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股市变成一个赌场,需要有几个条件。第一个就是要放弃传统保守的对企业的衡量方式,比如回报率,销售增长,企业利润率等等,而用一个概念股的方式,来对股票进行操作。不排除当一个新兴的工业兴起时,会有些公司发展的非常快,尤其是90年代中期的高科技股。但这种概念股的操作,却是通过推销一副美好的未来蓝图,就开始将股价狂炒。明明大家都知道这些股票价格高得不合理,但信奉的是一个叫“大傻瓜”原理。就是俺从你这里用天价买了这个股票,俺是个大傻瓜,但是会有一个比俺更傻的大傻瓜用比天还高的价,让俺出手。而这样一轮过一轮的在傻瓜手上击鼓传花的过程,就会当你听到菜市场的大妈,和门口擦皮鞋的大爷,都在大谈股经的时候,就会突然鼓停,然后在最大的大傻瓜手上,整个股市开始狂跌。

当然俺们就开始看到诸如索罗斯之流的大鳄在那里哈哈大笑,说是已经卖空多少多少亿了。这就是俺们中国要开始的融劵。但是如果这些股市里翻腾的钱,都是私人资金的话,虽然拿着花的大傻瓜,可能会一头撞墙而死,整个经济的影响除了银子搬家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损害。而由于毕竟亏钱的小股民都是穷人,钱不是太多,就算是集腋成裘,这个饼子估计都不是太大。缺乏的银行的贷款来创造货币,就不太可能创造出多少多少万亿的股票市场总值。

而要让这个过程好好的大玩一场,就要使银行可以向股市投资者贷款,来创造货币。这个就叫融资,也是俺们中国要开始搞的东西。好了,股票可以赚钱了,邻居的阿二不种红萝卜了,邻村的阿三也不跑单帮了,芙蓉镇的阿四也把杂货铺关了,开悦来客栈的见人扒皮老板爷,和开快活林的红袖添香老板娘,加上伶牙利齿的王大妈和李大姐,都来股市开赌了。而俺那个养鸡场,开始了数字化管理,据说可以通过互联网把鸡蛋卖给北极的爱斯基摩人,和亚马孙丛林里的不知叫嘛名的土人,就风风火火的上市了。

因为可以融资,银行借了(创造了)1百万给阿二买了俺的股票,然后借了2百万给阿三买了阿二股票,然后一轮一轮把花传递,从阿三,阿四,扒皮哥,添香姐,然后到王大妈。就在李大姐没有机会买到养鸡股,而捶胸顿足的时候,鼓点停了。这个时候是什么个状况呢?便于简化,以银行收10%利息来计算:

第一手,俺买了原始股,1百万在兜里。

第二手,阿二借了1百万,卖了2百万,还了110万,赚了90万。

第三手,阿三借了2百万,卖了3百万,还了220万,赚了80万。

第四手,阿四借了3百万,卖了4百万,还了330万,赚了70万。

第五手,扒皮哥借了4百万,卖了5百万,还了440万,赚了60万。

第六手,添香姐借了5百万,卖了6百万,还了550万,赚了50万。

第七手,王大妈借了6百万,成了最大的大傻瓜,被套住了。

银行总共贷款出去2100万,收回款1650万,有660万本利变成了坏账,王大妈宣布破产,结果银行损失450万。那么这450万哪里去了?对了,进了俺们所有在中间炒卖的人腰包里了。

可是银行系统是一个国家经济运行的中枢神经系统,当然不能让它倒了。于是政府跳进来救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