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家们是一群制造大萧条产物的群体。今天99%的经济研究版本,包括伯南克先生的大作,都对上世纪30年代暴发的世界性大萧条中的全球各国央行的错误提出了猛烈的批评。伯南克先生在其大作中,也非常自信地表达了,以现在的全球经济理论是足以应对上世纪30年代的全球性大萧条。很有趣的问题是,以研究30年代大萧条而在美联储与学术界获得重要地位的伯南克先生,在其上任美联储主席二年后,今天世界同样暴发了一场全球系统性的大萧条冲击。在这场冲击面前,全球体系是那么脆弱,包括全球中央银行家们同样是那么震惊与不解。在伯南克上台不久,道指13000点地带本人在《股灾先生——伯南克与短暂的大萧条》一文中写得是——伯南克这个股灾先生会把全球引入一场他最痴迷的世界性大萧条。

    严肃的伯南克先生,在其上任美联储主席后,表现出了高度大转向的风格。从对美国次级债认为可控,到高度关注,再到非常严重。这一系列的大转向行为,也让世界随着伯南克先生的神经而跳动。今天全球陷入了大萧条的重要原因,就是伯南克先生在2007年9月份强力下调美国利率,而引发的全球经济的整体减速后的失重结果。如果上调利率就可以紧缩货币,下调利率就可以释放货币,那菜场卖菜的老太太也可以去当中央银行行长了。所以,2007年9月份伯南克先生的强力下调美国利率的结果是,全球基础货币供应是在大幅紧缩。这里打一个比喻,如果2006年格林斯潘先生离开美联储主席后,我们请美国卖菜的老太太当选美联储主席,我们再请欧洲的卖菜的老太太当选欧洲央行行长,我们再请亚洲的卖菜老太太当选亚洲地区中央银行行长。如果这群卖菜的老太太们2006年上台后一致不采取行动。那么以她们的做法,2006年 — 2007年这二年间的全球基础货币的释放量是远大于我们今天的全球中央银行家的工作结果。如果我们不请卖菜的老太太们与今天所有的中央银行家们,让全球经济自我自由发展,可能出现的问题的最坏结果与今天会有什么区别?今天全球经济发生的现状,已经是全球系统性崩盘,所以我们全球有了中央银行家控制,全球是系统性崩盘。系统性崩盘是最坏的结果了。就好比,一个人生病了请医生开药后,这个人吃了药就死了。所以不请医生看这个人可能是不死或死。请卖菜的老太太看这个人是不死。请医生看这个人是必死。所以全球的中央银行家们的群体在2008年的产物与1930年的产物没有什么区别。

    首先,我们在区分一个问题时,必须先区分出这个问题的质是什么?过去二年我们看到了整个新兴市场,越南、印度、东盟、俄罗斯、中国、巴西、阿根廷股市升幅都在500% — 700%,全球大量私人资本流入大量新兴市场,所以,过去二年美国资本市场是其它各国中央银行,尤其是中国央行是大量进入美国资本市场,而私人资本是大量撤离美国资本市场进入新兴市场。这样,造成美国资本市场资金净流入量急骤下滑。美国资本市场是一个高度杠杆化的金融体系,1美元可以在美国变出10美元的作用,而在新兴市场的功率1美元则降低为3美元的作用。也就是在全球范围内美国资本市场能量在大幅下降,而亚洲地区市场资本能量又无法替代美国资本市场能量下降。而且,有一点是非常重要,这是今天全球大部分经济学家与中央银行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由于亚洲地区整体劳动生产率较低,所以大量私人资本涌进亚洲大量新兴国家时,亚洲新兴国家包括中国央行,无法忍受急剧上升的通货膨胀,而全部采取了反通货膨胀的紧缩政策。也就是去年美国经济开始减速,亚洲大量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央行也在去年宏观紧缩让经济减速。而欧洲中央银行在去年也是采取的反通货膨胀政策紧缩政策。所以,非常清楚地是去年美国经济出现问题,全球一个重要引擎开始降温,理论上应该是亚洲与欧洲这二个重要引擎开始大力升温。但实际亚洲与欧洲中央银行是大力让引擎降温。所以全球三大引擎在去年的方向是一致向减速降温发展。全球经济必然同步会出现整体下滑后的整体崩盘。在上世纪60年代是美国经济是强劲增长,而德国与日本开始逐步复苏。而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与80年代,美国经济是严重下滑,而德国与日本经济是强劲增长,成为世界经济火车头。再到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与德国经济是严重衰退,而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火车头。所以,二战后一直到网络泡沫崩盘这段时间,全球经济整体协调的非常不错。今天正是由于全球经济整体协调的严重问题,经济体之间为了各自的出发点,让我们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全球经济崩盘。而伯南克先生2007年9月份的大幅降低美国利率的行为,更进一步促使中国央行与欧洲央行在2007年9月份以后紧缩货币行动的执行,导致了全球基础货币供应的总体紧缩。所以,伯南克先生与全球中央银行家们今天是不比全球卖菜的老太太们做的出色。

    2008年人类历史上一场巨大的退步的结局,他标志着在伯南克时代全球是无序与急剧变化的时代,经济、政治与文明是互相分工协作的。这场全球演变的最终结果是以军事独裁还是全球保守主义再次抬头,还是民族对立上升,不论什么结果,民主与军事对垒已经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