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经济评论家们说“美国雷曼兄弟倒闭,是美国时代衰落的体现。”这种“笨蛋”的想法是中国文化元素中,鲁迅“阿Q”哲学的标准答案。今天美国债务规模高达GDP近400%,创美国历史记录。而上世纪美国大萧条暴发前,当时美国债务规模高达GDP375%。这两个不同时期的美国债务,以GDP标准衡量相差并不大。而以技术进步、社会法律体系、文化包容性来评判,今天的美国远比1930年那时强大许多许多。那么美国人应该是不害怕负债吗?答案是肯定的。所以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先生与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先生的货币政策从来不以纠正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和美国巨额经常账户赤字为目标。甚至,伯南克先生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明确表达不希望美国巨额经常账户赤字出现调整。既然,美国的货币政策目标是如此明确。那美国的宏观利益首先是——借贷成本。而美国雷曼兄弟的倒闭是把全球主要央行利率全部打到历史低位。今天,美国债务的利息成本用GDP标准衡量是有史以来最低的。对一个巨额债务国家美国来说,这不是雷曼兄弟赋予的,这是上帝赋予美国的又一个新时代,包括美国财富的再来临。

     美国人是笨蛋吗?一个笨蛋会发疯地向世界举债吗?尤其是,今天中国人是美国的最大债主。至1970年以来,美国踏上了艰辛宏大的蜕变旅程,这就是美国的“去工业化进程”。美国人的目标非常明确——所有劳动密集型产业必须在美国彻底消失。今天美国人可以骄傲地宣布,让中国人、韩国人、印度人、越南人在纺织品、钢铁业、造船业去充分竞争吧;让日本人、德国人在汽车业、机械业、化学业去“充分”竞争吧。而美国人有微软、谷歌、苹果、沃尔玛、耶鲁、和好莱坞。美国人成功转移这场全球第一个大型工业国家“去工业化”进程的成本,大约是外债近3万亿美元,占美国经济规模的20%左右。美国人用整整40年时间,历经大量产业工人的失业与家庭破产,建立了以大脑控制全球产业的“美国再生时代”。“美国再生时代”的来临,要感谢日本人、德国人、东盟人、韩国人大量的廉价商品与廉价资金供应。更好笑的是,请“中国经济学家们”这帮笨蛋“阿Q”解答,中国今天毕竟有2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而这2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却是参照1950年世界经济的核算规则。如果我们现在有大量勇气,去把美国跨国公司们在全球各地的销售利润,包括全球各行各业的美国技术垄断利润计算进美国官方债务与中国官方外汇储备,那真正的“阿Q”都知道,我们是贱卖中国资源式的大跃进。

      人类历史正在进入人口超负荷时期。印度人均耕地面积是中国的3倍,而且印度气候条件远好于中国。中国的工业化与城镇化让中国人未来的子子孙孙们只能靠美国大豆生存。2007年,中国股市4~5千点时,本人是谈——2008年美国的战略目标是,中国股市2008年底暴跌到2千点,而中国楼市将步入疯狂的上升浪。任何有理性的人都见到了2009年整整一年中国楼市的疯狂上涨。这是一场中国储蓄资金大规模对冲通胀风险的集体性行动。这是中国公共产品失缺,诸如缺少免费医疗、缺少免费教育、工资过低的必然产物以及农业体系被他国控制的必然后果。因为,工资过低,所以租金负担必然有强烈转化家庭住房产品的预期。2009年,中国楼市只是一场养老的钱与强烈转化工资过低的心理社会的大产物。而在《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中,详解了美国如何利用美国手中资源调控中国货币政策,达成美国战略目标,达到中国进入崩盘的最后条件——中国大量养老储蓄配置中国房产。

     2009年11月5 日出版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出版不久,同年12月份,美国华尔街对冲基金巨头抛出——中国房价泡沫远比迪拜1000倍严重;而近期“欧元杀手”索罗斯也开始预言——中国楼市2010年崩盘。而2009年11月5 日出版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这本书结尾就是“美国2010年美国战略目标——2010年美元暴涨,2010年中国楼市崩盘”。那为什么美国对冲基金老板与“欧元杀手”索罗斯的思维会与笔者如此一致呢?那是因为视角的问题,您如果能尝试从美国战略利益来配置中国货币政策,那答案就会非常明确。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中央银行货币政策从来不以纠正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和美国巨额经常账户赤字为目标。2008年5月份,笔者正努力在中国呼吁一定要防止美国2008年战略目标——2008年中国股市崩盘,而中国楼市将会进入疯狂主升浪的美国战略时刻。一大群上海警察与一大群城管大爷们冲到夫人与母亲收养流浪猫的暂借地,打伤夫人与母亲,母亲70高龄不禁打,当场打断两根肋骨,笔者报案,无人理会。后来向上海警察督察大人们投诉,被告知笔者证据不足。当时笔者在上海警察督察大人们的通知单上写到——颠倒黑白,历史会见证下今天许多许多。未来人类社会是脑力社会、水资源与农业社会、优秀医疗社会、优良环境与多元文化社会,这些与我们所有人包括我们的子孙是无关的。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是中国贱卖中国资源时代的垃圾产物。中国房价和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一场二十年以上的大崩溃时期与中国社会大动荡时期。这是美国2010年的唯一战略。今天“欧元杀手”索罗斯的出现,让人更应该想起这位曾经也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煽动者。未来中国真正的问题是来自越南经济、印度经济,包括最可怕的日本经济崩盘的冲击。对此,中国“阿Q们”的主流经济学家们,这群草包们,只会自欺欺人。一群人被“阿Q们”骗是一群人倒霉;一个民族被“阿Q们”骗,在全球化中是一个民族的灭亡,而成为全球化的下等人。非常高兴2009年11月5 日出版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这本书。这本书将像笔者写给上海警察督察大人们的一句话——历史会见证下今天许多许多。而《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这本书在未来必将成为中国房价和中国经济为什么会突然崩盘的一部有力的见证史。

                                                     多谢2010年 3月9日

                                                                           刘军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