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案件宣判了,主犯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具体内容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3月29日下午对被告人胡士泰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侵犯商业秘密案作出一审判决,分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被告人胡士泰有期徒刑十年;另外三人判处14年到7年不等

对于这样的判决,各方也积极的表态,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力拓案处理方式并不违反《中澳领事协定》;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称不应把力拓员工被拘事件政治化;力拓矿业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艾博年表示尊重中国法律程序对“力拓案”作出的裁决。各方似乎是又达成了一致的默契。在这里如果是间谍案,是不仅仅要牵扯企业,也要牵扯国家的,不是间谍案没有死刑,这样的判刑已经是很重的了,更进一步的是:力拓铁矿石部门负责人沃尔什当天表示,收受贿赂明显违反了中国法律和力拓员工行为准则。胡士泰等四名员工的所作所为与力拓所倡导的道德文化背道而驰。根据公司有关政策,力拓将终止与胡士泰等四人的雇佣关系。力拓解雇了这些人,力拓与他们撇清了关系,这几个人成为了被抛弃的对象。对于他们10年算是重刑了,西方很多时候谋杀也就是10年,中国的刑期本来就重。本人的那个要死刑的帖子主要目的是针对间谍案的,也是为了国家造舆论,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提出我们有力的舆论支持国家民族利益。

在这样的案件当中,有什么样的利益交换,能够让争吵不断地各方趋于一致,让激烈的西方舆论平息,其中又有什么样的利益被出卖了呢?首先我们就要看力拓与他们的解约了,这个问题是蹊跷的,这是力拓回避责任的手段,我们承认他们的这个行为才是关键,要知道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可以是单位犯罪,这几个员工是为了自己而侵犯中国的商业秘密吗?显然是背后他们所在的单位是得利的,同时应当也是他们单位的行为,如果这样的情况成立,力拓与中国很多企业的合同就有不公平签署的问题,力拓与中国的很多合同就可以被要求重新签订,力拓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就要受到威胁,这是力拓和澳大利亚所万万不能接受的。所谓的为了司法的公平,为了澳大利亚公民的权利等等,全部是说辞,只要没有牵扯到企业,狗腿子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所以我们判决只是针对个人,给力拓开除他们的自由,大家就皆大欢喜了。

这里我们还要注意的就是我们的行贿的一方,是国内著名的民营钢铁企业,他给力拓的职员进行行贿,又得到多少好处呢?实际上我们应当往更深的一个层次去想一下,企业购买他们的产品,而且价格是按照长协价格确定的,是否这样的合同的签订就存在定罪所必需的为他人谋取利益呢?这样的利益是一个什么样的利益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正常的自愿买卖如果是按照市场的公平原则进行的交易,是难以说哪一方谋取了利益的。我们看到报道已经有人为行贿的日照钢铁鸣冤了,因为他们买不到长协矿就会对于企业的生存造成重大的影响。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到的是有一些企业可以买到的长协矿对于另外的一些企业却是难以得到需要行贿!这就说明了问题的关键了,因为三大矿山的市场占有率是世界海运贸易量的70%左右,他们有市场支配地位,与不同的企业设定不同的条件,就是一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在反垄断过程中这是主要需要反的行为,因此这样的利益实际上就是垄断利益。本人是明确知道某个矿山对于大型钢厂为了打入进去签署长协,是要给中间人佣金高达每吨2美金的,以一个一千万吨供货20年的长协为例,也就是每年给2000万美元要给20年!但是他们同时对于另外一些钢厂,想要得到长协却要给矿山行贿,这里面是维护着矿山的垄断巨额利益的。我们的反垄断法相关条款明确规定如下:

第十七条 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三)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

(六)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

第十八条 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应当依据下列因素:

  (四)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

(五)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

从以上法条就可以看出,力拓员工能够受贿和中国的民营钢铁企业需要行贿,恰恰是力拓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垄断的结果,这应当是他们垄断的证据,力拓的员工受贿实际上是侵害了矿山和国内垄断钢厂的垄断利益,大家能够在维护垄断利益上达成一致,其他的也就是好说了。

我们的长协模式,实际上是卡特尔组织形式的一种,是附加销售条件的卡特尔,这本身就是一种垄断利益联盟。长协的门槛是很高的,是大矿山和大钢厂排挤小矿山和小钢厂的一种机制,在这样的机制下由于长协所需要的供货物流门槛(比如:一个100万吨的供货量就是每天一列专列和数万车次的中载卡车),使得小矿山只能做现货不能做长协,而大钢厂因为有长协的存在,就在成本上对于进入不了长协的小钢厂具有根本的成本优势。矿山通过长协不断的推高矿产的价格,钢厂利用长协将小钢厂排挤在外。不要说长协的价格远远低于现货所以要维护长协机制,实际上是如果没有了长协的物流门槛小矿山可以快速成长供需关系马上就要改变,而且把长协的供给量都投放到现货市场,现货市场的价格是要暴跌的!现在是长协控制了大部分的交易量后可以很容易的拉高现货价格,然后再以现货的价格推高长协的定价,只要是小矿山、小钢厂受制于长协的门槛进不来,长协模式就是大矿山和钢厂的垄断利益联盟。

在这里我们不能天真地认为外资矿山怎么叫嚷就是怎么想,他们所说的就全都是他们真实的想法,他们是会欲擒故纵声东击西的。外国垄断矿业巨头看的很清楚,对于长协模式不光是他们攫取利润的利器,更是国内低效垄断钢铁企业的赖以维持其生存的根本,如果没有了长协与现货的差价,他们就无法在于民企等钢铁企业的激烈竞争中生存,所以在这样的大棒之下,这些国内钢铁垄断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就要极力的维护长协机制,接受它们的高价并且为海外矿山的垄断服务,要知道这些国内的钢铁企业联盟协会,也是属于垄断形式的组织行为的。他们的博弈根本不是铁矿石的价格降低而是长协与现货的差价给他们所带来的成本优势。因此他们限制铁矿石的贸易资质同时也限制现货矿,这样的结果就是海外的小矿山和中国投资海外找矿的民营资本难以生存,因为他们没有资质把他们的海外矿石出口到中国,也没有足够的物流能力做长协,他们只能做现货!把这些小矿山掐死以后,铁矿石当然是一涨再涨。

实际上我们需要的不是限制现货矿和限制进口资质,也不是简单的反对矿山的指数化定价,我们需要的是对于矿业巨头的反垄断,由于他们拒绝以平等的地位签署长协,把他们的长协与现货的差价给反垄断征收了,让海外的其他小矿山成长起来,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我们的铁矿石博弈需要的是反垄断,而不是试图以垄断对抗垄断,现在加强国内垄断程度的行为结果是我们的垄断与海外的巨头比垄断不足,但是却把垄断利益的矛头对准国内的竞争企业和向其他行业转嫁,反而使国内外的垄断利益集团结成了联盟,在这场博弈中是各取所需,一个推高价格,一个拉开成本差价,最后受到损害的是中国经济,因此对于铁矿石问题反垄断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