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瀞漪:您谈到中国可以印钞票,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对于解决目前中国的经济难题来说,它有一些什么样的做法?有什么作用?

谢国忠: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说一个出口转内销的事儿,就是说过去都是我们扩大生产,然后卖给外国人,外国人借钱买我们的东西,然后我们钱赚来了之后就是再扩大、再生产,就是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

那边现在没钱了、不借钱了,所以这个东西卖给谁的事,接下来就得卖给中国人,但中国人没有钱,为什么中国人造的东西中国人买不起呢?这个牵扯到了就是一个财富分配跟一个收入分配的问题,所以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不是利息高低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减息就能解决中国问题,这是非常大的错误,中国的经济的问题是一个分配的问题,不是一个利息的问题。

所以我刚刚说到这个印钞票,就是说你降息的话是不是让人举债,没钱了怎么会去借钱呢?所以这个也是不现实的一件事儿,所以你降息不如印钞票给大家花,这个作用还大一点,这个我是对政策的比较,所以中国还有很多的政策可以做。

第一个就是财富的话,财富都在政府手里,你看上市股票大部分都在政府手里,第一个能做的事就是政府把这个股票拿出来分给老百姓,你分给老百姓之后,老百姓就有这个钱了之后,他就可能去买房子、消费,这个经济自己就转起来了,这个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藏富于民,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所以这件事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跟每个人说的话,都会说不可能,他觉得这个为什么不可能的事政府不会做的,为什么政府不会做呢?政府也爱钱,所以这个事情更要命的是,政府要钱干吗?是吧?政府要钱干吗?政府是靠征税来维持的,不需要积累那么多财富放在那边。

我觉得就是中国的话,还是有很多牌可以打,不像美国所有的人借钱都借到这边了,家庭、公司、国家,都借钱借的很多,所以这个国家要回来的话,是要花很久的。中国现在这个家庭的负债率都还相对低,因为他本来就收入低,他也不敢,中国人也不敢借钱,政府的负债率也是相对比较低,而且有那么多资产,就是企业的负债率高。

那个企业的负债率那么高,就是希望别人来买他的东西,但是老百姓没钱,所以形成这样一个对峙,所以经济就出现问题了。所以你得解决这个矛盾,不解决这个矛盾的话,中国的经济要回来是很难的,你光靠财政刺激,说我们再多造公路、多造桥梁,你这个漏到老百姓手里的话有多少钱啊?是吧?

曾瀞漪:是。

谢国忠:所以最终这个老百姓手里,你造一条路、造一座桥的话,最终有多少钱是会跑到老百姓手里,是仔细考虑的一件事,你(不如)把钱全都分给老百姓花,你花之后的话,他服务业就起来以后的话,所以相比之下到底哪一个更有利?

曾瀞漪:更直接一些。

谢国忠: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