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年6月30日


  今年一月份中国奢侈品消费首度超过美国达86亿美元,占全球市场的25%。在金融海啸中受创伤最深的广东,路易·威登、古驰、迪奥、圣罗兰等国际一级的品牌在广州顶级商圈的一季度销售额增长20%。像一些价值十几万的手表的增长率超过90%,但中低档的奢侈品的暴跌了百分之二三十。高档汽车也因销路太好而进行提价销售。

  投资楼市与股市都可以理解,资金是进行暂时的周转。而在一级市场上买的奢侈品在二级市场是卖不出去的,也是没有意愿卖出去的。股市、楼市的二级市场是活跃的,赚到钱之后还有可能投到实体经济。而这些不想干的企业家, 尤其是制造业的企业家花大量的钱去买奢侈品永远给套住,资金再也不会回到实体经济了。在这种“回暖”之后,我们看到本质的问题是非常让我们担忧的。以出口为主省份的企业家,除了碰到金融海啸之外,内心深处是非常煎熬、非常痛苦的。他们做了一辈的产业, 他们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在我们苛责这些企业家之前,我认为他们做这个决策是很痛苦的。

  目前我们政府的对策是希望将这些企业进行产业升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提出这样的呼吁。产业升级之后将资本投入高科技与资本密集,因为高科技与资本密集生产力高、毛利率高。如果我们不做玩具、不做粗放型的出口制造,我们进行大投资搞芯片才是未来的希望。当把这个唯一选择摆在企业家的面前时,他们宁愿去花几十万买一个手表,也不愿意把钱投这里。目前看起来手机芯片的毛利率是40%,远远高于玩具。表面上进行对比,发现手机芯片的毛利率确实高。最近美泰要来上海开一个芭比娃娃店,他们有1800款芭比娃娃,这些都是广东生产的,这么多款式的芭比娃娃拿到中国来至少卖到10美元。2007年芭比娃娃的毛利率是40%,和芯片是一样的。如果说企业家不做制造,而去做美泰的6的环节,企业的毛利率就是40%,因此这么多年来我们经济发展的模式就是着重以制造为主的大中国,但是我们还自诩说我们是制造业大国。而制造业大国的背后的意义就是制造业大国所有制造出来的所有的劳力密集的产业全部被例如美泰这种公司把你的利润全部吸干。玩具行业利率低是因为在整个产业链当中占据了价值最低的制造。

  产业链分工的错误铸成了我们玩具产业的低利率。如果说不认清这个事实而转型去做芯片,还是做“1”,那么明天的芯片就是今天的玩具。到了明天美国人会撑控芯片的“6”,把芯片40的利率全部吸干,将来一定重蹈玩具的覆辙,摆在企业家面前一个本身有问题的选择。产生升级就是把玩具的利润率与芯片的利润率做一个简单的表面的比较,这个比较会驱使很多的学者,包括我们中国的学者,国外的学者像克鲁格曼都简单的说中国应该抛弃这些产业,直接进入高科技,如果真走到这一步,玩具行业的覆辙将重新演示在所谓的高科技与资本密集的芯片上。

第一个方法:

declare @max integer,@id integer
declare cur_rows cursor local for
select 主字段,count(*) from 表名 group by
主字段 having count(*) > 1
open cur_rows
fetch cur_rows into @id,@max
while @@fetch_status=0
begin
select @max = @max -1
set rowcount @max
delete from 表名 where 主字段 = @id
fetch cur_rows into @id,@max
end
close cur_rows
set rowcount 0

第二个方法:

一般情况下有两个意义上的重复记录,一是完全重复的记录,也即所有字段均重复的记录,二是部分关键字段重复的记录,比如Name字段重复,而其他字段不一定重复或都重复可以忽略。

1、对于第一种重复,比较容易解决,使用

select distinct * from tableName

就可以得到无重复记录的结果集。

如果该表需要删除重复的记录(重复记录保留1条),可以按以下方法删除。

select distinct * into #Tmp from tableName
drop table tableName
select * into tableName from #Tmp
drop table #Tmp

发生这种重复的原因是表设计不周产生的,增加唯一索引列即可解决。

2.这类重复问题一般要求保留重复记录中的第1条记录,假设有重复的字段为Name,Address,

要求得到这两个字段唯一的结果集:

select identity(int,1,1) as autoID,
* into #Tmp from tableName
select min(autoID) as autoID
into #Tmp2 from #Tmp group by Name,
autoID select * from #Tmp where autoID
in(select autoID from #tmp2)
 
最后一个select得到了Name,Address不重复的结果集(但多了一个autoID字段,实际写时可以写在select子句中省去此列)

国家的三权分立,亦称三权分治,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英语写法:checks and balances。三权分立即为行政、司法、立法三大政府机构共同存在,地位平等且互相制衡的政权组织形式。是当前世界上民主国家普遍采用的一种民主政治制度。与其相对立的政权组织形式是议行合一制。

最早由17世纪英国著名政治学家洛克提出的两权分立行政、立法,用以巩固当时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成果。后来该学说不断传播,诠释为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形式。三权分立制度的理论基础是17—18世纪西欧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英国资产阶级政治思想家洛克和法国资产阶级启蒙学者孟德斯鸠提出的分权学说。这一学说基于这样一个理论前提,即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所以,国家权力应该分立,互相制衡。

这样的理论背景是西方封建制度的崩盘,国家进入了资本和集权的轨道,在封建的体制下,分封的领主对于国王的王权是有限制的,甚至大领主的权利比国王还要大,而同时王权还要受教会和教皇的约束,但是随后发生了资产阶级的革命,封建制度的限制作用瓦解,同时在宗教改革,30年战争后,宗教的势力式微,国家的权力既没有封建领主自下而上的限制,也没有教会教皇自上而下的限制,进入了国家权力膨胀的时代,如何限制国家权力的膨胀,三权分立的理论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了,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们希望据此建立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

美国是实行三权分立制度的典型国家,原因就是美国独立建立国家政体恰好是在三权分立理论提出时,并且由于是新建立一个国家,没有其它国家的历史包袱,因此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建立没有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制度建立得特别完备,成为了世界的典范和楷模。

美国宪法规定,立法权属于由参、众两院组成的合众国国会,行政权属于美国总统;司法权属于最高法院及国会随时制定与设立的下级法院。根据三种权力相互制衡的原则,美国宪法还规定,国会有权要求总统条陈政策以备审议,批准总统对外缔结的条约,建议和批准总统对其所属行政官员的任命,通过弹劾案撤换总统,有权建议和批准总统对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宣告惩治叛国罪,弹劾审判最高法院法官;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案拥有有限的否决权,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总统还拥有特赦权、对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和任命权;最高法院法官在总统因弹劾案受审时担任审判庭主席。此外,根据惯例,最高法院有权解释法律,宣布国会制定的法律违宪无效。

优越的制度先进性使得美国建国后在经济发展和国际竞争中取得了巨大成功,也是美国的内在竞争优势,在美国的榜样之下,全世界实行总统制的资本主义国家逐步修改本国的制度模式,模仿美国的制度后一般都采用类似的三权分立形式。中国民国后借鉴三权分立搞了五权分立,但是权力分权过多导致令出多门、效率低下、互相制肘,也是中国民国时期国内政治混乱的源泉之一,历史证明在近代三权分立一直是一个国家制度最合理的模式之一。

但是在当今世界,这样的国家制度实际上是受到挑战的,原因还是需要从美国说起,因为在设立这个制度的时候,世界本身是多极的,虽然没有了教皇对于国家的制约,但是世界中的各国是互相制约制衡的,即使是在日不落帝国称霸的时代,也是海洋霸权与大陆霸权争夺的时代,在欧洲大陆英国的优势是没有的,但是现在成为了美国完全多极的时代了。

三权分立是圈定在一个国家内的,每一方权利都争取自己的权益最大化而博弈,如果这个国家的行为在世界上不受限制,这些权力也就没有了限制而无限扩大,这样膨胀的结果一定就是灾难。

美国的议会、总统等等都是选举产生的,每一个要当选的政客都会给选民承诺更多的利益,谁说要限制选民的利益谁肯定是竞选的失败。不断地给选民利益且不能减少,造成选民的胃口越来越大,以前对于这样的膨胀是由国家的承受能力限制的,现在国家成为了世界的单极而不受限制,选民的需求就无限膨胀成为了绝对的权力。

还是那句话,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这里的腐败是广义的,不仅仅是狭义的贪污受贿,也有国家机器的朽毁,即使是在独裁年代,绝对权力给国家的损害也不仅仅是贪污受贿,还要包括过度的骄奢淫逸和穷兵黩武。而美国选民的过度的社会福利造成国家资不抵债的赤字,以及美国汽车业工会把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搞到超过大学教授造成整个汽车业的垮台,都是这些选民们的绝对权利造成的骄奢淫逸的表现,同时美国对于世界的穷兵黩武激发恐怖主义的盛行,等等因素,已经让大家看到这个绝对权力所带来的制度性的腐败,美国的腐败是全民腐败,不到5%的人口消耗世界45%的资源,这样发展下去一定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在这样的国家权力膨胀、选民权利膨胀所带来的绝对权利和所产生的制度性腐败面前,原有的三权分立制度是无法限制的,这个制度在这样的新形势下其作用已经有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达到了顶峰,现在需要的是对于这样的绝对权利的新限制和一个新的制度规则,因此超越主权的权利分立与制衡的背景就产生了,新生力量与国家的强权达到了新的平衡,这个世界才能够是一个稳定、和谐、繁荣的世界。

军备竞赛真的劳民伤财吗?西方的军备竞赛在世界成为了单极世界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往日的激烈,但是美国对于军费的开支还是天文数字,而在冷战时期和二战前,这样的军备竞赛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们按照自己的感觉,把军备竞赛看作是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罪魁之一,而且在这样激烈的军备竞赛中,苏联的经济崩溃解体了似乎非常好的证实了我们这样的推理,但是我们使用我们的经济学知识分析一下,就发现对于这样的问题的想当然是有问题的。

首先我们看到了政府为了缓解经济危机救市采取积极地财政政策而大量的消费,这样的消费有些是直接效益极低的,这些消费与军备竞赛的浪费有什么区别吗?在经济上是没有差别的,而在更早的时期,二战前的29-33年的经济危机,美国和德国都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结果就是美国在整治密西西比河的河道,德国在军备竞赛扩充军队和武器,但是这两个国家的政策均取得了成功,在这里军费开支也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内需,军费的浪费与经济危机中销毁过剩产能相比,依靠军费的支撑使这些产业在危机中生存下来,危机后一定会让这样的国家比产能损毁的国家具备更多的竞争优势,因此军备竞赛在这里是有好处的。所以军备竞赛为一个国家提供了巨大的内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的崛起就是与军备内需密切相关的。

我们知道美国在80年代实行了星球大战计划,国家借巨款进行高科技的军备竞赛,很多匪夷所思的设想都得到了政府的资金,结果证实大量的这样的设想是天方夜谭,但是我们回望这次军备竞赛的升级后,发现他带给这个世界的实际意义是超过当初人们想象的,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实际上也是美国军备竞赛的产物,而美国的半导体集成电路技术在军费的支持下极大的领先世界。美国的很多企业的技术研发开支,实际上全部被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等军备竞赛的开支买单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军备开支支持,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进行这些技术研究,即使是企业有这样的资金实力,也没有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承担能力,军备竞赛推动了科技的发展,而这些科技的发展造就了国家的科技优势,从而也带动了国家的产业竞争优势,从而从军事实力转化为经济实力。我们的飞机、航天、半导体、互联网等等的高速发展均是军备竞赛的背景下推动的。

而这里我们有要问一个问题,既然军备竞赛对于经济有这样的推动作用,那么苏联为什么会因为军备竞赛而经济破产最终导致国家的解体呢?这里我们就要认识经济的体制和经济模式对于大家经济生活的影响了,产生这样的结果的原因就是因为苏联是计划经济体制。

在计划经济是一种紧缺经济,一切要靠计划,大家节约开支过苦日子,计划经济的危机是大家都有钱但是没有东西,计划经济的排队在每一个施行计划经济的国家国民心中都有深刻的印记;而西方的市场经济是一种过剩经济,市场经济的危机实际上是一种过剩的危机,产能有的是就是没有钱,信用破产的压力是每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国民的噩梦。

在战争时代,计划经济是有优势的,因为依靠计划可以迅速的调集国家和社会的资源进行战争,而市场经济一切依靠市场就会造成物价上涨金融体系压力过大而崩溃,所以即使是很多市场经济国家在战争发生时也会采取很多计划经济的措施。但是在和平时代,在冷战的竞争和军备竞赛的背景下,计划经济就是灾难了,因为不断的把计划中的经济资源用于军备,然后这些军备又快速的淘汰,这些对于市场经济是拉动经济发展的内需,变成了计划经济不断需要补血的窟窿,这样的竞争方式一定就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的垮台。

因此通过军备竞赛冷战的双方实际上是在进行了一场体制之争,在这样的争夺中计划经济惨败给了市场经济,我们记忆中的军备竞赛会大大的耗费国力,背景也是我们当年计划经济时发展军备留下来的,我们当时是勒紧裤子把节省下来的东西用来制造武器扩军的。

计划经济在战争时期的优势,我们看一下历史也就知道了,苏联在二战中越战越强,就是计划经济优势的最好体现,要知道美国是没有本土作战而且是发了他国战争财的,苏联是战火烧遍国土发达地区,当时苏联的远东和亚洲地区就是我们现在的大西北,看一下英国就知道了,英国战前比苏联强,而且英国本土只有轰炸没有陆战,结果就是战后国力大降与苏联不是一个量级。而我们中国也是一样,计划体制的抗美援朝给我们巨大的物资支持,即使是有苏联的援助,这在近代中国的工业底子也是难以想象的,计划经济在战争状态下体现了巨大的优越性。但是在和平的竞争年代,尤其是军备的竞争,计划经济就不同了,我们改革开放以前的经济穷困,或多或少都有勒紧裤带搞备战有关。

而西方的领袖们应当是认识到了这样的体制上的差别,不直接与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开战,而是在经济上竞争,搞军备竞赛进行冷战,在经济上拖垮了苏联和与之体制类似的华约国家,这也是庙算上的胜利,是高境界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对于计划体制国家,需要的就是尽快进入战争状态,所以我们几十年前备战时,领袖不也有早打快打得意思吗?这就是体制的差别。

现在我们从计划经济体制改革转变为市场经济,对于军备竞赛的理解就要从新认识了,在此我们更应当认识到体制对于发展的重要性和国家竞争时的战略优势,选取适合中国的体制是磨刀不费砍柴功,而现在的失之毫厘,在多年的发展后就会差之千里了。

一、各种掠夺信息的手段
1、我们的送货上门
我们记得一个流传得非常广的故事,说日本为了分析中国在东北大庆是否发现了大油田,油田储量有多少,仔细地分析了我们《红旗》杂志上的报道,对于铁人王进喜的照片上楼梯扶手的粗细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和运算,从而得到了中国油田的真实信息,这样的故事当时我们是把它当作中国的信息情报的流失的反面教材的!

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我们就还是按照上面的故事再演绎一下,现在的故事是这样讲的:

中国在西方的诱饵下,自己主动的把所有的数据交给了西方世界,这样还不够,人家要问你:你的数据真实吗?这时中国人就拿出了《红旗》杂志的照片,根据照片上扶手的粗细自己列出算式仔细运算后告诉对方,我们是有证据证明这些数据是真实的。现在中国的海外投资、招商引资等等就是陷入这样核心信息流失的境地。下面各节我们将仔细地分析一下具体的情况。

2、中国企业的海外上市
中国的海外上市不仅仅是中国的一般企业,中国的战略核心企业也加入了海外上市之旅,这些核心企业的海外上市,尤其是所有的垄断行业的核心企业的海外上市,将导致关系国家命脉的行业的整体信息被外国掌握。

我们的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海油无一例外的在海外上市,三大石油公司海外上市,使得国外掌握了中国整个石油业的信息。

我们的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四大电信企业都是海外上市公司,这几大电信企业海外上市使得国际上对于中国的整个电信业的信息也披露无疑。

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已经在海外上市,农业银行正在积极地争取上市,很多中小银行也是海外上市银行,这些银行尤其是几大国有银行海外上市,使世界对于中国的金融信息完全掌控。

在交通领域,中国远洋、中海发展、招商局等等也是海外上市的公司,中国的国航、东航也在上市之列,中国的航空、航运公司海外上市,境外对于中国的交通运输信息也是全部的泄漏。

中国的门户互联网几乎全部是海外上市,他们的上市还有意的规避了中国的法律,因为中国的互联网领域限制外资持股,他们是以离岸技术公司的身份在海外上市,然后通过技术公司与国内的同名同商标的网络公司签署技术服务和商标域名使用授权,通过“奴隶”协议的方式把利润转移到海外,而境内外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相同的。所以我们的互联网信息实际上是对外透明的,海外的技术公司好像只是技术,但是他们要就其服务的网络公司进行信息挖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中国的电信、金融、石油、航空航运、网络等等最重要的行业,应当保密的,现在在上市的过程中不但要告诉他们企业的全部信息,还要自己提供证据证明所说的是真的。上节所演绎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发生了。

我们的海外上市,不仅仅是上市公告的那些信息,也不是每年年报的信息,这里有他们能够取得非公开信息的渠道。对于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全球的主要企业都让他们辅导上市,我们的上市公司也不例外,结果就是全部的信息被他们掌握,中国的核心信息流失。在辅导的过程和上市的过程中,你必须给他们真实的信息他们才可以辅导你,同时他们以要当你保荐人的责任问题,一定要求你对于你所提供的信息的真实性的证明,而只要海外上市了,每年的年报的审计也是境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在审计的时候所有审计师关心的财务数据你也要给他们证明,包括你的各种交易、采购、销售、生产成本等等数据,都在境外事务所的审计师的审计范围,这就是你必须给人家你的核心信息,还要给人家证据自己证明你的信息的真实,中国主要行业的大多数核心企业进行了海外的上市工作,那么这些企业给他们提供的信息就再次产生更大的利益,对方就可以汇总这些信息绘制出你整个行业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蓝图,国家的核心信息就流失了。

3、中国的风投活动
我们的境外风险投资在中国的活动是风风火火,他们给出的天价融资让所有的中国创业者趋之若鹜,风投公司成为了他们的上帝,一切的信息都向风投公司公开。

而风险投资不仅仅需要了解企业的情况,还要了解企业所处的市场、企业创业者的人脉,想要获得投资的企业都把这些信息尽可能的告诉VC,同时把经营的智慧和思路告诉他们。VC会接触所有行业内想要融资的企业,而中国行业内资金奇缺,都有此需求,导致信息制高点被VC占据。想要创业找风险投资公司融资的人都是中国的精英,掌握所在行业的核心信息资源,他们的信息全部被少数垄断的国际风险投资公司套取,中国的各行各业的核心信息就全部被风险投资公司所掌握。

然后得到风投公司投资的创业者就如同彩票中奖了一样,只有极少数的创业者可以得到风投的青睐,同时这些幸运儿被包装成为天才,因为在资本市场上资产的价值、市场的价值、技术的价值都可以评估,而天才是不能评估的无价的东西,可以任意发挥人的想象,最具备在资本市场炒作的价值。

而这些天才们的想法,更多的是来自于风投们从其他创业者那里套取的创业思路,然后让他们的“天才”们去执行,你是无法以保密协议约束他们的,因为你可以想到的想法他们的“天才”理所当然的能够“想到”。VC可以以大家不能想象的高估值去投资一个公司的背后,是他们了解了全行业,还可以利用全行业的智慧和思路,这些思路就是他们从全行业想要他们投资的企业向他们咨询和融资谈判时套取的。

所以以本人从事多年的投资融资的工作经验,告诉未来的创业者:如果你自己的企业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形成行业门槛,找风险投资是给他们白白提供思路;如果风险投资已经投资了类似的企业,更要小心自己的融资行为会向你的竞争对手泄密!创业者应当记住你只是一个乌鸦,你嘴里的奶酪就是你的想法和你所掌握的行业信息,而风投们都是在这个行业里面混了多少年的狐狸,他们会唱着赞歌让你开口,但是一旦你开口了,他们得到你奶酪后,就会离你而去,你是得不到融资的。很多融资的传奇只能当作故事听!而创业的起始需要的是天使投资,这样的投资是要靠天使眷顾的。

4、中国的招商引资
中国的对外的招商引资长期以来是非常艰巨的政治任务,各个地方政府也经常以招商金额作为官员政绩的一项重要的考核指标,而我们的招商引资的背后,就是我们的中方企业的核心信息被外方套取。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外方套取我们的企业和市场的信息的手段是广泛的参股多个企业,似乎每一个企业所占比例都不大,但是每个企业的核心信息都被占有,同时外方还自营着与我们的合资企业有重大竞争关系的业务。我们的国家审批机构一般是形同虚设的,因为对于外方的合资要求是被当作重大的政绩的,哪里可能有否决的想法?另外一点就是我们的法律意识里面对于外方得同业禁止也没有更多的规定,我们的《公司法》最多是对于公司的经营管理人员的同业禁止,即限制董事、经理、监事,却不限制委派这些人员的股东,造成了实际的对于企业经营信息的危害。

现在外资进入我们的核心企业,我们希望的不仅仅是提供资金,有很多时候我们还是把它当作战略合作者引入的,把它当作老师给供养起来,对于他们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使得他们本来占有不多的股份,取得的公司的信息和对于企业决策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持股!而国际上通常的做法是限制同业投资进入董事会的,就如我们的平安投资富通,身为第一大股东也没有董事席位,如果有平安也不会遭受那样大的损失。

而外资要套取我们的行业核心信息,甚至用不着实际的进行合资、投资,只要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企业提出投资的意向,我们就从企业到政府官员就对于这个外商马首是瞻了,要什么给什么,外商只要提出一个想法,就可以逐个地把中国整个行业中上规模的企业给洽谈一个遍,而中国的企业还特别有恶性竞争、同行揭短的传统,在中国企业的互相揭发中,把所有的行业秘密都抖给了外商,最后外商对于中国行业的了解,比我们的政府和任何业内的一家企业都要多很多。

5、保险公司的外资渗透
中国的保险业被外资渗透非常严重的地方,除了我们的几大保险公司的海外上市以外,更有三大保险公司之一的中国平安被外资控股,而海外保险公司投资境内与国内公司的合资,也成立了大量的合资保险公司,整个行业可以说是对于国际金融资本透明了。

我们前面已经提出了海外上市等等各种方式,这些方式中是包括保险公司的,但是本节特意将保险公司的情况单列出来进行分析,其关键就是保险公司掌握了一个国家更加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经常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核心信息之一。

保险公司为了确定其赔付的比例和保费的收取,必须进行严格准确地精算,而这些精算所依据的资料就是整个社会的经济和人口信息,其中寿险是人口、财险是经济,所以保险公司就掌握了中国人口、社会等等几乎全部的信息,保险公司在其精算中挖掘了中国人口和经济的全部核心信息,因为保险公司的保户情况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等于是对于中国信息的统计抽样,而且这样的抽样没有水分,谁也不能作假。

通过对于保险公司的各种数据的分析,可以对于一个国家的社会和经济进行全面的分析,控制了保险公司的核心信息,这个国家就透明了,所以保险公司对于外国的限制在西方会更进一步,从中国平安投资富通的投资,就可以看出这样的取向,首先是不让平安进入董事会,对于一个公司的最大股东没有董事席位,你在中国能够想象吗?其后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不惜违反法律的办事方式处理富通公司,这在司法独立的西方社会是极其罕见的,不到非常情况绝对不会采取的。

具体的做法是这三国政府采取绕过股东会的权力,安排法国巴黎银行将以57.3亿欧元收购富通保险比利时业务100%的股权;安排荷兰政府以168亿欧元收购富通银行荷兰控股公司,包括富通集团此前收购的荷兰银行业务及富通集团荷兰保险业务;此后解体为一家资产仅含国际保险业务、结构化信用资产组合部分股权及现金的保险公司具有核心信息价值的业务就被全部转移了,平安再怎样的主张,也就是赔偿损失的事情,损失是好用钱来计算的,是简单的问题,而核心信息的价值是无价的,不好计算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操作,在破产程序中平安作为最大股东将有巨大的权利,因为在破产程序中是最大股东主持股东会与债权人大会进行谈判,如果平安追加投资还债,就可以取得公司的所有权,而且在破产程序中股东的还债额是可以谈判减免和缓缴的。三国政府的违法操作,代价是巨大的,比利时政府集体辞职了,对于这些西方政客事前不可能不知道,明知故犯的背后一定是有更大的利益才可以,所以在此大家可以看到欧洲各国对于其国家的核心信息的重视。

6、国际咨询和国际融资
中国企业找海外战略咨询,并且造成了中国对于外国专家的迷信,似乎不论什么情况,都要进行国际咨询,但是你向他人咨询的时候,首先就要把自己的情况如实地告诉对方,你的信息就对于他们完全透明了,他们在为你服务的同时,也会利用你的信息给别人服务,你向他们咨询时他们的专业知识和信息哪里来的,光光自己研究就与大学里的书生没有区别了,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也是从其他企业的咨询时套取的。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海外的咨询商也是垄断的,还为行业内其他企业服务。就如麦肯锡服务于达能,也服务于乐百氏和娃哈哈,但是达能要收购乐百氏和娃哈哈。而海外的这些机构给你做咨询不能挖掘你的有用的信息,他们是不做的,就如麦肯锡,不是你有钱他就为你服务的,一定要你的企业够级别才可以,因为这样的企业作咨询可以得到的不仅仅是咨询费,更多的是对于这个行业的信息,麦肯锡就是通过这样的积累成为信息霸主的。这样的烧香烧出来了鬼的事情很难公开,当事人只有苦果自咽了,这是天知地知鬼知我知的事情,你没有证据的。

中国政府对外有很多的BOT项目,这些项目主要是集中在市政、道路、电力等等方面,而这些项目的融资都需要大量的信息披露给外方的,我们还有大量的项目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在这些申请过程中也是要透露大量国家信息的,现在中国的这些海外融资,却没有进行必要的保密审查。

二、人才的流失伴随着泄密
中国的技术人员和大量的各行各业的精英大多数都向往着移民,即使是不想移民,也希望出国交流大大的赚一把钱,很多机构的中下层人员的改善生活境遇的机会也就在于此,但是随着这样的情况,中国的各种先进技术和秘密也就伴随着人员的出走而丧失了。同样对于其他的行业精英,他们的移民也带走了大量的中国社会信息,尤其是那些做研究的成员。

而我们历史上长期的体脑倒挂,造成中国核心研究机构(包括核机构)的科研人员的致富也就只能是依靠出国,而外国出巨额费用让他们出国交流的目的就是中国的核心技术信息,因为即使中国这些技术比不上西方的先进,但是中国的核研究等等很多都是独立自主发展的,有他们只得借鉴的不同的思维和路径,同时他们能够了解你的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本身就是在国际竞争中极其有价值的情报。这样的出国致富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和潜规则,而如果不让你的研究人员有这样的出国机会,他们早就不在你这里干了,因为国家给的待遇太低。好在是近些年中国大幅度提高了相关人员的待遇,但这只能是亡羊补牢,以前大量的流失后,能够有保密作用的,也就是近几年的新进展而已。

这里我们需要的就是在大幅度提高待遇的同时,给中国的技术人员足够的限制,维护我们的技术等等秘密,但是我们的法律制定时对于这样的情况是考虑欠缺的,我们过多地考虑了保护劳动者的利益,忽视了劳动者的流动给中国所带来的信息流失的严重后果。

在我们的《劳动合同法》,对于员工的保密费是有严格的限定的,必须支付保密费,违约金不能超过年薪等等的做法,大大地损害了企业的利益,其泄密给企业所造成的损害是无法以个人所取得的报酬为限定的,在中国实证的司法体制下,实际上是企业的损失很难举证,高额违约金不许约定,其后果就是中国的企业技术流失,而我们面对海外时,这样的情况就更加严重。

我们在这里为了体现国民待遇,对于劳动者的离职和违反竞业约定的责任,完全应当以是否出国为标准,中国技术人员在国外的行为,应当按照其所在国家和中国法律政策规定中更严格的标准执行,即如果是劳动者跳槽到美国,美国的标准比中国高,就按照美国的赔偿标准进行,到日本,就按照日本的标准执行,或者是到美资控股的中国三资企业,就按照美国与中国规定中严格的标准执行,不能留下空子给他人钻。这样的司法选择适用,在美国等国对待与我们的其它司法争端里面也是如此的,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中国的信息安全。

三、保密协议只是遮羞布
我们在前面的各种商业活动中把信息透露给对方,一般都会有严格的保密协议,在与国际机构的保密协议就可以有几千字,这样繁复的协议,有很多法律上的装饰条款,目的就是给提供数据的人一个安全感,但是这些信息签署的保密协议实际上是没有用的。

对于保密协议的无用首先就是泄密了你也没有证据,因为很多信息你没有能力证明信息的所有权是属于你的,比如你对于行业和市场的了解,别人也会了解得到,只是要得到的成本巨大,从你这里知道没有什么成本,你无法说是你的信息泄漏了。而其他即使是专属于你的信息,别人知道了你也无法拿到足够的证据,尤其在中国的法律是不支持电子证据(我们说电子邮件要成为证据需要对方承认,但是只要是对方承认的事情,还要你的邮件干嘛?)和自由心证的,在实证和书证的要求下,几乎是所有的泄密都无法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样泄密与否就成为了道德上的责任了。

再有就是对方可以自己直接利用你所提供的信息,这些信息他们直接应用的方面很多,比如:给他人是否投资、怎样投资、判断行业走势、判断股票的出货等等,对方自己直接应用你的信息,你是更难主张的方面。

更进一步的是他们可以进行信息挖掘和衍生增值,形成有用的新信息,这些信息完全是以一个新的面目出现,你无法说是你的信息和泄密,这样的情况对于信息垄断企业非常普遍,他们利用得到的这样的信息制作出各种针对行业或国家地区的分析报告,你能够说什么呢?

最后我们要说的就是即使是你抓住了全部的证据,对方的责任也非常低,因为我们的法律没有惩罚性赔偿,我们的赔偿的只是直接损失,但是对于信息这样的东西,泄密所造成的损失基本上都是间接的,索赔抵不上利益,这样的限制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作用,所以那些保密协议在中国就是遮羞布,而如果在国外,这些信息泄露的赔偿是要有惩罚性赔偿的,同时侵权证据也是可以有自由心证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另外还有一个情况不能忽略的就是所有的保密协议对于国家的情报部门和军事部门都是无效的,而世界的国家情报之争已经从军事和外交转移到经济,中国的占有垄断地位的企业机密,尤其是在金融等国家命脉领域的企业机密,实际上就是国家的机密,试想一下对于美国的公司,美国中央情报局问你什么,你能够不如实回答吗?而且中国企业怎么能够知道美国中情局的过问,即使是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

四、案例分析:达能的中国投资之旅
对于海外公司向中国的信息掠夺,我们这里列举一个典型的实例进行说明,这就是达能的中国投资产略。

法国达能集团在全球食品行业执牛耳:全球鲜乳制品及瓶装水行业排名第一,饼干和谷物小食行业全球第二,旗下拥有达能、依云、Volvic和LU等多个著名品牌,集团业务遍布六大洲,产品行销100多个国家。在法国、意大利及西班牙,达能集团都是当地最大的食品集团,也是当今欧洲第三大食品集团。根据2005年度的财务报告,达能集团全年营业收入为130亿欧元,位列全球食品饮料行业第六位。2006上半年,达能集团的增长率达到9%,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几个大规模食品企业之一。达能集团1987年进入中国,先后进入饼干、纯净水、啤酒、乳业、果汁等领域。通过十余次并购行动业已在中国食品饮料行业占据了重要地位,大量的资本运作中,最为著名的是参股光明乳业、控股乐百氏集团及合资娃哈哈等。目前,达能持有乐百氏、光明乳业、深圳益力、上海正广和饮用水、汇源果汁等众多龙头饮料企业的股权,与娃哈哈、蒙牛乳业等品牌则通过合资公司的方式分享收益。

达能的并购对象始终围绕着它自身的主业,从纯净水、果汁饮料、饼干到乳品。但它对不同企业的渗透方式却有所不同,参与投资娃哈哈,控股乐百氏,全资拥有益力饮用水,参股光明,并将品牌交给其运作。对于汇源,达能同3家机构投资者共同持有中国汇源35%的股权,其中达能占有22.18%的股权,成为这家中国最大的果汁饮料商的第二大股东。达能亚洲还增加一名董事人选进入光明乳业董事会担任董事。

达能的并购和中国的业务开展得咨询服务商是麦肯锡,而其所参股并购的对象很多也是麦肯锡的客户,麦肯锡在咨询时的天平是偏向哪一方的,这里面的问题也就只有当事人如鱼饮水了,而被达能参股和收购的企业,达能总是能够找到最佳的途径,压低到最低的价格和中国企业的底线,其信息工作的充分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在达能对于中国的这些企业参股中,得到最多的就是这些企业的信息,用这些信息来发展自己在中国的市场,所以他可以把乐百氏给玩死,也可以以商标争端困扰娃哈哈的运营,但悄无声息的情况是达能的依云矿泉水已经占据了中国矿泉水的最高端市场,我们走进中国的高档宾馆,几乎是每一家给客人提供的收费矿泉水饮料都是达能的依云!

五、暗亏比明亏更加可怕
我们本文开头提到了中国在本次危机中的各种各样的巨额损失,但是中国的损失就只是这些吗?那些损失全部是中国的直接损失,对于信息战的失败与货币战争的不同之处在于信息之争的损失更多的是暗中的损失,是间接的损失,这些损失是中国没有得到的利益或者帐面上不反映的损失,而这些损失是惊人的。下面我们再以金融业海外融资和海外上市的实况为例说明这样的损失在哪里:

1. 中国工商银行:2006年,美国高盛集团、德国安联集团及美国运通公司出资37.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5亿)入股工商银行,收购工行10%的股份,收购价格1.16元。

2.中国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瑞银集团和亚洲开发银行投资中国银行共51.75亿美元(合人民币约403亿),收购价格1.22元。

3.兴业银行:2006年,香港恒生银行、新加坡新政泰达和国际金融公司共出资27亿,以每股2.7元的价格购入兴业银行10亿股,上市后,股价达到24元多,三家外资公司净赚200多亿。

4.深圳发展银行:美国新桥投资集团以每股3.5元购买深圳发展银行3.48亿股,目前股价已达16元多,投资增殖5倍,按照深发展20亿多股计算,新桥用12.18亿获得了700多亿。

5.华夏银行:德意志银行和萨尔"奥彭海姆银行联合组成的财团将出资26亿元人民币,购入华夏银行约5.872亿股份,占华夏银行总股数的14%。每股价格4.5元,现在近10元多,净赚一倍以上。目前已被德国银行控股,500亿落入对方手中。目前德国人对华夏已形成了联合控股,该银行名义上还是中国“的”银行,实际已成为外资控股银行。

6.中国交通银行:汇丰银行(汇丰)持股交行19.9%的股权,出资144.61亿元购买91.15亿股,每股为1.86元。交行2006年5月在香港上市,现在市价超过10港元,净赚近800多亿,07年国内A股发行上市又赚取500多亿,合计将近1400亿,10倍回报。

7.中国建设银行:上市前美国银行和淡马锡公司分别斥资25亿美元和14.6亿美元购买建行9%和5.1%的股权,每股定价0.94元港币。发行价格2.35元港币,最高市价5.35元港币。按照目前建行共有2247亿股计算,2家净赚1300多亿港币。

8.浦东发展银行:花旗集团出资6700万美元收购浦发行4.62%的股份,超过1.8亿股,每股约2.96元,并且协议规定日后花旗集团有权收购19.9%的股份,目前浦发行股价超过23元,花旗净赚40多亿元。目前花旗尚未行权,一旦行权将赚取40亿的数倍。

9.民生银行:2004年,淡马锡控股旗下的亚洲金融公司以1.1(约8亿人民币)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民生银行2.36亿股股份,占民生银行总股份的4.55%,约3.72元,净赚约30亿。

10.广东发展银行:2006年美国花旗银行以联合收购的名义,自己出资不过60亿,就控制了拥有3558亿元总资产、27家分行、502家网点,与世界83个国家和地区917家银行具有代理行关系,连续多年位列全球银行500强的广东发展银行。并且中国移动、国家电网和中国信托还各搭进去60亿,共180亿。把银行白白送人还要再搭进去180亿,已经完全超越了市场交换的范畴。

11.渤海银行及地方银行:另外,2005年挂牌成立的我国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渤海银行宣布,渣打银行以1.23亿美元购入即将成立的渤海银行19.9%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除了参股渤海银行之外,渣打银行参股光大银行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目前,外资银行在华进入了加速发展期,中国全部银行无一例外地已被18家外资银行参股或控制。

12.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安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也是第一家引进外资的保险公司,汇丰集团是平安最大外资股东,汇丰是2002年投资6亿美元,50亿人民币投资平安;平安集团04年6月24日在香港成功上市,发行价11.88港元,又募集A股资金388亿。截至2006年6月30日,集团总资产为人民币3,587.18亿元,权益总额为人民币381.04亿元。2007年公司市值近2000亿港币,A股5500亿人民币。

13.新华人寿:新华人寿即将上市,现在苏黎世保险持有新华人寿22800万股,每股5.25元,持股比例为19%,已成为新华人寿的最大单一股东。但实际上,目前新华人寿的实际控制者是东方集团,由于东方实业和东方集团分别持有新华人寿5%和8.02%的股权,再加上东方集团持有新华人寿其他股东的股权,东方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新华人寿的股权肯定超过20%。(据说,苏黎世通过中国公司暗中控股已超过56%,投资34亿,一旦上市,市值至少600亿)

这些交易绝大部分交易在2006年完成,再加上已经完成合资等待上市的几十家地方银行,未来显示出来的损失将更为惊人,上述低价转让到07年外资已经净赚超过1万亿人民币,现在经过世界的金融危机,世界的金融股下跌超过70%,中国的股市也腰斩,但是这些投资以目前的市价进行计算利润仍然在6000亿元以上,外资这样短期内大范围套取如此暴利,不是正常的投资所能够取得,其赚取的额外利益就是中国的暗亏。

暗亏不仅仅是损失的金融巨大损失不易察觉,更主要的是这些暗亏是各种腐败的温床,对于中国的监管机制,公开的亏损是很容易被监督的,各类的内鬼也不敢公开的进行,而这样不在账面上反映的损失,才是内鬼们可以操作的地方。

六、西方对华信息战已经全面开动
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西方早就采取了各种手段限制中国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并且把他提到国家安全的高度,美国的FBI早已经全面的介入了经济领域的信息之争。

根据《环球时报》报道,无论是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美英情报部门一直都没有放弃“中国间谍论”的立场。美国专业新闻网站“审核者”(Examiner)2月28日转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交给全美警长联合会的一份战略报告说,美英情报部门都认为,中国海外商业机构的间谍活动目前是他们提防的重点。

报道称,英国军情五处的反间谍部门目前对中国商业间谍在英国境内的行动“非常忧虑”,但英国情报部门的专家也不确定“具体形势已经蔓延到何种程度”。军情五处称,大约有15个外国情报部门正在英国活动,其中俄罗斯与中国嫌疑最大。

FBI的报告称,美国与英国抱有同样的忧虑。尽管FBI怀疑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多个国家的间谍都在美国“各取所需”,但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在美国境内的2600多家中资公司。美国情报部门也称,目前的形势对于美国来说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时刻”,因为美国面对的不仅有传统的军方间谍,还有以非政府组织为掩护的新型间谍。美方认为,这些间谍搜罗的情报不再仅限于国防信息,而是延伸到国家能源、经济发展等方方面面。

FBI计划利用手中权力,要求对国家戒严法以及情报侦测规章给予适时调整,并获取中央情报部门的支持。FBI称,将利用周边联合力量,对在美国的外资企业和其资产运作进行调查,限制被怀疑人的行动。对于涉及美国国家资产、科技信息或是工业计划等内容的案件,FBI有权进行主导性调查。

我们要注意到的是,西方的情报机构所保护的他们的企业利益,这些企业基本上是私人的,而中国即使是国有企业,如果不是有特别地位的国企,也无法指望有中国的情报部门进行保护。

在美国的严查下,中国的留学等等人员回国就动不动的被怀疑成为美国的间谍,而且现在这里美国从来不按照他们的无罪推定和疑罪从无的司法标准进行处理,而是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来迫害中国的归国人员,著名的“李文和”案就这样发生了。

2006年12月18日,华人再次因“商业间谍”的罪名坐在美国法庭的被告席上。这位名叫孟晓东(音)的42岁加拿大籍华人被指控犯有36项罪行,其中包括“密谋罪、商业间谍罪、违反武器出口法罪、偷窃商业机密罪及跨国和跨州转移盗窃财物罪”等多项重要罪名。不过美国政府的起诉书并未指控孟晓东存在出售上述商业机密的事实。不管结果如何,此案是1996年美国《商业间谍法》通过以来,第三次司法当局对涉嫌牵涉到外国政府的“商业间谍”活动的人士正式提起诉讼,反映出美方密切关注硅谷在内的从事高科技行业的华人行踪。

美国对于中国的行为,我们更应当进行反思,同时我们在外交对等原则上,对于西方这样的对华政策,我们也应当有相应的政策进行对应,中国的情报机构是不能袖手旁观的,尤其是西方对于中国民营经济的掠夺,更加需要政府情报部门的力量加以保护。

七、控制中国核心信息是遏制中国发展的根本
中国的快速崛起让世界震惊,但是在中国这样快速发展的背后,改变了世界的资源分配方式,给西方世界造成巨大的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遏制中国的发展也是西方世界的一个主题,西方的极右翼势力的反华叫嚣很强烈,虽然西方的很多国家表现出对于中国的友好,但是出于该国的利益这样的友好也是政治家的策略而已,中国对于自己的崛起所面临的挑战应当由充分的认识。

遏制中国的根本是在于破坏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和产业升级,也就是让中国永远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不能进入产业高端。就如我们前面说提到的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推品牌,三流企业搞技术,末流企业在生产,我们要进入标准和品牌的领域,最根本的就是要拥有这个产业的核心信息,掌握这个产业的发展方向,否则你永远是一个打工者的角色,等你发展了,想要提高工资了,老板就会再找一个比你更加便宜的工人来顶替你,中国目前所遭遇的东南亚的制造业的成本竞争的背景就是这样的,我们所需要的是仿效日本从当年的加工者向高端发展,想一下当年日本是如何重视一个国家的信息战略的,就可以看到世界的端倪。

在当今世界发展成为全球一体化的年代,金融制高点和货币战争成为世界各国竞争的主流的年代,关乎国家命运的信息情报就更加重要,西方势力利用货币金融手段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在这样看似如鲁迅所说的费厄泼赖的国际金融市场,实际上进行的是完全不对等的战争,这个不对等就是体现在信息的不对称和信息霸权之上,让你的错误判断自己把自己的资源和财富在规则下流失给西方世界,无论西方的主流公开的是什么论调,他们危机前把世界的资源和大宗商品炒作到天价,背后就是在算计中国,因为中国是新兴的经济体,增加的资源需求在中国,西方世界早就有长期协议和参股等等使得资源的价格变化影响不大。而在危机后把资源价格打入地狱,背后算计的是俄罗斯,因为加入国际市场的新增供给多半出自俄罗斯,利用资源的高价让俄罗斯担保借入巨额外债,资源的价格暴跌的背后是逼债和低价购买俄罗斯的资源产权,而暴跌对于有长期协议的西方社会,还是影响不大!所以不要说中国的套期保值要是不进行就好了,你不进行套期保值那么他的价格就不会下来,价格的持续暴涨你一样亏损,就是等你什么时候套期了,他什么时候套死你,核心信息在人家手里,他们是看着你手里的牌出牌的人,你是无法与之抗争的,信息不如人才是根本。

而西方遏制中国的发展,就是遏制中国在世界最高端的信息实力,我们的金融实力已经是具备的,我们有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且还在不断地增加趋势中,谁也不能再说中国没有钱,但是你信息不灵,有钱就是输钱的份,国家又如何发展?所以遏制中国的崛起,就是在核心信息上制约中国,让中国的信息不灵,不断的决策失误,不断的亏损,我们若今后还是处于信息弱势,如何谈崛起?

近日来日韩抢先与世界矿业巨头达成了铁矿石长协的价格,中铝入股力拓的失利,中国众多钢厂与淡水河谷的单独签署协议,一个个不利的消息让有关方面出离愤怒了,近期有关方面出台了严厉的措施,对于钢厂、进出口商的做法,采取取消进出口资质等等的政策,严厉控制局面。

但是本人认为这样的做法带有很强的窝里横的样子,中国对于铁矿石进口商的管理已经非常严厉了,再严厉下去的效果受边际效应的影响又能够有多大呢?中国的有关方面只敢对于中国企业强硬,对于国际大鳄没有尽到政府应当的强硬而保护中国的产业利益,我们的根本利益来源在于对外斗争的胜利。

中国这样的强硬是有风险的,我们的《反垄断法》还规定了行业协会不得垄断、不得统一制定价格等等的限制,我们这样的《反垄断法》实际上也是一个双刃剑,我们的有关政策在这个法律的考量下,也是禁不起推敲的,所以我以前说这个法律的制定是有问题的,也可能会成为束缚我们手脚的东西。

中国应当强硬的不是钢协,不能以行业协会出面,要以政府出面,而面对的要是外国势力,首先我就提出过可以对于他们进行反垄断,而中国这样的做法是他们垄断我们行业协会的做法也是垄断,其结果就是让人家的垄断合法了,而我们行业协会的垄断对于中国如此分散的钢铁产业,实际上是达不到什么效果的。

第二要做的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对于中国入股的矿山企业的补贴,在税率上就可以体现不同,有中国股份或者中国控股的企业,关税就低,没有关税的时候,我们可以优惠使用中国参股企业的矿产品的国内企业税率低或者有各种补贴,或者新增项目立项优先支持,让中国的采购使中国参股企业吃饱吃撑,人为的造成中国参股企业的一定市场优势,中国海外的资源战略对于西方世界才有实质的竞争优势。

第三要干的不是限制中国的进口商和钢厂,而是限制外国的矿石出口商,先抬高矿石的进口关税,然后就是外国的矿石出口商要到中国的有关部门进行认证,认为是诚实可信没有垄断倾销等行为的企业,可以享受优惠的税率,优惠税率与以前的中国关税相当,这样就把外国的矿石出口商等等都给拢过来,中国的局面才主动,如果只是一味的挤压中国的进口商,过分了就会造成巨大的问题,不但有实力的进口商你的政策不能执行到位,同时腐败的空间也就产生了,但是就是有政策的决策者故意造成这样的腐败空间,为自己的裙带关系和利益集团带来利益,而限制外国人,这些决策者和国内利益集团是渔利相对困难的多地事情。

第四中国要干的事情就是对于西方矿业巨头的反垄断等等的政策在程序上进行简化,也就是《反垄断法。的实施细则怎样考虑,如果程序上旷日持久,是对于他们形成不了压力的,他们谈判中的一个筹码就是拖字诀。我们要利用中国诉讼法中的先予执行的条款,可以在反垄断的诉前就可以由商务部等有关部门或者受害企业向法院申请反垄断地进行先予执行,如果申请错误,最后大不了赔偿就是了,因为中国的赔偿原则没有惩罚性,赔得直接损失就是征缴款项的退还加利息,这样一来只要反垄断等司法程序一开始,有关垄断巨头压力就开始了,拖延时间的压力就转移到了对方。

最后中国近期应当干的事情就是要对于力拓的毁约有一定的惩罚,不能成为软弱的羔羊,否则人家就总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咱们。具体的做法就应当是不再与力拓董事会进行谈判,而是通过中国银行系统的授信,取得足够的资信后像必和必拓当年那样,提出恶意收购要约!即:中国直接在股票市场收购力拓的股票然后改选力拓的董事会。

现在世界资源价格正低,中国又有如此多的外汇储备,干嘛去买美国国债?在金融危机前必和必拓的收购要求就是1000多亿美元,而且不是现金,中国是可以给现金的,当然也可以进行换股。而中国打入世界矿业巨头的利益圈,花2000亿美金也没有问题。要知道我们的外汇储备美元是不断减值的,而资源是增值的,我们直接控制我们必须使用外汇采购的资源,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外汇储备的另外一种形式,而且这样的格局就是以后铁矿石再涨价,中国就能够左右逢源。而这样的恶意收购多支出的款项与打破世界垄断巨头对于我们必须的生存资源的封锁的巨大利益相比,是非常合算和意义极为重大的。

这样的收购要约会给力拓董事会巨大的压力,因为我们一旦成功,他们董事会所有人的饭碗就没有了,力拓单一最大股东已经是中铝了,其他股东在经济危机中资金紧张谁不想高溢价的套现?只要价格足够高,力拓的其他大股东们肯定有人想要卖,就会有利益不一致和矛盾出现,而小股东和散户们就更想大捞一笔,他们都会给力拓的董事会和澳洲政府施加压力,如果力拓的董事会忙于反收购和制定什么毒丸策略,本身对于已经极其紧张的力拓资金链,一定又是雪上加霜。

我们这样的行动也会给澳大利亚政府巨大的压力,因为中铝的高溢价收购如果澳大利亚政府驳回的话,大量持有力拓股票的小股东会激烈质询政府的,对于他们的民选社会直接影响政客的前程;另外在价格高金融资本想要出售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影响政府的,他们对于政府有巨大的左右能力。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对于我们的政策不够公平,我们国家也可以在外交上进行斡旋,同时在经济上加压,以此为由给澳大利亚进口物资和澳资在华企业以歧视待遇。而且这样做当前的国际形势和环境很好,美国现在需要中国持有他们的国债对于中国在世界的经济金融活动不好出面干涉,奥巴马的政府与布什政府的支持利益集团不同,美国这届政府不是资源资本控制的政府,同时澳大利亚的金融危机货币汇率的压力很大,中国这样的收购会给澳大利亚大量的美元外汇收入,选择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进行我国的首次金融战争也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中铝提出高额的恶意收购要约,本身就会给力拓的股权融资造成困难,面对恶意收购要约导致的股价飙升,增发的价格低了,无法通过股东会的批准,增发价格高了如果中铝放弃收购或者收购不被批准等等,势必把参与增发的资金套牢在高位,因此中铝的收购要约一出来,原来积极参与增发的各方一定就要陷于观望了。力拓的增发受阻也是对于力拓的巨大生存压力之一,这样的恶意收购要约,很可能会把力拓再一次逼到谈判桌上来,所不同的就是这次是城下之盟。

而对于我们的这样的金融战争的损失是什么呢?恶意收购要约的提出是我们的权力,谁也不能指责我们什么,而如果不能成立,我们也没有支付多少资金,最多就是咨询费用,而这样的举动足以让对方阵营鸡飞狗跳了,这不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吗?而收购成功,不论花多少钱,都是巨大的胜利,当年危机前必和必拓的收购价码是换股1400多亿美金,现在我们比他当年再多花1000亿美金又如何?2400亿美金的收购价码对于中国的外汇储备2万亿美金也就是约10%的支出(中铝已经持有的股权部分不用支出资金),而我们恶意收购也用不着收购100%的股权,有51%就足够了,所需资金又可以几乎减半,这样需要的外汇资金就更少了。如果三大矿业巨头之一被中国控制,他们联合串通抬高资源价格的机制就彻底被打破了,压在中国产业上的垄断铁矿石的三座大山就没有了,而要达到这样的战略目标,在历史上经验上是需要一场战争来解决的,现在打一场战争花1000亿美金够吗?而现在如果收购成功能够通过国际金融资本的游戏规则来解决,达到传统战争的效果,这样的金融战争不是上上之道吗?我们不敢奢望有这样的好结果,但是我们应当向好的方向努力,不努力人家绝对不会把利益送到你的门前,我们储备2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的根本目的,不就是时刻准备着可能发生的金融战争吗?

我们不能保证我们的策划事事都能够取得成功,但是我们总要敢想敢干,不能威风只在国内。对于外国的金融资本和垄断巨头,能够不手软的就不应当手软,如果你不敢打,只敢对于你国内的企业发威,他们就会越来越得寸进尺的骑到你的头上,我们是到了不要再窝里横,对于外国势力雄起一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