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一个近代史上常说的话,那就是:弱国无外交,但是每当我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给我的第一感觉总是在为失败寻找借口和理由。

在历史上弱国外交成功的案例是很多的,日本的明治维新外交上取得列强的支持而崛起,德国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成功外交极大规避了战争赔偿,都是弱国取得的外交成果,是通过外交的斡旋取得了重大的结果。而且我们中国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案例,就如蔺相如的完璧归赵和渑池相会就是经典的弱国成功的外交案例,弱国也是可以取得外交成果的。

对于弱国无外交,实质上应当理解为弱国要按照弱国的规则外交或者弱国没有强国式的外交。中国在鸦片战争之后的对外,不是极端自大就是极端自卑,在国内的环境上是一大堆清流的极端自大和当事官员害怕洋人的极端自卑,这样人格分裂的结果,就算是平等的谈判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对于弱国外交的核心就是寻找博弈制衡的机会,与强国外交的外交思路是不同的,尤其是世界是多元的时候,不同的利益取向和多国的利益平衡是非常容易寻找生存和利益的缝隙的,而对于单极世界侍奉大国政策也很重要,世界的超级大国也不可能与全世界为敌的,中国的历史自大感是很强的,侍奉大国的历史智慧是没有的,而日韩这样的国家却在历史上长期依靠这样的侍奉大国的政策生存,所以他们在外交上更加适应当今的社会,是闷声发大财的国家,中国却时时在讲争当第一,以中国的实力相对于美国等国是弱国,却要按照强国的方式进行外交,这样的结果是“弱国无外交”已经很不错了,人家不打你就是好的了。中国历史上是作为天朝上国几千年,强大时是强国无外交的霸权,被征服时又是奴才无外交的卑微,中国在外交中能够准确评估自己的位置才最关键。

对于近代中国相对于日本是“弱国无外交”吗?事实却不是的,中国成功地找到了美国的帮助,即在七七事变以后取得美国支持,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前,美国就掐死了日本的资源生命线,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国与美国成功地结盟使中国归入了胜利者的阵营,最终取得了战争胜利。所以弱国需要的不是没有外交,而是需要有弱国应有的外交方式和战略。指望弱国外交达到强国才有的利益水平,是不现实的期望,对于这样的期望当然是没有外交好言了,并且会给我们造成更大的损失,而我们的外交失败很多就是期望过高的不现实举动所造成的,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而产生过高的民众情绪,是要有代价的,这样的代价不能以弱国无外交来掩盖。

而对于中国近代很多的失败,实力不足固然是根本,但是更大的损失发生在我们的博弈水平不足,外交水平低下,对于世界游戏规则不理解、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如当年鸦片战争的谈判,中国人对于协定关税还认为占了便宜,对于治外法权更觉得无关紧要,这些失败是不能被弱国无外交所掩盖的!中国需要的是对于历史的反思。而我们的历史上的清流和现代的愤青,把在外交的任何让步都变成了卖国,这样的外交舞台要做到寸步不让,即使是霸权的美国也是不能完全随心所欲的,更何况中国?在此意义上的弱国无外交是天朝极度自大和极度自卑的矛盾心态的体现。

对于我们的南海问题,比我们弱的东南亚国家更是给我们表演了一下他们的弱国是怎样外交的!对于南海争议海域,我们搞搁置争议,但是他们与强国美日欧等等搞联合开发,把西方列强引入到矛盾之中,如果当时中国采取一定的灵活政策也搞与西方公司的联合开发,这样的开发不是仅仅限于没有争议的海域,那么西方的公司当然会选择区域实力更强的中国进行合作,有了西方的合作,中国对于争议国家采取强硬政策就有了西方世界的支持,不会是现在西方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扶持东南亚的弱国在南海蚕食中国利益,造成中国难以四面树敌的被动境地,历史的教训不得不深刻反思。

因此我们应当知道的是越是弱国越需要外交,反而是强国可以横行霸道不讲外交规则,因此我们的资源战略最需要的就是合理的外交,利用中国的优势资源去博弈中国的稀缺资源,这才是我们合理的海外资源道路。所以实际上是强国可以搞霸权而弱国必须搞博弈,博弈的关键就是外交的斡旋,弱国不但有外交,而且更有外交的需要和天地,弱国无外交不能成为当事人的失败借口和历史学者的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