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美元时代的开启——三年内英镑跌至1   欧元跌至0.8  人民币跌至20  日元跌至150

     一个国家倒闭前,总会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场面——上层社会通常会鸵鸟政策式的盲目乐观;中层社会精神与体力方面严重疲惫;下层社会则听天由命、自暴自弃。

     1995年,本人有幸参与了轰动一时的“327国债”交易。中国当时的证券霸主“万国证券”因大量沽空“327国债”而倒闭。在那个时代,是一个交易体制严重混乱的年代。那时,上交所比北交所晚开3分钟左右。我的参战地在上交所。当时,我沽空的国债品种是“317国债”。那天,北交所开盘后,我北京的朋友给我那台砖头大的大哥大通报了情况。我当时还未赶到交易所,听后第一反应是,一开盘我的仓位就全部完蛋。我本能的反应,迅速拨电话给交易所报单小姐,要求报单小姐立刻透支十倍以上的资金 “集合竞价”高位购买“327国债”多单。放下这个电话,奔跑中我疯狂拨打几个大户室做空当时国债“期友”的电话,让他们巨额透支做多“327国债”。与这些“期友”通过电话后,我的心情很不舒服,因为这些“期友”的普遍反应是麻木。而非本人听到北京“期友”通报后的一种亢奋。开盘刹那,我正好冲进交易室,电脑上显示的开盘价,立刻让我陷入了一种上“绞架”的感觉。当时,“327国债”开盘价是148元多一点。而我“集合竞价”抢购的价格是150元。并且第一价位抛空单高达几亿人民币。也就是2秒或3秒,“327国债”上的抛单被疯狂涌进的做多者消灭,“327国债”迅猛向151元、152元、153元价格上冲。这时我向下单小姐指挥,要求比电脑上显示价格高出许多平掉手上亏空严重的“317国债”空头合约。报单小姐立刻提醒这会带来“317国债”合约上更严重损失。我笑笑在更高价位平仓小盘子的“317国债”时,大盘子的“327国债”也被带动了十几点,我即刻平仓“327国债”上大量获利多单。上午快收盘时,已全部结清所有头寸。中午时分,我离开了交易所。后来“327国债”在下午交易时上演了一场闹剧。我离开交易所时心情很沉重。当时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一种“交易动物”本能的反应。现实中许多人是没有“交易动物” 本能的。但这些人会本能反对“交易动物” 本能的人的想法。如同二战中法国军团在坦克、火炮、飞机、军队人数等几个方面都优于德国军团,但法国军队统帅是步兵军官出身。而在早1937年德国坦克之父——古德里安,就在其《注意!坦克》一书中批评步兵军官的思想体系愚昧。

     两年内中国房价要跌去70%,也就是到2011年底。前几天,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小型讲课。一位北京女士对我说,她于2009年11月底,看到本人写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一书立刻把自己居住的房子卖了,现在租房住。我对她说:“你两年后必定会谢谢我。”我很高兴这本书救了北京这位女士。因为日本经济很快会崩盘,而中国经济和日本经济一样会陷入同步崩盘。现在,有许多跨国公司资产在中国配置。如果中国和日本陷入同步崩盘时,这些跨国公司会发大财。假设,一个跨国公司在中国现有50亿美元价值房产。理论上,这家跨国公司很难在中国市场与日本市场同步不景气时变现资产。而实际上他却会主动以极低的价格,如10亿美元或5亿美元的价格抛售中国资产。届时,中国经济学家会说这家跨国公司疯了竟然破产抛售。所以,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只能是一群“全球化的笨蛋”。因为,这家跨国公司已在日元外汇或日本国债市场大规模布置了巨额空单。现在,全球外汇市场杠杆高达200倍或 400倍,只需10亿美元保证金,保守沽空日元或日本国债,仓位可高达1000亿美元。这家跨国公司只要通过低价抛售中国资产引发市场恐慌,而达到沽空日元或沽空日本国债上巨额仓位的盈利,这是一种危急中的套利交易的模式。这是一个“交易动物”的世界。今天全球衍生品市场是600万亿美元,而中国的经济规模只近5万亿美元,通过低价抛售中国房产,而盈利全球资本市场,美国时代这就可以开启了。

     今天,任何批评美国帝国会陷入沉重债务危机,而会向以前的荷兰帝国和大英帝国一样衰落的中国经济学家们,都无法去解释,过去的荷兰帝国和大英帝国只是普通商品的贸易时代。任何一个工业人群,只要模仿和勤劳,都会让荷兰帝国和大英帝国衰落。而今天是创新与衍生品的世界,是一个脑力社会。是通过消灭近5万亿美元国家,而盈利600万亿美元的衍生品市场。所以,不幸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本人在2007年5、6月份提出的美国战略目标是——让中国股市2008年底崩盘到2000点;让中国楼市在2008年底疯狂上涨。站在全球600万亿美元衍生品市场的财富面前,现在中国楼市未来两年跌去70%,这是个常识。站在全球600万亿美元衍生品财富胜利者的面前,未来3年美元将创造全球有史以来,最壮观与最宏大,或许是无法用人类创作的词汇来形容的——上涨,再腾飞的上涨。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些是简单的常识。中国人却热衷辩论这些简单的常识。那只能是,上帝把衍生品基因移植给美国人;把苦力基因移植给中国人。在上帝的安排面前,未来还会很美,那只是美元的美。

                                                               刘军洛
                                                                        201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