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敏于行——思想到,命令到,行动到

     我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例子:在出差路上我给公司副总打电话,考虑到公司搬家之后,上年纪的老员工中午休息找不到地方,很成问题,我们商量在十楼或者三楼挪出一个地方来安一些床,让这些同志在中午能有安歇之地。说完这事挂断电话后,我又想起另一件事嘱咐,接着又拨他办公室电话,结果接电话的是副总助理,他说副总去三楼了,好像是安排住宿的事情了。中间这个时间差有多长?也就是我放下电话想起某件事再回拨的这个时间段,这位副总已经亲自去选安置员工休息的地点了。

    一位副总有很多事情,比其他的主管还要忙,但如果等着积攒着把这些琐碎事情拖下去,会越积越多结果什么事情也办不了,把紧急的事情迅速解决掉反而能使工作高效。副总身上所体现出来的马上做、立即做的作风和思想上的速度观念,值得我们每位职场人学习,更值得我们把这种文化融入到血液里。

二、讷于言——心直但不能口快

      孔子有一句话叫“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说的很有道理。副总的“敏于行”值得发扬,与“敏于行”相并列的一项主管修炼是“讷于言”,意译到我们的文化中就是“心直但不能口快”。这里的“心直”是正直率真,心底坦荡,在文化战略上纯正不二,心里不长草。“不能口快”是不能口无遮拦想说就说,这种制约均是因为主管的角色制约使然。主管的“口快”有多种,下面几种有显著特点:

     第一种是在部门内不经大脑上演“脱口秀”。主管是一个部门的指导精神,主管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对部属有直接的影响,直接传达和代表着公司的导向,并且担当着公司的部分责任,起着鼓舞士气和稳定军心之大任。有些主管说话不经大脑,公司未决定的事情提前给员工发表个人看法,没经过民主讨论的决策就在部门宣贯,轻则造成主管个人工作的被动,重则影响员工对公司的政策判断。为什么对主管有这种高要求呢?只因主管的占位。

     有主管可能说,心直口快是我的个性,怎么能对个性限制?我们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但当一位普通的人上升到一定高度时,他的占位就决定了他不能再随心所欲不能再玩个性。举一个我的例子,我的夫人看我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很辛苦,并且她也陪着提心吊胆,前几年曾给我说:经营企业这么不容易,咱不做了吧。我那时就告诉她,以前咱是小公司的时候,我们可以不做,可以随性而为。现在企业大了,已不再是我们夫妇俩的,我们已不能放弃那些用户,也不能放弃跟随我们的几千员工了。所以主管占位的高低决定了自律的必要,也同时决定了他在职场的升降。

     第二种是提前给员工判“死刑”。我不只一次听到有主管说他的部下:这个员工不行,那个员工不行。我还是要再强调一遍——我们不要说哪个下属不行,哪个员工不能,每个员工都有他的特长,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价值,我们是要用其所长避其所短。员工的水平相对于我们这个伟大的事业和高标准,很少有合格的人,很少有现成的马上就能出成品的人,没有怎么办?那就要让他们从不能到能,从不行到行!树立高标准培养他们。如果一位主管老说他的部下不行,不能的时候,他的部下就会在他的暗示下真的不行。你们想想你们自己是怎么样从不能到能的?你们原来都是能的都是行的吗?你们原来也是不能和不行,别人把你培训培养到行或者能,那么你怎么不允许别人成长?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培养部下公开公正公平化,融到我们公司文化中去,人人有机会,人人平等,而且机会均等。如果哪位主管的部下不能或不行,那就是部门主管培养员工的“不能”和“不行”。

      第三种是倾诉病。我们有些主管心理素质差,工作上有点不顺利,受了点小委屈,碰到点小麻烦就开始抱怨,就开始要求给他特殊照顾,就开始耐不住寂寞,像得了倾诉病的祥林嫂一样总想找人倾诉。不要这样脆弱,我们是干大事业的一群人,哪能拿不起放不下?天降大任时必定要给承担者比一般人多得多的挫折考验,神五、神六、神七的宇航员之所以被人们奉为“英雄”,是因为他们有着非常人的抗压能力。也许有些同志很顺,越是顺风顺水的人就越要早一点呼唤挫折,而且要把这些恶劣环境(挨批、冷落等等)当作一种考验,祈祷急风暴雨式批评和寒风刺骨般的冷落,这些降职处分等等挫折越早经历越好,省得等到七老八十的来一次人生打击就再也起不来了。而且这种“倾诉式”亚文化不但破坏公司的形象,而且对自己的形象也大有损害,是对人格建设的最大败坏,别以为那些倾听者点头哈腰对你的倾诉低声附合,那是怕让倾诉者难堪,我们心里不要有这些消极的东西,这是我们文化的高压线。

      “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君子的一句话就可以表现他的智识,一句话也可以表现他的不智,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大家要记住这句话,远离“长戚戚”状态,使自己内心坦坦荡荡,修炼自己,做高素养的职业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