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亿,乃至6万亿贷款,吹起来一个最大的消费泡沫,那就是汽车。不管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都发现攒了多年的钱,除了汽车,在一切上涨的奢侈品面前,都是孙子。几年的亢奋,在烟消云散后,人们需要给自己疲惫的身心一个额外的、唯一能做主的礼物。失业农民工回家了,买了唯一能买起,不断降价的小型车,即是消费,也是一种农村谋生的投资。城里的小资们,当还贷利率大幅降低时,居然攒出来比原先预期多的钞票,压抑已久的消费一下膨胀起来,买一辆自己的车,开车兜风交友泡妞,实现儿时少时大学时的梦想,这个被房贷长期压抑的梦想。

     商品,就是一个水泵,确切说就是一个钱泵,一个将别人钱泵到资本家手里的钱泵。200年前,中国人用丝绸、瓷器,将欧洲强盗们辛辛苦苦从美洲抢到的白银,泵到了大清帝国。于是,欧洲列强发现了鸦片,一个绝美的钱泵,彻底抽空了大清帝国的国库,使其陷入了无限的屈辱中。

     如今,巨额的经济刺激计划,却将本已脆弱的经济体催化成了犹如吸食鸦片的躯体,对国外资本、资源、市场产生了更为强烈的依赖性。我们恍然又回到了200年前,中国的老百姓用廉价的劳动力换来了巨额的美国的纸钞。此时,美国需要选择一种商品,再把这些美钞泵回美国,那么,石油就是新的鸦片商品。

      很显然,外汇储备尽管巨额,但不如原先那样增长,外国投资不断下降,而国家的花费却在增加。如何堵住外汇流失的缺口,已然成为国家的关键。

      提高汽油价格,遏制对外消费,已然暴露出国家对外汇储备减少的忧虑。然而,人民币又不能贬值,否则,一旦引起恐慌,将引发外汇挤兑,人民币崩盘。

      但是,预计不久的将来,在美元利率的提高下,这种担忧将爆发。我们要记住,挤兑人民币,国家不怕,但挤兑外汇,恐怕国家不能变戏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