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空气污染比较严重,我们的太阳能都在楼顶上放置,这样就必然有太阳能的灰尘的堆积,影响太阳能的吸热效率,那我现在问一下,皇明有没有技术来解决这一块?如果没有,我这里有,希望我们能合作一把。

     黄鸣回答:合作我不会,我们企业拒绝与民间发明者合作,这是教训。比如像你刚才说的这项技术,我们都有。我们耗资了一千五百万资金投入自清洁玻璃和减反射的自清洁涂层研究,我们把这种玻璃叫五高真空管,高清晰度(高透射度)、高抗尘率,还有原来的三高(抗高温、耐高寒、高效吸收),我们已有这些技术。你说你有专利,然后寄给我一个东西,我看了以后我这里早已有这种技术,但当我告诉你我有这些技术时,我就会掉进“抄袭你技术的黄河里洗不清了”,我曾为这种事挨过骂,有苦说不出,所以这是我对民间发明专利拒绝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个人发明与企业研发之间的巨大差异。你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研发。一个企业的研发体系,绝不像个体研究的那么简单,企业的研发肯定是随着企业的市场、企业的制造能力,标准,尤其是市场推广能力而定的,而且跟企业的战略方向是一致的。并且所有的设计方案、研发项目和专利、发明,都要经过一定的评审,材料是否合适,工艺性能是否适合需求,成本与定位的估算等等一系列的评估……没有一个民间的发明者有这样的资源、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标准、经验、经历甚至教训。没有就免谈,不浪费时间。虽然我可能会承担一个失去某位民间发明者某项专利的风险,失掉一些信息或建议,但是我相信整个穿皇明衣服的六万多人及我团队的市场调研和分析,尤其是超越多数人认知和消费者能讲得出的隐性需求,我们在企业的信息通路上是非常畅通的,他们可以给出各方面的建议。我们不跟社会发明者打交道,是可以避免一个个非常重要的干扰,还可以避免失信于这些民间发明者。

     原因之三:民间发明者的个体奋斗与现在团队的Team Work已格格不入。这个社会已经不是一个人奋斗的时代了,大家现在学EMBA也好,学管理也罢,最重要的一个词是Team Work(团队协作),如果没有一个Team Work的概念,很难再成什么大气候。现在绝对不是爱迪生,绝对不是牛顿的时候,你看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华裔科学家丁肇中为什么成名?他手下有一个三百多位像他这样等级的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奋斗,他绝对做不出现在的成绩来。无论是研发还是社会活动,这个时代就是一种大融合大信息大交流的时代,我相信没有一项技术没有一个信息能仅靠一个人搞得出来,也没有一个人能保得住。这也是我不与民间发明者合作的原因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