国等等几乎所有的大银行,都会因此而倒毙。
于是美国政府就拿国家的钱,就是小民们的钱,来赔了。
CDS的出现,可以算是金融资本主义的革命性变革。这个让传统投资者巴菲特非常不安,称其为金融原子弹。
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经济,都是借贷经济。大家啥子都不用干,借钱过日子就行了。
借钱,靠的是信用。那么CDS,就是用来衡量并交易你的信用。
以前银行要赚钱,就需要借钱给你。但是现在不用了,银行可以交易你的信用赚钱。
以前是银行借你1百万,年利息5%,就赚你5万。
现在你借1百万,根据你的信用好坏,那么5%,就是你CDS的保险费比例。
现在所有的银行,都可以来下注对赌你的保险费比例变化。比如说,银行认为经济情况可能变坏,虽然你还有工作,但是整体风险会增大,你的坏账机会会增加,所有CDS的保费比例,会上升到6%。
于是银行买1万亿的CDX(CDS指数之一)多单,结果变成6%,就赚1千亿。
虽然你只借了1百万。
将来大家只是炒卖你的信用,哪怕你一分钱贷款都没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