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份,为什么美股跌一天,中国股市就要跌3天,为什么美股涨3天,中国股市只涨1天?”全球股市跌的时候中国股市也跟着跌,全球股市大涨的时候中国股市却涨得特别慢。昨日郎咸平指出了问题的本质:“中国和美国不一样,美国只有金融海啸一个问题,中国有制造业衰退和金融海啸的这两个问题。就算没有全球金融海啸,中国制造业也还是有问题”。

  他强调,美国经济危机在于信托责任缺失,而中国经济困难主要源自制造业。

  华尔街的贪婪和违反信托责任是祸首

  部分经济学家把美国金融危机归结为衍生性金融产品过多,郎咸平否定了这种观点,他认为,“资本主义经济的灵魂是信托责任,而华尔街没有负担起信托责任和贪婪导致了美国金融危机”。

  郎咸平解释说,通俗来说衍生性的金融产品“就是银行发贷之后所引申出来的后续产品”,衍生性金融产品演变的过程有:假如银行发放一万美元的贷款,房地美等抵押担保机构拿到手后,可以把之拆成10张房屋抵押债券,每张1000美元。AIG等保险公司给10张抵押债券进行担保时,在金融市场上卖掉保单,衍生性金融产品增加。

  另外,美林等投资银行将抵押债券与政府国债、公司债券等形式挂钩,又增加了衍生性金融产品。这个过程有赖于各个机构严格遵守信托责任。华尔街一般会对衍生性金融产品业务收取10%到20%的手续费,由于衍生性金融产品不断增多,华尔街变得富有,看上去非常繁荣。

  郎咸平强调说,华尔街的贪婪和丧失责任是造成金融海啸的原因。破产前的雷曼兄弟,英国有间银行想收购它,当时它的亏损金额已经超过20亿美元了。但是雷曼的三个高管要求付给他们25亿美金,“他们搞了巨大的亏损,别人帮你忙,居然还要求25亿美元的红利,这就是华尔街的贪婪”,郎咸平认为,这次金融风暴就是投行贪婪,为了挣更多的钱,违反信托责任,鼓励没有什么收入进行贷款,这就是次级债,因而美国经济呈现出“虚胖”的假象。

  中国经济困境源于制造业衰退

  在与美国金融危机作比较的时候,郎咸平把中国经济困境的本质原因归结于制造业的衰退,他说两年前已经多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在金融危机出现之前,国内企业就已面临制造业危机”、“中国金融危机都是本身问题,本来可以被防止”。

  郎咸平说,“制造业作为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被推翻后,2006年股市和楼市泡沫,股价大跌,像在座各位的中产阶级一举被歼灭了,消费减少,企业破产增强,失业严重,消费继续减少,因此陷入恶性循环。”郎咸平表示,两年前出现楼市、股市泡沫,主要是因为制造业遇到了危机,制造业企业把本该投向制造业的钱投入股市和楼市,造成泡沫。

  中美经济危机的“灵魂”不同,而两国的处理方式也因此不同。郎咸平直言非常欣赏伯南克的观点。伯南克曾在博士论文中针对1929年经济危机的处理提出要果断出手,设立”防火墙“斩断可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逐次被摧毁的工商链条。

  郎咸平分析,美国跟中国一样已经步入工商链条时代,倘若一个部门产生危机,不去彻底解决,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是促使美国违背资本主义市场规律进行救市的原因。在通过救市政策后,银行拿了救济款不肯借贷给企业或用于银行间同业拆借,因此英国政府首先使用“公信力”来弥补信托责任的丧失,将银行通通国有化,而美国随后也加入银行国有化行列。“如果国有化失败了,就没有下一招了,全球经济就崩溃了”。

  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中国金融机构购买的次贷债券不多,中国经济基本面还是好的。郎咸平不认同这一观点,他表示我国“产能过剩非常严重”,目前我国产能占GDP的70%,消费仅占GDP的35%,剩下的一半则是“出口创汇”。出口创汇背后的灵魂是中国产业体制的严重扭曲。郎咸平表示,35%是过剩的产能,要靠别人买你的产品才可以把它消化掉,而美国消化了其中的70%,换算了一下大概0.7万亿美元,我们出口大概是1万亿美元。如果美国人改变非量入为出的消费观念,我国的经济将立刻受到重大冲击。

  针对美国经济何时恢复,郎咸平认为美国病人”虚胖”,病来如山倒,政府的积极救市使它暂时保住一命,但是“病去如抽丝,慢慢才会好的”。而在目前的中国经济状况下,制造业的危机对出口企业和内销企业都有影响。以上海为例,11月份4S店卖出的汽车数量只有10月份的1/5;9月份车牌发放有4万个,而11月份才1万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