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备竞赛真的劳民伤财吗?西方的军备竞赛在世界成为了单极世界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往日的激烈,但是美国对于军费的开支还是天文数字,而在冷战时期和二战前,这样的军备竞赛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们按照自己的感觉,把军备竞赛看作是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罪魁之一,而且在这样激烈的军备竞赛中,苏联的经济崩溃解体了似乎非常好的证实了我们这样的推理,但是我们使用我们的经济学知识分析一下,就发现对于这样的问题的想当然是有问题的。

首先我们看到了政府为了缓解经济危机救市采取积极地财政政策而大量的消费,这样的消费有些是直接效益极低的,这些消费与军备竞赛的浪费有什么区别吗?在经济上是没有差别的,而在更早的时期,二战前的29-33年的经济危机,美国和德国都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结果就是美国在整治密西西比河的河道,德国在军备竞赛扩充军队和武器,但是这两个国家的政策均取得了成功,在这里军费开支也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内需,军费的浪费与经济危机中销毁过剩产能相比,依靠军费的支撑使这些产业在危机中生存下来,危机后一定会让这样的国家比产能损毁的国家具备更多的竞争优势,因此军备竞赛在这里是有好处的。所以军备竞赛为一个国家提供了巨大的内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的崛起就是与军备内需密切相关的。

我们知道美国在80年代实行了星球大战计划,国家借巨款进行高科技的军备竞赛,很多匪夷所思的设想都得到了政府的资金,结果证实大量的这样的设想是天方夜谭,但是我们回望这次军备竞赛的升级后,发现他带给这个世界的实际意义是超过当初人们想象的,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实际上也是美国军备竞赛的产物,而美国的半导体集成电路技术在军费的支持下极大的领先世界。美国的很多企业的技术研发开支,实际上全部被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等军备竞赛的开支买单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军备开支支持,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进行这些技术研究,即使是企业有这样的资金实力,也没有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承担能力,军备竞赛推动了科技的发展,而这些科技的发展造就了国家的科技优势,从而也带动了国家的产业竞争优势,从而从军事实力转化为经济实力。我们的飞机、航天、半导体、互联网等等的高速发展均是军备竞赛的背景下推动的。

而这里我们有要问一个问题,既然军备竞赛对于经济有这样的推动作用,那么苏联为什么会因为军备竞赛而经济破产最终导致国家的解体呢?这里我们就要认识经济的体制和经济模式对于大家经济生活的影响了,产生这样的结果的原因就是因为苏联是计划经济体制。

在计划经济是一种紧缺经济,一切要靠计划,大家节约开支过苦日子,计划经济的危机是大家都有钱但是没有东西,计划经济的排队在每一个施行计划经济的国家国民心中都有深刻的印记;而西方的市场经济是一种过剩经济,市场经济的危机实际上是一种过剩的危机,产能有的是就是没有钱,信用破产的压力是每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国民的噩梦。

在战争时代,计划经济是有优势的,因为依靠计划可以迅速的调集国家和社会的资源进行战争,而市场经济一切依靠市场就会造成物价上涨金融体系压力过大而崩溃,所以即使是很多市场经济国家在战争发生时也会采取很多计划经济的措施。但是在和平时代,在冷战的竞争和军备竞赛的背景下,计划经济就是灾难了,因为不断的把计划中的经济资源用于军备,然后这些军备又快速的淘汰,这些对于市场经济是拉动经济发展的内需,变成了计划经济不断需要补血的窟窿,这样的竞争方式一定就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的垮台。

因此通过军备竞赛冷战的双方实际上是在进行了一场体制之争,在这样的争夺中计划经济惨败给了市场经济,我们记忆中的军备竞赛会大大的耗费国力,背景也是我们当年计划经济时发展军备留下来的,我们当时是勒紧裤子把节省下来的东西用来制造武器扩军的。

计划经济在战争时期的优势,我们看一下历史也就知道了,苏联在二战中越战越强,就是计划经济优势的最好体现,要知道美国是没有本土作战而且是发了他国战争财的,苏联是战火烧遍国土发达地区,当时苏联的远东和亚洲地区就是我们现在的大西北,看一下英国就知道了,英国战前比苏联强,而且英国本土只有轰炸没有陆战,结果就是战后国力大降与苏联不是一个量级。而我们中国也是一样,计划体制的抗美援朝给我们巨大的物资支持,即使是有苏联的援助,这在近代中国的工业底子也是难以想象的,计划经济在战争状态下体现了巨大的优越性。但是在和平的竞争年代,尤其是军备的竞争,计划经济就不同了,我们改革开放以前的经济穷困,或多或少都有勒紧裤带搞备战有关。

而西方的领袖们应当是认识到了这样的体制上的差别,不直接与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开战,而是在经济上竞争,搞军备竞赛进行冷战,在经济上拖垮了苏联和与之体制类似的华约国家,这也是庙算上的胜利,是高境界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对于计划体制国家,需要的就是尽快进入战争状态,所以我们几十年前备战时,领袖不也有早打快打得意思吗?这就是体制的差别。

现在我们从计划经济体制改革转变为市场经济,对于军备竞赛的理解就要从新认识了,在此我们更应当认识到体制对于发展的重要性和国家竞争时的战略优势,选取适合中国的体制是磨刀不费砍柴功,而现在的失之毫厘,在多年的发展后就会差之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