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体系下的概念完全不同。在社会主义国家货币就是领取物资的凭证。假设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就靠牛奶和粮食存活,奶牛和土地生产资料为国家所有,而工人、农民分别生产牛奶、粮食。国家核算了工人农民的工作量,依照马克思“按劳分配、劳动决定商品的价值”的原理,首先设定粮食和牛奶的价格,然后换算出总的货币量。每个人领取的工资=总货币量*个人工作量/全国总工作量。个人换取的物资=工资/产品价格。这里也要强调一点,我们是无权分配奶牛和土地的,只是分配它们的产出的牛奶和粮食。换句话说,我们换取的是消费品,无法得到生产资料。但是,我们获取的财富却恒等于自己的工作量,物资分配很平均。同时没有通货膨胀(货币供给取决劳动产出),更没有生产过剩(统一分配,只嫌物资少,不嫌物资多)。

从上面的原则看出,对于劳动者来说相当公平,但是这个等式却在现实中并不那么平衡。  一个这么幅员辽阔的中国,我们在当时落后的统计模式下是很难统计的,货币财富分配发放也是滞后于生产的。所以国家设立的物价局,全国统一物价,物资全国统一调配。工人、农民的工资按照工作级别和劳动时间发放。但对于社会的投机取巧者依然有办法从中获利,方法如下:

方法1、想当官的,就积极向上虚报产值。结果导致本地物资被国家调配到外地,造成本地缺乏物资。典型案例:大跃进时期的饥荒。当地,有钱买不到相应物资。国家对付办法,就是政治大批斗。

方法2、工作偷懒,效率低。国有企业都是国家设定的工作量、货币投放。工人只要有了工作,普遍效率不高,老老实实工作就可以。国家对付办法,就是生产教育,提高劳动者的社会地位,给予精神奖励。

方法3、想获取金钱的,就暗中倒卖物资(导致物资合理配置消费降低),或者私下生产(导致物资增加)。这些人吸收了他人的货币,导致社会货币减少,从而降低了产品价格,也导致国家金融秩序混乱(定价权丧失)。此时的国有、集体企业往往会因此无法生存,因为价格竞争不过。

方法4、由于发工资主要还是在城市,因为便于统计。因此,国家强制划分城市、农村户口。农民在自己小范围内交换农产品养活自己,同时向城市供应粮食。农村货币匮乏,农产品很便宜,因此许多人想方设法去城市,就是为了获取工资、货币。

总之,在那个时候,生产体制僵硬,导致物资匮乏。尤其在方法3中,多生产居然还是坏事。市场经济就明显好于计划经济,干脆大家努力干活,把自己的产品拿到市场上,大家自由选购,岂不快哉(大概人们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我们的改革开放就是这么开始了。但问题也来了,方法3中的人,可是依托国有的生产资料才生产产品的,他可没考虑国家为了建设基础设施花费的劳动量。生产牛奶的可以卖奶,那么修桥建设的、守卫边疆的可怎么办,拿什么卖。80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问题接踵而来。

问题1、农民、工人在无需承担国家生产资料成本的前提下,大量生产产品,按当时的价格出售,弥补了物资的匮乏,同时赚到了很多钱。但是,当时的属于国家基础设施的(例如、科学家、军队、城市建设者、教师)只能获取国家的死工资,大量的货币流入农民、工人等有手艺的低端劳动者手里。回忆那个改革初期,有句话叫“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凡是当时能够依托国家生产资料如工厂、田地、铁路运输的生产者,都立刻大量生产产品,变现货币,农民工人在80年代初期日子相当好。

问题2、社会货币的减少,物价的下降使国家改变政策。学习国外,向使用国家生产资料的农民、工人收取税费。同时,大量的基础设施等固定资产的投入,完全货币化。当时青海省80年代中期的货币投入量二百多亿,而我父亲回忆改革前也就20多亿。此时,发财的方式依然完全改变,那就是谁敢向国家贷款,谁就赚钱。而这时侯的贷款大部分变成死债,也就是银行无法回收货币了,完全流入市场了。

到了80年代中期,个人的财富已然不是取决于你的劳动,更多是你的大胆借贷和占有的国家生产资料有多少。个人的财富=社会财富*个人货币/货币总量。工人农民的货币获取是有限的,而货币总量却在盲目扩大。由于货币投放过多,大量货币的拥有者开始资本运作结合当时政治形式囤积粮食等物资,导致88年物价开始大幅上扬,无产劳动者工资水平很低无法生活,国家开始政治动乱。

由于当时整个国家还是国有体制,大部分工人无产者依然靠国家统一发放工资。动乱结束,90年代初期国家当时采取的措施,就是普遍大幅上涨工资,尤其是科研、教育等知识分子收益最大,同时大量缩小固定投资减少借贷(据我父亲好友回忆当时李鹏强令炸毁许多在建工厂,避免盲目投入大量货币,甚至坐飞机巡视是否炸毁)。个人财富在社会财富的比例得到提高,减少了社会矛盾。但是,邓小平南巡后,大规模固定投入再次开始,开始了以房地产投资的模式从国家套取货币。货币也再次流入社会,92年开始了新一轮通货膨胀。直到朱镕基、江泽民掌权后,朱镕基命令所有银行不得给房地产贷款才开始减少货币总量。同时,依然来了一次全国涨工资,缓解社会矛盾。

截止到90年代初期,农民的受益于物价的上涨,生活得到了改善。但是,随着开放,国外廉价的粮食大量涌入中国,直接造成粮价无法上涨,农村各种费用的增多,农民收入开始了逐渐下滑,农民开始打工生活。得益于两次大提工资,城里人的生活没有下滑。其实,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粮食价格没有上涨,甚至在农业技术的提高下农产品越发便宜了。同时,对外改革开放的深入,导致沿海吸纳了大量农民工人,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朱镕基的改革也越发依赖改革开放,出口创汇了。

几次的经济波动,使各个城市的官员们越发的知道如何赚钱了。那就是强迫银行贷款给各个企业,搞各种各样的形象工程,迫使银行借贷。而普遍的老百姓更加意识到当工人城里人可以享受到普遍提工资的好处,大量的人员涌入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大家可以回忆,90年代中期,城市户口是多么值钱,为了进入国企事业单位,甚至先要交给企业自己家庭多年的收入。

依然得益于对外开放,90年代中后期,国外廉价的物资使普通劳动者尚未感到压力。但是,银行的坏账、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大量人员成为国家的负担。此时的朱镕基改革措施,主要体现在:1、招商引资,外资工厂吸纳了大量从业人员;2、廉价国外粮食的大量进口(朱镕基大会亲自讲过粮食很便宜,可以全球采购);3、国企改革消灭烦杂人员,减少对国企的贷款;4、银行改革,加强监管,货币总量的增幅终于有所减缓。

截止2000年,中国的经济环境还是封闭的,换句话说人民币主要在中国人手里流通。随着物资的增多,货币总量在朱镕基时期的严格监控(反腐败、银行监管、国企改革)等条件下得以增幅不高。2000年末期,物价开始逐渐走低,银行利息低的可怜。当然也不能忽略国外环境,苏联的解体,美元开始走向全球每个角落。美元成为真正的硬通货。中国政府越发的以赚取美元,增加外汇储备为主要金融政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