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刚开始创业时,市场经济环境比较恶劣,诚信意识特别欠缺,很多皮包公司拿着大定单当诱饵进行诈骗。有一次,公司来了几位特殊的客户,来人西装革履坐着轿车,看似来头不小。其中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自称是冀鲁豫三省交界处某邮局下属三产公司的业务经理,说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为单位职工定购一批太阳能热水器,数量有四百多台。这个数目对于刚刚创业的我们来讲,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定单,我们的销售经理听说有这么大的业务特别高兴,跟他谈合约、扣率、付款条件等相关事宜。等谈完这些后他来给我汇报说:这个生意挺好,我们要发货。
  我说:好啊,那货款怎么付?
  经理告诉我:对方电汇。
  我问:电汇?和他们谈好了没有,只有款到了才可以发货。
  经理说:不是这样的,是他那边电汇货款传真过来底联后,我们这儿就发货。
  我说:这不行,即使我们拿到了电汇的底联,他们也可以以任何理由在银行截留货款。

  销售经理对我的看法有些迟疑,怕坚持如此条件会走失客户影响业务量。为慎重起见我又见了他们仔细询问,那位业务经理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很像是刚走入社会没有见过世面的年轻人。
  我当时问他:你这么年轻,负责什么业务?
  年轻人看出我的质疑,回答说:我们公司很大,是分片区管理的,我负责山东片的,什么业务都做。
  然后他指着一位中年人介绍说:他是邮局的办公室主任,因为才开始接触业务,所以带来了邮局的中层干部。随后那中年人也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他们单位的效益和现有职工状况。
  我又接着问:邮局里给职工买热水器,局党委讨论过没有?
  那位办公室主任说:我们局长一个人说了算。
  对此我更加怀疑,太阳能热水器在当时是新鲜事物,局里应该自已进行考察,不可能把这项业务委托给下面的三产公司,况且这个花费也不少,这么大的费用支出局里是应该进行讨论的。再者自称是办公室主任的那位中年人虽然西装革履,但从气质、举手投足间一点“干部”迹象也没有,所以对这单生意我持反对态度,坚持“款到我们帐户才能发货”。

  他们得知我的意思后火了,说我们不信任他们,这么大一个买卖,是不是不想做了?负责销售的经理卖货心切,见我坚持“款到发货”,提出两名业务人员前去探个究竟,我说这种情况去也白去。但是没看清事情迷局的销售副总还是背着我偷偷地派人去了,没想到去了以后才知道上了大当。两位业务人员晚上刚到随即被扣了起来,对方的电话还是不停地打过来,说人在他们那里要我们马上发货。这时,感觉到情况不妙的我们利用当地邮局的关系马上联系了对方的邮局,一问根本没有那个三产公司,也根本没有给邮局职工买太阳能热水器一事,我们意识到上当受骗了,一边商量着报案通过公安局解救人质,一边电话应付着他们,说正在调集车队装货,问他们交货地点和他们拖延时间。第二天正在我们为解救人员四处活动万分焦急时,两位业务人员灰土灰脸地跑了回来,样子十分狼狈。原来他们去了以后就被软禁在屋里,由一个人专门看管,把身份证、钱等随身带的物品都给搜去了。到了后半夜,两位业务人员趁看守的人睡着的机会沿着暖气管子从看管他们的楼上溜下来,爬墙头逃了出来,他们分不清东西南北狂奔了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公路截了一辆车,把受骗的情况告诉给司机,这才被好心的司机拉回德州。

  在这次事件中,我们虽然坚持“款到发货”在物品上没有受到经济损失,但两位业务人员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惊吓,如果不是他们想方设法逃出来,后果不堪设想。通过这一诈骗,我们得出的教训是:
  一是企业经营要学会财务管理,熟悉银行付款的特征,避免因银行异地汇款有时间差等缺陷而使不法者钻空子;
  二是坚持货款入公司帐户后才能发货,不能因为对方的情绪而动摇自己的原则;
  三是洽谈业务时,要多方了解对方的信息。如果我们早期联系对方的邮电局,核实真伪,也不会出现如此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