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美国将血洗华尔街,与次级债券相关的银行将倒闭;2、美元将大涨;3、石油等美元计价的相关大宗商品将大跌。然而8月时,石油还高位运行在120美元,钢铁煤炭等物资也在高位运行,我们的国企领导依然沉浸在物价飞涨带来的快乐中,记着7月我参加了大型钢铁国企和煤化工企业的融资项目,这些国企领导趾高气扬,仍然不停宣扬着如何融资、扩张、囤货的经营理念。为此,我在8月写了一篇《奶牛式的中国经济》,通过描述奶农如何勤劳发家、又是如何破产的事例,揭示中国的钢铁、冶金、化工企业将面临最终破产的风险。然而不幸的是9月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首先就将中国的奶业一夜面临破产,随后9、10月石油钢铁冶金化肥等商品价格自由落体般的下坠,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人们一夜从夏天到了冬天,大肆囤货的企业和个人破产自杀新闻也不断传来。

           但是,最让人们不解的是美元居然大涨,尤其经济学家一边预测美国政府将开动印钞机,一边却目瞪口呆的看着美元大涨。看到我的预测变成现实,我不得不再次佩服格林斯潘的伟大,此人真乃美国之福。尽管至今人们包括美国人都认为是格林斯潘放纵了金融衍生品的泛滥,因为2001年时就有许多经济学家质疑过格林斯潘,而他却不仅对批评不闻不问,反而大力鼓励发展金融衍生品。似乎格林斯潘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然而事实上,人们却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听我慢慢道来。

一、我对货币起源的思考

          长期以来,人们只简单认为货币起源于其能够成为商品交换媒介,而忽略了货币分配劳动果实作用。我一直认为货币起源于食物分配。

          远古时期,原始部落很小,人也很少,大家把一天的猎物放在一起,然后按人头分配,并且注重照顾老弱病残以及强壮劳动力。这种分配相对公平,一切为了部落生存,和人口的扩张。中国的鄂伦春族解放前依然保持这个习惯。

           当部落变大时,人口也多了,食物等物资也多了,许多物资可能需要储藏。此时,如何公平的分配物资也是个技巧,因为有些人可能领取物资的时间不同,需要的物资也不同。于是部族领袖把物资统一管理,当人们把自己的猎物上交时,部落管理者则会发放领取的凭证(贝壳、石头等难于仿造的物品作为凭证),类似现在的饭票、粮票、布票。但是,问题随之而来,如何对不同货物确定劳动者领取凭证的数量。首先要对上交货物定价,最公平的方式就是按照劳动难度和时间定价。其次,上交物资的人要有一部分物资无偿贡献给部族统一调配,类似现在的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然而,随着发展,更多的问题随之而来,一,凭证容易造假,因此最终演变为黄金白银;

二、资本主义下的货币体系         

           我们知道一直有人鼓吹金本位思想,换句话说货币与黄金挂钩。然而,世界黄金白银的产量却是有限的,当货币与黄金挂钩时,这个国家的货币供应量将不会取决于政府而是本国黄金产量和储备,永远满足不了人类的经济活动总量需求。在金本位下,一个国家的货币供应总量将是稳定的,但是在资本剥削(商品的利润按资本比例分配,资本家人少却占分配大头)和纳税的社会制度下,货币将逐步转移到少数人手里和政府手中,随着市场货币的减少,物资价格的也将随之下跌,从而大大抑制人们经济生产意愿,物资的减少,反而又导致物价高涨,恶性循环,最终爆发经济危机,最可怕是政治危机和战争。所以古今中外,社会经历了一定的稳定繁荣期后,都会爆发社会动荡、农民起义、革命造反,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社会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

          当人类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时,人类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甚至一颗粮食的生产也是多人分工合作的结果,如农药、化肥、耕地、采收、加工等。这时候,人们劳动果实交换完全脱离了以物易物的模式,而是以货币作为媒介下的交换,货币的需求量也随之大增。人类社会分工的细化也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商品的供给量随之大幅增加,商品贸易也随之空前繁荣。然而此时,商品交易的过程极大依赖货币,交易时产生的货币利润除了缴税外,按资本分配的模式大部分货币又分配给了资本家,劳动人民只获取少数货币。在金本位的稳定货币供给下,商品贸易越是繁荣,越是加速了货币流入少数资本家和政府手里。当市场的货币减少到无法满足维持原有商品价格的情况下,商品价格将大幅下跌,于是产生了所谓的相对生产过剩,从而抑制了生产者的生产意愿,商品随之减少,资本家宁肯杀牛倒牛奶维持商品价格,也不愿意过多商品流入市场,最后资本家依托自身大量的货币资金再次恶炒粮食等老百姓生活必需品。最终,导致通货膨胀,引发社会动荡,甚至战争,对外侵略。(注释:社会分工的细化导致劳动者必须依靠货币媒介,才能转换为自己的生活必需品,货币的减少,很快会抑制劳动者生产,经济停滞和失业也随之大规模扩散。)。故事举例: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一个矿工的儿子问妈妈,为啥不生炉子。妈妈说爸爸失业了没钱买煤。儿子问为啥失业,妈妈说煤炭太多了卖不出去。儿子问为啥卖不出去,妈妈说煤炭太便宜了。

         在西方资本主义萌芽初期,生产力的大发展促使商品空前丰盛繁荣。然而,金本位的货币供给却赶不上商品增加的数量,黄金能买到的商品越来越多。于是,那时的西方社会疯狂拜金,“寻金热”思潮充满西方社会。这也促使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哥伦布是一个疯狂的拜金狂,他处心积虑地要闯出一条抢先到达东方的航路,到达自己日夜祈求从上帝那里得到产金的土地,他曾在信中写道:“黄金是一切商品中最宝贵的,黄金是财富,谁占有黄金,就能获得他在世上所需要的一切,同时也就取得了把灵魂从炼狱中拯救出来并使灵魂重享天堂之乐的手段。”

          西方殖民地时代,为资本主义繁荣提供了大量黄金,同时也开拓了遍布全球的市场。地域的扩大,也凸显出黄金的不方便携带,纸币的便携性也凸显出来。因而,建立在国家信用基础上的并且与黄金挂钩的纸币也发达起来,同时具有信托责任的借据也发展成为了的早期各类债券(如股票)。早期的钱庄也发展成为了现代的银行,促进了国家货币的发行。

         西方国家现代金融业也随之发展起来。首先,各国央行根据自身黄金储备,评估出老百姓兑换黄金的频率和概率,设定黄金价格,发行出数倍于实际黄金数量的纸币,为市场提供了远远大于单一黄金的货币数量;其次,大量的私人商业银行和债券交易市场,通过循环借贷和票据,1元货币可以在市场中当做n元使用,再次扩大了市场中的货币数量。

        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是时代到来,在国家央行拍胸脯制造出了可与黄金自由兑换、却数倍于黄金的货币,然后在银行家“长袖善舞、辗转腾挪、拆东墙补西墙”的运作,市场的货币供给量完全跟上了商品制造的数量,甚至可以大幅超过。终于,货币可以“无限”满足市场的需求了。

        货币的充足供给,稳定了商品价格,极大促进了生产,激发了人们对物质的追求。这是一个鼓励创新创造商品的时代,银行金融机构将货币供给衍生到了市场的每一个角落。在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思想充斥下,银行家金融家们为一切可能满足人们商品需要的生产企业和技术投资贷款,也许一个好的创意,也会获得相应的融资。这也是科技革命为何都发生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原因,拥有了金融支持,任何科技创造都会迅速产业化,为市场提供相应的产品,这也是科学家们都愿意往美国跑的原因。而相应的苏联时期,尽管拥有伟大的科技发明,却无一能像美国那样茁壮成长。

         然而,领土的扩张和科技发明就如同黄金一样,需要时间的积累,在一段的历史时期也会达到极限。但是,与资本主义初期的情况不同,央行的货币在银行家金融家手里却理论上可以无限的供给给市场。当然,这需要一定得策略和手段,更加显示出资本家的贪婪和血腥。他们开始“炒作推高价格”人类的生活必需品如房地产、粮食、大宗商品,以及一切稀缺产品如“古董,收藏品,甚至茶叶、中草药”。在按照资本分配利润的社会下,虚假商品的繁荣,"狗屎"交易的泛滥,最终加速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的转移,而老百姓的收入也越来越少,人们再无能力购买商品时,危机随之而来。当某个商业银行在拆东补西中入不敷出时,突然倒闭,然后像瘟疫般的传染到相关有业务联系的银行,最后扩展的整个金融系统。人们开始到各大商业银行挤兑货币,银行创造货币的功能彻底丧失,大量银行的倒闭使货币数量急剧萎缩到国家央行的货币数量,商品的价格也就急剧下跌,严重抑制了生产,从而造成失业。此时,如果央行为了拯救经济,会主动承担制造货币的责任,开动印钞机供给银行,立刻再次引发社会通胀的恐慌,人们开始抛弃本国货币,兑换黄金、外汇、以及一切具有保值的物品。如果有天灾、战争,粮食的供给发生问题,那么这个国家将立刻陷入动乱,一个国家政权也将随之倒闭。

         生产相对过剩,而百姓实际需求很大却买不起,反而抑制了生产,目睹了这些怪异现状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详细阐述各种经济现象,资本家的贪婪,以及按资本分配下的社会不公。他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首先在国家主导下将一切生产资料充公,构建为国有资本。然后切断黄金和商品的联系,建立稳定的商品价格体系,这也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详细阐述的用劳动确定商品价格的理论,商品价格的稳定也保证了生产的稳定,生产企业再也无需为价格的波动而面临风险了。商品价格按照劳动的确立,保证了无产者的按劳分配,同时确定了国家货币的总量。由于货币总量取决于劳动者生产的商品数量,确保了货币的供给不会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大起大落。社会财富分配的公平,消费需求旺盛,又极大促进了生产。因此,在社会主义国家主要解决的问题是生产力不足,不再发生生产相对过剩现象导致的经济危机。

            在上世纪30年代的全球经济大萧条时期,第一个走出经济危机的就是采用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而苏联则是迅速崛起,生产不再为货币、商品价格和社会分配所困扰,大力发展生产,为德国的侵略和苏联的崛起奠定了物质基础。然而,苏联的后期发展却暴露出了一个问题,苏联的发展瓶颈是生产力,而美国是资本主义固有的经济周期,但是苏联生产力却始终慢于美国。按照马克思理论建立的计划经济,在已知的科技水平下,会将生产力发挥到极致,然而经营体制的僵硬却导致新的科学技术无法迅速转化为生产力。对比二战后的美国,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的思想下,在金融资本的快速强力支持下,科学技术迅速转化为生产力,因而苏联的生产力却始终落后于美国。苏联另外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腐败和特权,尽管理论上他们没有生产资料,但这种“虚拟的权利资本”更是无法监控,分配的不公最终导致苏联患上了类似资本主义的怪病,经济危机也随之而来。戈尔巴乔夫的上台,就是为了解决苏联的经济危机,但错误的政治经济政策最终导致苏联崩盘,而苏联时期的“虚拟权利资本”也迅速套现为俄罗斯的金融寡头。

         面对资本主义的痼疾,崇尚市场和自由的亚当斯密不得在写完《国富论》后又写了《道德情操论》,很显然他把解决问题的办法寄望于资本家的慷慨和道德修养了。我常想,缺乏宗教信仰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不是更加疯狂。但是,让吃肉的狼改念佛吃斋似乎很不现实,也缺乏操作手段。经济危机仍然是资本主义的周期病,每次病入膏肓,都是通过战争和杀戮,以及推翻现有政权来解决的,再好一点也就是侵略其他国家,矛盾转移。

          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面对经济危机,罗斯福采用了凯恩斯主义,一方面从善于投机逃税的资本家手里征收税收,另一方面通过公共工程和社会保障体系向老百姓提供就业和货币。向狼讨肉的税收是远远小于财政支出的,于是美国采用扩张的财政政策,就是多印钞票来支付。 显然,与黄金挂钩的美元急剧贬值,而资本家们纷纷兑换黄金,更是加剧了通货膨胀和社会动荡。于是,各国政府纷纷加强了贸易管制,禁止黄金自由买卖和进出口,公开的黄金市场失去了存在的基础,伦敦黄金市场关闭长达15年,大大压缩了黄金的货币功能,使之退出了国内流通支付领域,但在国际储备资产中,黄金仍是最后的支付手段,充当世界货币的职能,黄金仍受到国家的严格管理。

          黄金的管制,保证了各国政府印刷钞票的底气。美国逐渐完善的社保体系也起到调配社会财富作用,缓解了社会矛盾,促进了就业,刺激了内需。然而,许多国家只记得多印刷钞票了,忘记向富人征税和补贴穷人了,当然主要还是权贵社会是不可能向自己开刀的。于是,通货膨胀开始了,本国货币被抛弃,最终政府倒台。

          严格的征税和政府监管,也是美国应付此次危机的成果。但是,做得最好的美国,也无法避免通胀,在罗斯福时期和尼克松时期,美元都选择了大幅对黄金贬值,削弱了美元地位。然而,国与国的竞争首先体现在本国货币的价值地位上,如何在风云莫测的国际竞争中,保持本币的地位,成为各国忧虑的主要问题。强大的苏联,在本国货币被抛弃后,倒台崩盘的时间远远快于任何外国入侵。

         当然,也不要忘记二战对美国走出经济危机的贡献,其他国家陷入战火,金融的崩溃,使容易导致美国通胀的新印刷的大量美元通过贸易输送到了外国。所以,本次号称比30年危机更可怕的萧条,也有可能促使战火燃遍全球。在本世纪初的“信息技术”泡沫崩盘后,人类社会又进入一个新的市场瓶颈,经济危机的到来又是迟早的事情了。如前所述,货币的制造随时可以超过市场的需求,造成通货膨胀,然后银行倒闭,货币收缩,物价下跌,生产停滞,失业,迫使央行印刷钞票,再次通胀。总之这个恶性循环要一直等到,某一些大国货币贬值、某些国家政权更迭,才有可能结束,理想点的就是再爆发一次新技术革命。

        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顽疾,在下一次经济危机到来时如何保证本币地位,确实是个难题。首先要强调一点,保持本国货币地位,并不代表超强,而是在每次危机到来时,都比其他国家货币强那么一点点,等到别人死了,自己活下来就好。

          首先,格林斯潘肯定金融衍生品的作用,他实事求是的说可以将本国金融风险扩散到其他国家。在电脑信息技术的帮助下,金融衍生品如其所愿的将交易做到了全世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