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因调查机构的不同而有几个版本,一说是2.9年;一说是3.5年,最长的一种说法是7年,相较于跨国公司平均寿命的12年,世界500强企业平均寿命的40年,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中国民营企业,“四岁”成为民营企业的一个“闯年”。

    民营企业的生存要素,资金、技术、人才、设备及内外部环境……犹如种子发芽所需的阳光、空气和水,一个也不能少。在这些条件中,既重要、又能主观控制且便于实施的是企业的定位,企业到底要做什么?即企业四岁就要“不惑”。企业创始人是否已为企业确定好了一个方向且坚持执行不漂移?这是解决企业四年之痒,保证企业鲤鱼能跳龙门成功的方法之一。

    企业的“四岁不惑”与人的“四十不惑”有异曲同工之处。人到了四十就不能再乱蹦乱跳了,应该坚定价值观,坚定人生方向不再有迷茫不再受诱惑,人过四十再变,人生就没多大出息干不成大事了,凡是能成点事的人都是能经得住诱惑的人,都是明白自己是做什么的人,甚至真正的大家在二十岁就已经不惑,坚定了他们的人生选择不漂移了。

    创业者在刚创业时,他有一段可以选择企业未来定位的时间,在此他可以通过设计、生产、销售、服务,找到适合自己经营的模式,这中间可能有失败,也不见得有经验,方向选错了也能迅速调整换新领域。因为刚开始创业,投资少损失不大,能输得起赌得起,有时间有精力挥霍青春。如果能在三四年之后选对适合自己也适合社会潮流的方向,这就是一笔很大的财富。这时候再想继续发展就需要“不惑”——专注做一件事情,一个方向,一个领域,一个行业,一个专业,甚至只针对一部分客户。现在各行各业的分门别类这么多,而一个企业很渺小,创业的时候资源有限,如果再不专注干了四年还没有找到北,还在受诱惑,那企业的前途就堪忧了。

    “不惑”的背后支撑是什么?是“不移”。在此我们可借用《论语》中“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这句话来描述企业的坚守(虽然我对把人按“上智”和“下愚”这样的分类并不赞成,对“上层统治者的智慧和下层被统治者的愚昧是不会改变的”这样的言论也持反对态度,但觉得这句话对企业坚守的描述在本文中还是很合适的)。“不移”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世界伟大的企业多是“上智企业”,是“不移”的企业,是扎根其主项业务坚定战略不漂移的企业。创建于1891年的可口可乐至今专注于碳酸饮料;年轮逾过半个世纪的肯德基仍在全球卖炸鸡;在《财富》世界500强的排名中,能源类第一名的杜克能源公司,炼油类第一名的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物流运递类第一名的UPS公司,他们成功的共同秘诀是专注于一个产业,并尽心打造核心竞争力,把企业做大、做强。中国的华为把“不移”写进《华为基本法》: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美国大片《阿甘正传》的主角阿甘,典型的“下愚”代表,他在美国做什么什么成功,他成功的根本原因同样在于“不移”。阿甘智商低,但拆枪装枪是第一,原因是教官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因没有诱惑所以执行命令思想纯正。阿甘开虾厂,是在虾产业最不景气的时候进入,是大家都不干的时候,阿甘仅仅为了完成战友巴布临终的嘱托,退伍之后去巴布家乡做了捕虾船船长,每天一如既往地捕虾、捕虾、再捕虾,歪打正着最终成为百万富翁,看似的运气实为坚持目标“不移”的必然结果,生理上处于“下愚”位置的阿甘在人生坚守上可谓是“上智”。而处于“上智”与“下愚”中间的80%以上的人们,最通常的习性是坚持不住“不移”,没有铁杵磨成针的耐力,也没有经住诱惑的定力,今年做房产明年做餐饮后年进入医药业,结果多沦为利润的奴隶,这也是民营企业之所以不长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