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年3月12日


薪酬是职业经理人价值的体现,薪酬当然需要争取,但是设计薪酬需要从职业生涯一开就制订完整的计划。有两种人不应该去和老板谈薪酬:
    
一种是职场新人。这时候应该多考虑适合自己的行业和工作岗位。并以积累经验为主,过分追求薪酬没有意义。一般来说,在工作7—10年之后的上升,会让你有机会在工作第11年里,1年赚前10年赚的所有的钱。
    
另外一种是已经成为职业经理人的人。此时,有需求的企业事先会对你的薪酬进行明确的了解,肯定会给出高于原有薪酬甚至数倍于原有薪酬的条件。这时候你更应该考虑的,是选择适合自己的企业。

而介于两者之间,在职业初步和中等上升阶段的,应该勇敢争取职和薪酬的提高,因为如果不争取,往往会丧失提高自己的机会。
    
以职业生涯金字塔计算,塔尖和塔基不应该谈薪酬,除此之外应该尽力争取,争取加薪的最佳时间是在工作7—10年左右。

我加入微软后,我太太带着刚出生的女儿在1995年1月也从洛杉矶搬到了西雅图,并在当年3月通过了面试进入微软工作。她刚开始是个工程师,后来也成为部门经理。和我一样,她也在微软工作了整整10年后才离开。

在放弃了滑雪爱好之后,我真正的篮球生涯从加入微软后开始了。我对篮球的喜爱由来已久。太太刚到美国时,我安排的第一个娱乐节目就是带她去看NBA。第一场球是洛杉矶著名的斯台普斯中心观看快船队的比赛。斯台普斯中心是湖人队和快船队的共同主场,但湖人队的票太难搞到了,所以我们退而求其次去看快船队。比赛时,主队每进一个球我们都站起来振臂欢呼,到散场时我们俩胳膊都酸了。
    
1995年6月,我在微软公司的内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创建了微软的第一个华人篮球队。每到星期六,只要不下雨,下午3点到6点,球队成员肯定在公司一块固定的篮球场上打球。后来我回国先后在上海微软和北京的微软中国公司工作,也在上海和北京分别组织了球队。从此,打篮球成为我的一项超级爱好,也是我业余生活中的主旋律。特别是在微软的10年中,只要一到打球的时间,什么事都放在一边。
    
迈克尔-乔丹是我在罗纳德-里根之外的第二偶像。我特别喜欢看他的比赛。在美国时,只要是乔丹打球的现场直播,我都会把它的优先级排得很高。我甚至一度认为,只要乔丹上场,球队就不可能输球。但事实上乔丹也经常输球。打球是个5个人的运动,配合非常重要。职业队和职业队抗衡,实力悬殊并不大,这时比的就是团队协作。
    
在这个意义上,篮球和乔丹也对我的管理实践大有启发。在这个社会里做任何事情,不是靠一个人就能包打天下的。特别是一家公司,只靠一个人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要让机器的每一个零件都顺畅地运转起来,这台机器才能发挥最大功效。因此,后来回国创建上海微软,以及在北京领导微软中国公司时,我对员工讲得最多的是怎么加强团队管理、增进团队人气、创造团队氛围。

大量的现金,低负债比例和互补的行业选择是李嘉诚控制风险的三大法宝

蔓延全球的金融风暴来临后,香港经济也走入一个严峻的寒冬,大部分投资者的腰包都缩水过半,就连华人首富李嘉诚控股的公司股票,市值也大幅缩水上千亿港元。但即便如此,李嘉诚依然表示,他对旗下公司的业务充满信心。那么李嘉诚的信心究竟源于哪里?面对金融危机,他的“过冬策略”又是什么呢?

我觉得他这个处理方法值得我们国内企业家学习。第一个,他立刻停止了和记黄埔的所有投资,不投资。而且负债比例极低,只有20%,更重要是什么呢?他手中积累了大量的现金。我算了一下大概有220亿美元的现金,那么这220亿美元当中,70%左右是以现金形式所保有,另外30%是以国债方式所保有,所以非常具有流动性。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准备应付大萧条。这是他目前的企业战略。

李嘉诚对现金流高度在意,富有盛名。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一家公司即使有盈利,也可以破产,但一家公司的现金流是正数的话,便不容易倒闭。”而面对这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李嘉诚又一次遵循了“现金为王”的投资理念。从去年开始,李嘉诚大手笔减持手中的中资股,回笼资金至少上百亿港元;2008年初,李嘉诚旗下的公司多次抛售手中的物业与楼盘;而在今年11月,李嘉诚在北京投资的第一个别墅项目“誉天下”, 也实行“一口价”,以最低5.7折甩卖。而这几次腰斩似的甩卖,正是李嘉诚一贯坚持“谨慎”投资、现金为王的理念在起作用。那么除了重视现金,李嘉诚还有哪些独特的投资手法呢?

我们还看到现在李嘉诚的和记黄埔的核心业务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港口,再有一个是地产和酒店,还有零售能源和电讯。李嘉诚这个投资,我以前做过比较深入的调研,他这个投资很有意思的,这么多业务,他不是简单多元化投资。我们内地也有很多企业在做多元化,结果呢,全盘失败。那么为什么很多内地企业家做多元化投资不行,而他可以呢?因为他投资的几个行业之间,都有很强的互补性。

什么叫互补?就是两个行业,我好你坏,你好我坏,刚好可以抵消掉。比如两个行业来讲的话,其中一个行业,它利润这么走势,有起伏,那第二个行业一定要跟第一个行业的利润走势有互补的现象。

也就是说,当第一个行业好的时候,第二个行业最好是坏的。当第一个行业坏的时候,第二个行业最好是好的。然后好坏可以相互抵消,而使得最终现金流达到稳定,这是他的最高战略指导方针。而我们内地很多企业家就不是这个水平,他们没有做互补,他们很多都是兴致所致投资的。要好一起好,要坏一起坏,一碰到坏的时候一起倒闭。我拿李嘉诚的数据做了一个分析,我发现他透过这种行业之间的互补,风险缩小了10倍。

在长江中心70层的会议室里,摆放着一尊别人赠予李嘉诚的木制人像。这个中国旧时打扮的账房先生,手里本握有一杆玉制的秤,但因为担心被打碎,李嘉城干脆将玉秤收起,只留下人像。这一细节从另一侧面反映了李嘉诚是一个时刻注意风险的人。

李嘉诚说:现金流和公司负债的百分比是他一贯最注重的环节,而控制负债也是李嘉诚的公司在这一次危机中能够规避风险、继续稳定经营的关键。

我就以香港四大天王(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郭炳湘)为例, 香港四大天王都是做地产的,这些人和我们内地的企业家的最大不同点是什么?就是内地企业家没有经历过大萧条,而他们都经历过。我们的企业家只有个人辛苦的奋斗历程,缺乏大萧条的洗礼,因此他非常地激进,非常地浮躁。我就以一个简单的数据——上市公司资本负债比例为例(负债除以资本)做个说明,大家就明白了。我们上市公司的资本负债比例平均在100%到300%之间,很高的。香港四大天王和我们内地企业家一样,他也有个人辛勤奋斗的历程,但不同的一点是他们个个都经历过很多次大萧条。你看这些经历过大萧条的四大天王,他的资本负债比例是多少?20%而已。而且你看香港这些四大天王的体积都很大,很多都是我们上市公司上百倍。而且香港的法制化建设也比较完善,信用体系比较健全。你看,个子又那么大,法制也好,信用体系也好,负债比例却这么低。而且我知道李嘉诚的和记黄埔,这个企业的负债率只有15%,那可是说低中更低了。

所以第一,大量的现金储存;第二,低资本负债比例;第三,互补的行业选择。这就是曾经经历过大萧条的人,他们的心态,他们非常的保守。所以我认为在他们心目当中,一个卓越的企业家,不是说你是不是首富,不是说你赚了多少钱,而是你是一个最好的风险管理者。只有最好的风险管理者才能够让你永续长存。

  应如何应对这场金融危机呢?郎咸平从政府、企业和投资者等不同角色出发,提出了建议。

  郎咸平表示,在美国还没有找到应对这场危机的有效对策时,中国政府出台的4万亿元(其中,1万亿元来源于中央财政,1万亿元来源于地方财政,还有2万亿元是靠银行贷款)拉动内需的政策方向是正确的,决策是果断的,该措施能有效带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

  他同时建议,政府应在“藏富于民”方面下功夫。因为只有人民富裕了,国家才能发达、强大、和谐。郎咸平还建议政府应更加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在资金方面给予民营企业更多支持。

  在当前金融背景下,郎咸平建议成都企业老板学习李嘉诚,从3个方面来应对:一是尽量减少负债;二是谨慎投资;三是保持足够现金流,等待良好的投资时机。郎咸平表示,经济大萧条过后,一定会出现经济快速复苏,到时候就会迎来各行各业最佳的投资机遇,成都企业老板到要时候果断出击,一定能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

  普通市民该如何投资呢?郎咸平建议,应采取对冲投资的方式以降低投资风险,确保收入稳定。如果要做投资,应注意“对冲”。比如,买1万元的黄金,同时就应买1万元的美元;买1万元澳元或欧元,同时买等价的美元。而那些不能对冲的投资比如股票,风险就比较大。

  郎咸平还表示,真正艰难的时候还没有到来,百姓要做好长期应对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