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交换中常占便宜者常落魄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表面上非常精明,总能占到便宜,从小就被认为能出人头地的人,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成年后的他们却常陷入穷困潦倒的境地,好一些的也属平庸之辈,没多大出息也没多大作为。

     其实这不是偶然,这符合统计规律。因为大多数人对占便宜的精明人是敬而远之的,人们心底深处是趋利避害,愿意亲近那些让他们放心的人。尤其是欧美人,我们跟他们打交道,发现他们怎么那么傻呢?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信,其实这样的经营互相之间不用设防,不用提防,这样的信任使得双方的经营、交易成本极低。而精明人一开始似乎占到了便宜,他不自觉地把那些所谓的精明计算工于心计,久而久之失掉了最宝贵的信任,丢失了信任反而把机会丢失,甚至花费巨大的代价也难换回人心。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你不可能骗一个人到永远,你可能骗一伙人不可能骗所有的人,在经营过程中并不是说商人要多么高尚,多么有信用,是因为诚信确实是最基本的规律。当骗成为主导,所有的人所有的关系方都不会陪你玩了——人家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二)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你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财富,服务了大众,大众和社会绝不会亏待你。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都经历过一场“潘晓”大讨论,这个大讨论最后达成一个共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主观是为个人,客观为他人,其实这就是大智慧。我们一定要承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利和私心,每个人都要生存都要养家糊口,都要生存和发展,我们不能抛弃这一点。华为任正非在一篇文章里讲的“我们提倡雷锋精神,但是我们绝不让雷锋吃亏”,我觉得这是现代市场经济中对雷锋精神、对过去中国传统的一种精神和文化的现代诠释,这种诠释恰恰是我们每个伟大企业、先进企业价值理念的现代追求。

     我们成长年代宣扬的“狠斗私字一闪念”等言论,是一些违背基本人性的悖论,恰恰是那些阴谋家用最恶劣的手段最阴暗的私心,利用这些观念把人民给耍了,把整个民族给害了,那是愚弄。我们承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要赡养,都想出人头地升官发财,我不觉得升官发财出人头地很丑恶很卑鄙,丑恶的是不用正当的手段,抛弃仁义礼智信去升官发财。仁义礼智信从这个角度上跟商业结合,是最大的进步,经商就得谋利润,但得有“仁义礼智信”的前提,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三) 不遵循交换原则是没意识到自己是商人

      我问过很多人在社会的角色,即使身在商业机构的人也拒绝承认自己是商人。什么是商人?不是自己脑瓜里那些固有的做买卖的小老板、小商贩、大经理或大股东,而是所有市场经济中的商业集团、商业单位当中所有的从业者、相关者,都是商人。

      正因为我们不少人不承认自己是商人,所以不遵循商业规则,不遵循等价交换原则,不遵循公平公开公正,不遵循历史上生意人打的“公买公卖,童叟无欺”的旗帜。这一点恰恰提示了“商人启蒙”它不是一种教育,不是一种教条,也不是一种道德条例,而是市场经济中最根本的东西,尤其是在市场经济发展比较充分的地方,只有遵循这样条例规则的人越发财,发展越快,越能做成百年老字号。

      像我过去到上海的时候,经常去南京路、淮海路给我女朋友(现在的夫人)买衣服布料,碰到一些老先生,这些老先生给你讲解布料,给你服务做得非常到位,让人感到非常舒心,可是那些小姑娘们却欠缺这种服务热情,甚至背后说你“小赤佬”看不起你,完全两种不同的态度。那些老先生多是什么人?大多数就是原来这个店里的老板,公私合营了变成公司的副经理,文化大革命挨整了,就变成普通的营业员,这些人让我感受到“宝大祥”、“协大祥”、“老介福”那些大的商号几十年老店的精神,为什么民族资本家们在那么困难的环境下能够脱颖而出?靠的就是这种商业精神。所以我鼓励公司员工求名求利求发展,鼓励员工让别人先得名得利得发展然后自己再得名得利得发展。企业也是这样的,它也得让相关方得名得利得发展之后再发展,这不是和谐社会发展的道德条律,是赚钱赚名赚发展的一个铁律,是对大家有好处的,这是我们企业文化中“求实名求长利求可持续发展”的最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