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袁崇焕得评价,历史上是翻天覆地的,在清朝给他平反前,他是遭受万人唾弃的大奸臣,但是清朝给他平反后,他又到了天上,成为无比完美的大英雄,这样的评价,现在网络上又有不同的声音,因为本人前面分析了很多历史人物,与传统的看法不一致,所以不断地有人问我对于袁崇焕得看法,这里也特别的写一下个人对于他的认识。

首先应当要说明的是满清给袁崇焕得平反,从根本上是符合满清的政治需要的,这样的披露史料,第一点就是说明满清当年的智慧和明朝的昏聩,从而阐释改朝换代的必要和正义;第二就是教育老百姓的忠君等礼义道德,在这些评价里面,满清对于给清朝立下汗马功劳的洪承畴的评价就是特别的贬低,这里有统治者教育的需要。

然后对于他的指责主要有擅杀大将和军事指挥的问题。对于毛文龙的处置,确实是很有问题的,他们二人都有尚方宝剑,袁崇焕是无权直接处置的,这样的先斩后奏,皇帝也是无可奈何的,但是心里的种子应当是埋下了,况且其后的结果是毛文龙的大将耿精忠和尚可喜投降满清,反而成为了巨大的祸患,这里袁崇焕的责任是必须承担的。而对于袁崇焕的用兵,当初是直接到城下不是在必经之路截断满清大军的退路,有招引兵祸的嫌疑,但是对于这一点,本人还是认为他有他的道理和苦衷的。

袁崇焕不直接救援而是截断归路,本身就是险棋,前提条件是北京城不能被攻破,否则就是辽沈战役的廖耀湘的结局,当初要是四野不能及时攻破锦州,也是要全军覆没的。所以袁崇焕不回防的情况下能够保证北京万无一失吗?况且即使是北京可以守住,袁崇焕的这样的行动可以成功,置皇帝于险地,本身就是大问题,这种情况除非皇帝明确的旨意,谁也不敢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因为当初皇帝的旨意是要他回防的。

还有就是截断归路的战法是否能够取胜?似乎是很有把握,但是这里是民族战争不是国内战争,国内战争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士兵们都投降逃跑了,战俘的结果多为遣散或者直接编入战胜者的军队,但是民族战争不同,投降者的命运是悲惨的,即使不被屠杀也是要当奴隶的,你截断归路,恰恰是兵法上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拼死一战,你未必就有取胜的把握。同时在野战,明朝的军队历来无法与满洲铁骑而抗衡,明朝的战法在当时是凭坚城用大炮的,袁崇焕虽然在城下与满清接战,但是一直没有脱离城头的炮火的射程,让步兵恐惧的骑兵集团冲锋一直在炮火的压制之下。

对于袁崇焕要投降的说法,皇帝和大臣们没有那么简单就可以相信的,袁崇焕打死努尔哈赤,他与满清走到一起追求荣华富贵本身是不大可能的,但是皇帝担心的是他的权力过大,他擅杀的桀骜不驯,同时袁崇焕也有其自身的问题。

袁崇焕得自身的问题才是他杀身之祸的内因,他自己的轻佻,在复出之时声言可以五年平辽,对于满清的问题他是很清楚的,但是给皇帝却不说实话,虚报军情,并且指责以往的对于满清情况的说法均是有关将领为了私利的虚妄,鉴于他当年一个人以部分兵力就可以独自击退满清主力和击毙努尔哈赤,当时是朝野上下都相信了他的说法的,以至于明朝对于边患的准备不足,国家的决策有误。满清的进军北京的行动让所有人认识到了满清的强大军事能力,也看到了袁崇焕的虚报,但是以这一点治罪于他,就等于给世人说皇帝是相信谎言的傻瓜,肯定要找其他的罪名。

袁崇焕真正激怒各方的还在于袁崇焕主张对于满清的议和!有了宋朝的屈辱,士大夫们对于议和就是与投降划等号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况是议和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与满清的连年战争,已经引发了国内的流寇和内乱,再勉强打下去,最后的结果已经被历史所验证。而满清当时也有议和的需要,在努尔哈赤死后,四大贝勒主政,满清已经在实质上陷于了分裂,如果能够议和,满清的分裂就将继续,而各部是希望议和的,是明朝的敌对状态迫使满清保持统一和对内的妥协,这样皇太极才能够顺利地取得权利。

如果此时议和,满清外部的压力缓和,内部必然走向内乱,这些情况袁崇焕是有历史眼光的,但是由于明朝国内的士大夫的思想状态,以及袁崇焕自己在复出之时不切实际的豪言壮语,已经使得明朝的朝野上下对于议和根本不可能接受,国家陷于愤青一样的狂热之中,以至于满清强敌偷袭之时,没有人愿意相信真相而更愿意相信是有人为了议和而逼宫。同时对于统兵在外的一线将领,没有经过战略决战就直接言和,肯定会被认为是怯战的表现,更何况此前你还豪言壮语没有留下余地,即使是议和为最佳的选择,袁崇焕提出议和身份也不对。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最合理的事情没有实现的途径,再合理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中国士大夫的眼中议和就等于投降,袁崇焕想要议和是肯定的,同时在加上他以前的擅权和虚报,他早就可以死了,他的议和理由如果和他以往的豪言壮语和对于满清情况的描述,的确就和投降一样,而且是无厘头的给了袁崇焕自己说可以轻易剿灭的满清很多好处。因此满清最后的蒋干盗书的计谋,实际上是给已经想杀他的朝野上下一个可以行动的理由。

我们评价历史人物,总是说他好就好到天上,说他坏就坏到地狱,而且是先贴标签,确定他是好坏忠奸,然后就按照标签给他添加属性,把一切简单化,完全不顾及事实是复杂的,人物更是复杂的,评价一个人物,是很难以简单的几个字来评价的,而这样评价人恰恰是我们教育孩子的简单模式,但是一个民族这样子,就是这个民族不成熟的表现,而我们这样简单化的教育孩子,目的就是容易让孩子听话,听从家长对于事物的判断,将来这样的情况还要继续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