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年6月24日


本童话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龙国要加入WXO世界贸易组织,派出了龙侍郎去谈判,一谈就是10多年,问题也没有解决,时值龙国猪在当宰相,猪宰相需要在自己的任期内解决这个加入WXO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给自己的政绩贴金,下达了不论怎样让步也要入世的死命令。

但是米国鬼子的要求还是太高,龙代表也不敢接受,此时只有猪宰相亲自出马了,让人家的一番拱猪,我们的猪宰相来了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把人家的条件全部给答应了下来,反正龙国的百姓识字的不多,龙国不准评论时事,猪宰相当权,谁敢说不字,文字狱的大大的有!

可是此时日本、韩国、印度等国跳了出来,说龙国答应米国的太多,在协议里面一定要写上不能因为龙国答应了这些条件就要求他们也答应,也不能因为龙国答应了这些条件在以后的谈判中要求他们答应,这样一来猪宰相答应了那么多不就成为了卖国了吗?要知道日本韩国是比龙国要发达的国家,印度和龙国相当,现在猪宰相答应的条件比这几个国家多得多的实事被写在协议纸面上,猪宰相怎么下得了台?龙国的人民代表孝廉御史们虽然只是清流,但是要是御史们联合发飚,宰相也不舒服,猪宰相的贤相的名声就没有了,怎么办呢?

还是进士出身的龙侍郎饱读诗书,龙国的语言文化博大精深,当年曾国藩可以把屡战屡败变成屡败屡战而受到嘉奖,曾国藩怎么办的,我们也可以学习借鉴的办啊!龙侍郎起草了一段文字,猪宰相看罢大喜,立即指示就这样办理,日本等国要求的东西英文、法文的文件该怎么写就怎么样写,龙文的文件要按照我们的文字表述写,龙侍郎起草的文字是:龙国为加入WXO世界贸易组织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这前所未有的努力仅仅为龙国所有!这个前所未有,就是别的国家以前没有答应过,仅为龙国所有就是不会要求别的国家也同意。

猪龙回国后,御史们看了大喜,确实猪宰相、龙侍郎谈判不容易哦,他们的辛苦外国人在合约上都写明承认了,龙国的报纸更是歌功颂德,把龙侍郎起草的这样的“前所未有的努力”作为重点报道的内容,毕竟是龙侍郎从黑头谈到白头啊!龙国的老百姓更为这“前所未有的努力”的猪宰相莫名其妙的高兴和欢呼着,。

只是皇帝知道事情的背后,早有密折参奏,但是皇帝要当太上皇了,也需要这样的表面业绩,就是对你这滑头的龙侍郎,当尚书就等等吧,让光长石头的人当也不能让你当!

随后几年,恶果逐步显现,什么汇率问题、金融市场开放问题、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等等,但是龙国的泱泱大国自然有历史丰富经验,这样的问题一定是奸商当道,要计划要调控,被调控的当然是猪宰相当政时批准占地发财的地产商最好,土地带不走不会被资本转移海外,同时新宰相还清算了以前当政者的势力,因为土地都是前任批准的。这样让社会的少部分人承担罪责,把老百姓的矛头都转移到那部分人身上就可以了,宰相还是爱民亲民的宰相,皇帝还是永远不会犯错的皇帝。

有些故事好笑,但是你笑不出来,想哭,同时你也哭不出来!

我们的税收,不光名义税率高,而且是内外有别,中国的投资者所受到的税率与外国的不一样,造成中国的商家在与外资进行竞争的时候处于天然的劣势,中国的经济大规模这样实际是非常有害的。

我们刚刚统一了内外资的所得税,但是这样就税收平等了吗?如果你搞企业投资,就知道这样的平等只是假象,内在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比如税率虽然一样,但是可以税前扣除的项目就大大地不同,比如:对于企业坏帐,外资可以据实扣除,内资只能按照比例逐年扣除;再有对于员工工资,外资也是据实扣除,内资的扣除在税前只有不超过社会平均收入的部分;还有招待费,外资还是据实扣除,内资只能扣除销售额的百分之二;类似的差别还有很多。另外的差别就是各种各样的摊派,例如残疾人福利费、门前三包费等等。

如果你再深入一下,就知道企业的最终投资人无非是国家和个人,中国特色的集体所有最后也要分到集体成员的,而对于个人,我们做投资从企业取得利益还有一个个人所得税20%,这些投资对于国内的人来说是必须缴纳的,但是外国投资者承担的却与我们大大不同,外国人通过在避税港离岸注册公司的方式大大的逃避了这样的税收,即使不注册在离岸港,很多国家对于再投资也免税,我们对于外国人在华的投资利润的再投资也免税,但是中国人都要纳税,这样同样的投资就因为税收的不同收益有20%的差异,而且这样的差异是整体的平均差异,一旦差异上升到统计平均的层次,对于中国经济总量这样大的基数而言,每差异一个百分点都是很大的不同,这个20%是实在太大了,具体到行业,再微观到企业个体,需要多么大的竞争优势才能够生存啊?这样的结果投资者的选择只有两条路:偷税或者把资本变成外资。

在这一点上非洲国家都比我们做的好,非洲国家比我们更加需要外汇资金进行国家建设,但是他们有专门针对外资的股东税,一来平衡外资投资者对于投资的个人税收差异,二来保护国内的企业成长。

很多人认为对于外资的税收增加,将影响外资的投资热情,影响我们招商引资与周边国家的竞争力,但是这是我们的领导人不说是为了买办家属的私利,也是愚蠢的被洗脑的结果,这样不好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也想得清楚,我去非洲买矿时与非洲的一些国家的高级官员谈及此事,他们说外资到我们国家是要来掠夺资源和市场的,有资源和市场给他们,多一点税算什么?那些避税港国家,都是没有什么资源和市场的海岛,香港算是最大的了,而日本这样没有资源的国家也不会这么做。

我细想一下,所有到中国投资的外资,不外乎掠夺中国的资源或者看重中国的市场,比如到中国来开矿的,中国最大的金矿已经都是外资的了,对于这样的外资,多收一些税他就不来了?让他们再享受税收的优惠,中国人这样当傻瓜在国际上怎样能够被看得起?同时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中国这样的税收差异,在贸易争端中还被看作是国家的不正当补贴,在计算反倾销税时还要把这部分利益征收走,这些连非洲的土著酋长们现在都明白的道理,中国的领导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我一直说对于精英人物,简单的逻辑都认识不清的情况一再发生,必然背后掩盖着更加深刻的原因,中国的这样的政策,一定导致中国的高端人士的海外化,每个成功人士都要有境外的身份,这样才能够投资国内,而中国的领导阶层也是一样,他们自己没有境外身份,但是他们的家属都有,实际上他将来也要有,而一个高端阶层均为境外身份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抛开我们取向的定义,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就是殖民地国家,殖民地国家的高端人士均是宗主国的身份,而对于殖民地的人民与外国人是不平等的,对于国民的歧视政策也是殖民地国家的基本特征,我们的国家就是这样在逐步的殖民化。

而统治阶层这样的政策取向,实际上就是在利益上胁迫所有的高端人士也要取得境外身份与他们的立场一致,扩大自己的阶层力量,使我们的国民也分化成为殖民者和被殖民者,所以一个政策,看到其背后的策划,是非常可怕的。

我们说起清朝的入主中原,第一罪人就要数吴三桂了,大有把所有的原因都变成他的开关了,但是我们要再仔细的想一下这个大家一致认定的问题,难道就是他的开关就能够让满清统治中国吗?而且在以前满清实际上是突破过长城的,曾经还攻破了济南,这里我们还要反思一下背后更加深刻的原因背景才对。

我们的文学作品,早已经把吴三桂描写成为了只为了女人而不顾其他的人了,包括他听说家产被抄,他不急,听说老爸被抓,他也不急,就是听到老婆被占,就不顾一切的投降满清了。但就是这样的史实背后,我们还是有问题要想一想。

吴三桂为了父亲的拼命,是有历史记载的,他16岁的时候,其父吴襄带500士兵巡城,被皇太极的主力4万骑兵包围,而皇太极采取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引诱救兵歼灭,此时的主帅祖大寿知道是计只有忍痛了,但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吴三桂这个16岁少年带领几十家丁,竟然可以拼死杀入敌阵,居然在万马军中愣把父亲救走了,其英勇可比当年长板坡的赵子龙,三国是演义,而这是史实。

吴三桂对于其父其家的问题不着急,很可以理解,历史上两军对垒扣押对方的家眷是很正常的事情,占有查抄敌方的财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吴三桂认为他归降了就可以送还释放也是合理的,但是占有他的妻子,问题就不同了,因为占有老婆是没有办法归还的,除非要杀了他,否则这个雷池是不能越的。敌我双方交战,即使是在战场上互相打死了父亲或兄弟,将来都可以和解,因为那是在交战,但是在准备招降时抢占对方的妻子,那么这样的招降就成问题了,应当理解为骗局,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抢占老婆的问题,因为对于吴三桂的敏感性,谁都应当知道这样做背后的后果是什么。

在野史中,李自成的部队杀降是很厉害的,有记载说他们用战俘的血喂战马,以至于战马上了战场闻到血腥就眼睛发红,这时如果招降是骗局,那么就不是吴三桂一个人的生死了,而是他的几十万人的生死了,中国历史上杀降的事情是非常多的。按照明朝的建制,他们的部队由军户产生,还有很多的家属随行,这样的几十万人,对于已经人数众多的李自成军队,是没有更多供应吴三桂部队的粮食的,将来的屠杀是非常有可能的,历史上的项羽、白起等人的杀降,很多人说是个人的残忍,实际上粮食问题相当关键,后来李鸿章在苏州的杀降也是如此,刚刚的电影《投名状》里面还有反映,这个问题我前面的文章分析过。

而对于李自成,自己已经有40万大军,军队已经足够庞大,没有再收编吴三桂的军队增加军力的必要,反而有裁军的需要,同时北京的粮食供应非常有问题,明朝的时候的北京的粮食就靠江南的漕运皇粮支持,明朝灭亡了,就不会再有粮食漕运到京,同时北京又增加了李自成的几十万军队,粮食负担可想而知,所以李自成等要以追赃的名义审问北京的各种人等搜刮粮食,这样的背景,诱降杀降的利益驱动是明显和直接的。

同时李自成败退时,北京是当时中国数一数二的坚城,但是李自成要放弃逃走,就是粮食不足。后来他不据守潼关而是要出关决战,也是粮食不足,因为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李自成败退后实力大大的不如满清和吴三桂的军队,进行决战是九死一生的冒险,反过来据守潼关天险自保很容易,但需要足够多的粮食,从而也印证了李自成粮食极度紧张的情况,这样的情报吴三桂是应当能够知道的,他对于招降骗局的担心是很合理的。

吴三桂的军队是没有后方的,在北京沦陷后,他的军需供给的依靠就没有了,他只能选择倒向一方而无法自己拥兵自立,在选择方向上李自成是他所效忠的皇帝的仇敌,而满清是他一直的对手,这两方面都不是他想投靠的对象,但是他还是优先选择了李自成,在李自成的招降有理由被认为是圈套后,才与满清合作。

我们还要注意的是吴三桂招清兵,开始的时候不是简单的投降,而是有很多的政治要求的,比如要立东宫太子为皇帝,恢复明朝等等,在历史上为了平叛招引外族入境,并且让外族在首都肆意抢掠的事情不是没有,而且干这样的事情的人还是被称作英雄呢!想一下安史之乱的吐蕃和回纥的作为和对于郭子仪的评价就知道了。

对于南明政权的灭亡,把吴三桂彻底的逼到满清的一边,实际上是和南明政权的某些民族英雄的错误分不开的,在当时,如果南明宽容的看待吴三桂,争取他的支持和自立,争取与满清的议和,清兵不要说是过江,就是过黄河也是很困难的,吴三桂的关宁铁骑,起码是和满洲军马可以抗衡的劲旅,吴三桂的态度不支持,清兵就有顾虑的。

而我们的南明士大夫所干的事情,就是拼死的谩骂吴三桂的卖国,而不体会他当时的处境,也不争取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些士大夫的谩骂的背后,一方面是谁骂得多就显得谁最忠君,另外一方面他们也要借吴三桂来给自己的失败找到借口,把国家的山河破碎中他们的腐败的内因,说成是吴三桂的外因上,而吴三桂起码在这些士大夫腐败的时候,是在边关浴血奋战呢!此外的原因就是吴三桂如果被招安回来成为好人,那么给他什么职位呢?他的实力会功高震主,会专权,会影响到现在在南明当权的人的利益,而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吴三桂逼到满清敌人的那一边,才是最大的民族罪人,但是恰恰相反的是在当今许多人的观念里面,他们是民族英雄。

南明政权对于吴三桂的态度,决定了他只能是投降满清,从后来的吴三桂对于南明皇帝的仇恨到要亲自勒死他的地步和吴三桂后来的造反来看,吴三桂的心态很有可能是带有无奈的心态投降满洲的,如果是个人可以不计荣辱,但是他是一个要为几十万人的生命负责的统帅,我们不是当事人,拿事后的民族大义来说他确实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反过来那些本来可以争取这个力量却为了个人私利排斥的人,虽然有人表现出了个人的气节,当然大多数人连气节也没有,他们应当更加受到谴责。

最后明史是清朝编写的,在编写明史的时候,汉人这些投降分子,需要一个更加罪恶的人物掩盖他们投降的龌龊,而满人由于吴三桂的造反,也把他列为罪恶,后来的政权由于自身的性质又有把李自成革命化的需要,这样一来,吴三桂的历史评价就这样产生了,也很难公正了。

现在在我们国家发生重大灾害的面前,每一个中华儿女都表现出了深厚的爱心和凝聚力,给灾区的捐款前所未有的踊跃,对此我也捐了不少东西,但是我还是要将我在行业内知道的各种借募捐渔利的猫腻揭示给大家,让大家能够更好的把爱心献给需要的人。

首先比较直接的从捐款中渔利就是利用捐款的不受财务监管的空子,接受捐款的各个部门借机将捐款用来弥补自己的财务窟窿,这些窟窿主要是由于贪污、挪用、买官、吃喝私分等造成的,再从正常的经费拨款中支出款项完成捐款的工作,让捐款人看到自己的捐款发生了作用,这还是比较仁慈的做法,因为如果没有捐款人的捐助,有关部门可能永远不会使用经费拨款来完成捐款人捐款所希望完成的工作,毕竟受益人得到的与捐款人希望的一样多,就如很多希望小学,本来普及义务教育,政府应当拨款建设的,就不拨款要你捐款建设,有人捐款了,希望小学的牌子立了,后面使用的却可能是政府拨款。不过与此相比后面的渔利结果就都是使受益人得到的比捐款人希望的少很多了,所以这是最好的结果。

再者的渔利方向就是从募捐费用问题着手了,我们是允许在捐款中支出扣除募捐费用的,而且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能够达到70%以上,这笔费用就成为了利益输送的纽带,在这样的纽带上就有了多种利益输送形式:

其一:最常见的为募捐义演,名义上所谓的演出所有收入均捐助了,这捐助了虽然不假,但是实际上又通过募捐费用的形式回来了,这其间还利用政策免除了所得税,举办方和明星们都可以得到募捐费用,参与者的实际所得在募捐的掩护下由于税费的优惠和观众的爱心,经常比正常的商业演出还多,所以当今各种募捐晚会盛行,明星们也最热衷于募捐义演,以前报道炒作过很多明星募捐义演索取报酬的丑闻,实际的操作途径就是募捐费用,而且成为了惯例,要记住中国的老话叫做戏子无义,演戏的人如果内心有自己的正义感,是无法投入角色演戏的,他们的职业就决定了选择了他们是无义之人;

其二:电信、广电运营商的暴利,在这里我们且不说那些让你短信募捐后就给你加上包月套餐的恶劣做法,就是把募得的钱的大部分作为募捐费用返还回来作为收入,就是大大的发财之举,短信募捐的费用返还是非常高的,同时电视台等等参与募捐,也是可以收取广告费作为募捐费用的,电视台的公益广告也是要广告费的,为什么有企业愿意原因就在于那个企业打广告受限制,比如烟酒医药等等;

其三:洗钱与避税,有些机构自己支付捐款,然后约定的募捐费用返还给机构外的其他人,这样使其他人取得看似与捐款人无关的合法收入,达到洗钱的目的;另外企业老板让企业捐款,募捐费用给老板自己,就算是70%的返还(最高可以到90%),也比25%的企业所得税加上20%的个人所得税企业利润最后分红给个人的纳税少很多;

其四:强行摊派从中渔利,企业机构等摊派员工和下属机构、管理单位完成捐款任务指标,从捐款中提取募捐费用为本单位小金库或当权者私分。

其五:还有很多变通创造就不一一列举。

还有就是指定捐款用途进行渔利,比如左手把捐款缴纳,指定的用途是右手需要的,这样的结果一方面在捐款慈善上博得了爱心舆论的支持,另外一方面却免除了税费,因为捐款指定用途的任务是需要税后利润投资的,通过指定用途捐款,变成了税前收入投资了。比如说某开发商捐助巨款一个亿承包建设一个镇,他这个捐款建设的城镇他还收购拥有了大量的该镇的土地,他的捐款实际上是建设了他原来就应当建设的配套设施,精明的顶级地产商的捐款从来是不白捐的。

最后就是把捐款变实物中的渔利,把捐款买成实物,中间的差价是巨大的,好一点的是以本厂的产品,计算价格的时候从来都是零售价,批发价都不给,更不要说是出厂价了,在坏一点的就是购买虚高价格的产品,比如药品药店的售价与出厂价就经常有10倍的差距,这样其中90%的差价就进入了渔利者的腰包,而更恶劣的就是购买假冒伪劣的产品,反正捐助的东西捐助者是没有产品质量责任的。

如果上述各种猫腻被各个不同的渔利者组合使用,真正能够到达灾民的手中的捐助价值实际上与当初的捐款比就十不及一了,为此我们给灾民捐款,一定要考虑真正的能够给灾民多少利益,而不是虚名捐助了多少,否则你养硕鼠是助纣为虐的事情而不是积德的事情。

所以我给灾民捐物,这样他们提取募捐费用就不易,也没有把捐款变实物的额外利益,同时捐物难于变现,也不会有堵财务窟窿的用途,同时我把捐物尽可能的给到最终灾民所属的低级基层机构,减少层层盘剥的过手,最后就是要自己想开了,基层的官僚分配捐物肯定要有亲疏远近的,但是就算是给了官僚的亲友,也是受灾的人,这些当地的权贵,如果要你的捐助物品,也是他们确实受灾有此需要,他们不要你的,也会索贿要当地百姓的,你把老虎喂饱了,也是当地百姓的福气,就不要太计较了,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