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体系真正产生问题的原因,就是这一批市场参与者,尤其是美国的投资银行等,只看钱而不讲信托责任。

    外表温文尔雅、睿智精明,血液里却充满了激情与冲动。昨日,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华山论剑·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资本市场高峰论坛”上再次上演自己的特立独行,“应对经济危机,斩断‘工商链条’刻不容缓。” “这次金融海啸因信托崩溃导致”

    “你们认为这次金融风暴或金融海啸的原因是什么?”郎咸平这样开始了演讲。“在我回答原因之前,我想先问各位,你们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什么?”“所谓市场化、自由竞争,这些都不是,资本主义的‘灵魂’叫做信托责任,只有在信托责任的基础上,搞市场化等等,才可以创造价值。这次金融海啸的真正原因,是违反了资本主义的‘灵魂’所造成的,而不是缺乏监管。”

    郎咸平回顾了美国金融市场衍生品的发展,美国的银行借出1万美元后,会拿着1万美元的债券,把债券卖给像雷曼兄弟这样的投资银行,而这些公司买到债券后又会做成10张的债券,每张是1000美元。紧跟着,保险公司就进来了,像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AIG,AIG就给这10张债券提供担保,保证会支付。这10张保单还可以再卖给美国金融市场,明明是1万的债券,等到保险公司参与后,又创造出了10张新的金融工具叫做保单。

    这个链条在很久很久前的美国运行时非常良好,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而美国金融体系真正产生问题的原因,就是这一批市场参与者,尤其是美国的投资银行等,变得贪婪了,贪婪到什么地步呢?只看钱而不讲信托责任。

    郎咸平说,这就是美国金融体系的“三聚氰胺事件”!“三聚氰胺事件发生的时候,你发现你立刻丧失了信心。美国民众就对资本主义丧失了信心,金融机构因为民众的信心丧失逐渐崩溃。” “讨论该不该救市是浪费老百姓的时间”

    “今天已经不能靠‘市场化’来解决问题。在这里我要提出一个新思维,那就是市场化的理念应该被‘工商链条’这四个字所取代。”郎咸平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建议。

    郎咸平认为,中国从10年前开始就进入了“工商链条”新时代,欧美各国早就进入了“工商链条”新时代。当次贷危机发生,很多金融机构倒闭时,美国政府的做法是拿钱帮这些金融机构建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AIG承担了美国3亿人口的保险,如果美国不救它,它宣布倒闭是什么下场呢?保险出现问题,使民众立刻丧失信心,丧失信心就是第二张骨牌;第三张骨牌就是不敢消费了,存钱养老,就会冲击第四张骨牌,那就是不敢买东西了,再就是裁员,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就会造成类似于1929年美国经济大崩溃的事件。”“很多学者讨论政府应该不应该救市,我觉得不用讨论了,不用浪费老百姓的时间。 ”郎咸平表示,“现在应该强化政府的功能,而不是弱化政府的功能。” “欧美国有化如果失败就没有下一招了”

    “我还用三聚氰胺做例子,你知不知道你最近为什么敢喝奶茶了?因为政府出面做检验,告诉大家这几种奶粉是行的,那几种奶粉是不行的,用政府的信用满足老百姓对奶品行业的信用缺失。”郎咸平话题一转说,现在世界各国救市就是搞国有化,利用政府的信用做担保。

    从英国开始,政府出面告诉银行,大胆地把钱借给企业做融资,借给银行做短期拆借,如果这些人不还,政府替他们还,由此经济开始活跃了。这就是为什么欧美各国股市10月份出现了三次大涨。防火墙虽然设立了,可还是会漏水,因为设立的太匆忙了,老百姓的信心还是受到打击。通过这个事件后老百姓害怕了,害怕的结果是逐渐丧失信心。现在有调研指出,美国40%多的人认为自己会失业。

    至于欧美经济什么时候会复苏,郎咸平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说法,“病去如抽丝,慢慢才会好。预计欧美经济要逐渐走向萧条,慢慢才会恢复。”

    如果国有化这一招失败了怎么办?对此,郎咸平悲观异常,“国有化是最后一招了!如果欧美目前所进行的国有化失败的话,我清楚的告诉你们,没有下一招了!” “制造企业炒楼炒股造成楼市股市泡沫”

    郎咸平随后又谈到大家最为关注的A股市场。“由于可能受即将到来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的问题也比较严重。”郎咸平说,去年楼市、股市的泡沫,并不是所谓的流动性过剩、老百姓太富裕了,其本质意义就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就“工商链条”而言,楼市、股市泡沫是第二张骨牌,制造业开始衰退则是第一张骨牌。

    制造业衰退的原因很多,比如说,汇率、成本上升以及宏观调控等,而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没有给予制造业足够的帮助,我们没有建立防火墙,我们没有斩断“工商链条”。很多制造企业家面临困难的时候,把应该投资在制造业的钱不投资了,拿出来炒楼、炒股,打倒第二张骨牌,造成楼市和股市的泡沫。

    随后是第三张骨牌继续倒下,股市吸引了大量的有钱人到了股市,而民营制造业衰退的结果是必然拉低楼市和股市,从而形成这两个市场的泡沫崩盘现象,套牢大部分股民。而进入股市的,都是比较有闲钱的人,当你把他们的财富席卷一空的时候,他们就不能消费了,不能消费是什么结果呢?那就是纯内销的企业都受到了影响,打倒了第四张骨牌。

    郎咸平得出如此结论:“应对经济危机,斩断‘工商链条’刻不容缓。” “全球金融危机和我国实体经济紧密挂钩” “我国是一个消费严重不足的国家,也是一个产能过剩极其严重的国家。我们只消费了35%,但我们总产量是70%,剩下的一半,我们给它一个非常美丽的名词,就是出口创汇,我们赚取了大量的外汇。”郎咸平如此描述我们的经济模式,“不要因此而欣喜,这个35%是过剩的产能,要靠别人买你的产品才可以把它消化掉。”

    随后,郎咸平谈起令人胆战心惊的假设:“第一,欧盟的防火墙如果出现漏水怎么办,他们的进口减少了,就直接影响到我们35%的出口。如果他们的防火墙爆裂是什么结果?我不敢想。”“第二个假设是什么?美国出现次贷危机,美国人就不敢负债消费。而美国家庭负债消费高达95%,超过部分大概占 GDP的7%,我换算了一下大概0.7万亿美元,我们出口大概是1万亿美元。如果美国人从此以后量入为出怎么办呢?我们的过剩产能又该如何消耗呢?”

    郎咸平由此得出结论:“全球金融危机透过我们35%的过剩产能,和我们的实体经济紧密的挂钩在一起。”

    他表示,希望欧美各国成功的设立防火墙,千万不要漏水,希望欧美人继续之前的负债消费观念,“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也相信这是在座各位的一厢情愿。如果不是我们所想的,我不知道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