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月十九日,我在北京做了一场演讲,以下是演讲和提问的全部内容。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今天很高兴能够在北京和各位谈一谈国内外的宏观经济形式。我相信最近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还是国际金融海啸的问题,尤其是关切国际金融海啸会对我们中国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在我展开演讲之前,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你认为以美国为首的欧美集团,它为什么要救市。再思考第二个问题,你认为我们去年的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的本质是什么?和欧美各国的救市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如果各位记忆犹新的话,大家应该理解,当我们的政府出手救股市的时候,我们很多专家学者做出相反的意见,他们的观点很明确,那就是让市场来解决这一切,政府不应该干涉。那么请各位想一想,真正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哪个国家?应该是美国跟欧洲,难道他们不晓得市场化的重要吗?还需要我们来提醒他们吗?   

  既然他们比我们更了解市场化的重要,而且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它就是以市场化为最基本的基础展开了这么多年的经济发展,难道它不比我们更理解市场化吗?那么请问你为什么一个注重市场化的国家,一个真正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还要出手救市,而且救市的金额竟然高达七千亿美金,美国每一个老百姓为了这次救市的行动一年出两三千美金,那么这是不可想象的数字。那么在美国救市的当前我们国内怎么认识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基于市场化陈腐的观念,认为市场可以解决一切,你认为我们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吗?你是不是认为政府退出就有市场,如果你认为政府退出就有市场的话,那么你就把市场看得太简单了,市场是需要一个政府,是需要全体国民细心培育,细心构建的,我们从来就没有这么细心培育过一个市场,这种未经培育的市场,只要政府一退出非常有可能是大欺小,强欺弱,什么叫做细心培育的市场?那就是市场的基础是什么,市场的基础叫做法制化的游戏规则,你有没有?我们这么多年推广市场化的结果,我们缺乏法制化的游戏规则,我们把一切困难,一切解决不了的问题推向市场,包括教改、医改、房改,最后的结果房改之后住不起房,教改的时候都上不起学,医改的时候看不起病,因为你把市场看得太简单了,在08年的10月19号这一天我想提出一个新思维,就是从十年以前开始,中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工商链条的新时代了,也就是说我们中国过去五千年的历史是存活在农耕时代,在十年之前已经转化成工商链条时代,从五六年之前,我们进入了国际工商链条时代,这一切的进步使得市场化本身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什么叫做工商链条时代这个概念,那就是当一个部门产生问题的时候,它不会停下来,只有农耕时代才会停下来,工商时代,一个部门受到影响,工商链条时代的真正意义在于当一个部门产生危机的时候它会冲击到其他的部门,产生连锁反应,也就是骨牌效应,使得整个经济受到收紧,在这个时刻需要政府的出手,这就是欧美各国为什么要救市的原因。

  请大家想一想,欧美各国的危机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次债危机,什么叫做次债危机?我看到很多媒体的报道分析的不太对,我希望跟大家谈一谈,为什么会有次债危机,在很久很久以前,以美国为例,资本主义为轴心的这么一个国家,它的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尤其是金融市场怎么运作的,有一批人他想借钱买房子,首先他会通过中介,中介收集材料,收入证明,税收证明等等,经过第一关中介的审核之后,如果中介认为可以了,他就交给银行,银行拿到这些材料进行第二次的审核,看看过不过关,如果过关的话,那么就由银行借出一百万给这些想购物者,这就是房贷。那么银行借出一百万,他的资金就少了一百万,下一步怎么做呢?基本上我们中国的银行就此打住了,银行把钱借出去就借出去了,但是美国不是的,美国有一个庞大的金融市场,它通过金融市场把债券吸收掉,消化掉,下一步就是这些银行把这一百万再去卖掉,卖给谁呢?可以卖给其他银行,也可以卖给房地美,把这一百万卖给了它,这两家可以说是美国政府的事业单位,下一步怎么做呢?就把这些一百万债权切成一千块一张的房地产抵押债券,卖给社会大众,美国有一个庞大的金融市场,通过这种运作形成证券化,老百姓会买,中国政府也买,欧洲政府也买。也就是说通过全世界市场的吸收吸收这一百万美金的房贷,本来这个链条是非常好的链条,因为这个链条体现了资本主义的灵魂。   

  那么我想请各位来想一想,你们认为资本主义的灵魂是什么?简单的市场化?自由经济、小政府吗?错了,那都是表面现象,资本主义的真正灵魂叫做信托责任,一个没有信托责任的资本主义就会沦为19世纪马克思所批判的资本主义,那就一定是大欺小,强欺弱的邪恶的资本主义,我个人觉得20世纪的资本主义和19世纪的之所以不同就是在于通过法制化的建设,法制化的游戏规则巩固了资本主义的灵魂,叫做信托责任,这就是19世纪跟20世纪的最大不同。   

  那么我相信各位都理解,这么多年来,我们强调过信托责任吗?比如说国企改革,当国家把国企放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信托责任是什么,你有没有对国家民族是什么样的责任,想到了吗?没有,你是想到的自己。你不觉得我们很多国企老总就是这个心态吗?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只学习到了资本主义的表面,叫做市场化,叫做自由竞争,你没有学到资本主义的灵魂。信托责任,你没有想到信托责任多么的重要对于资本主义的危机,这次奶粉事件,信托责任缺乏,大家为了赚钱什么手段都会做。   

  那么我前面讲的整个链条,从借款人到中介,到银行,到房地美,到所有债券持有者贯穿这条线的是什么,信托责任的执行,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灵魂。如何保障信托责任的执行呢?要经过严谨的法制化的游戏规则,保证信托责任,让你不敢不保证有信托责任,因此维系整个线条的贯通,这就是资本市场真正的灵魂。那么次债危机是怎么回事儿呢?次债危机的本质和奶粉事件是一样的,由于这么多年来美国社会太富裕了,人心变得更贪婪了,大家都想赚更多的钱,所以就创造出新的借款阶级,叫做次债,什么叫次级债呢?本来这批人本来他的信用是不应该借到钱的,他们应该是在具有信托链条之下是排斥在外的,可是他贪婪,希望借更多的中介费,希望赚到更多的手续费,所以让这批信用不好的人也能够进入到借贷市场来买房子。   

  这批人的信用不好,当他们去中介的时候,如果中介能够发挥你的信托责任,严格审核的话都不会有问题,可以维持它的完整性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们发现中介也变得贪婪了,伪造一些收入证明,伪造资料,一起骗银行,这句话我在内地讲大家都听习惯了,因为大家干惯了,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结果这一批人中介拿一些造假的资料给银行,去骗银行的钱,银行拿到这些假资料虽然经过非常认真的分析,可是知道这是假的,你再分析也是没有用的,因此拿出一百万美金给这些借款人,这些人在严谨的符合信托责任的链条之下,借贷链条之下,他应该是拿不到贷款的,现在拿到了。   

  你把这个债权卖给房地美跟房地美,他拿到一百万具有三聚氰胺成分的切成一千块钱的债券,卖给中国大众,每一个人买到次级债的债券之后每一个里面都含有三聚氰胺的成分,那么你对我们国家的食品工业是什么态度,你立刻丧失了信心,当这个事件一爆炸之后,整个美国国民和我们中国老百姓一样,对整个链条,也就是资本主义丧失了信心,他发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为了赚钱害小孩子,为了手续费他们也可以造假,他们是不可以理解的,因此我们对食品工业产生了信心危机,他们对资本主义产生了信心危机,太可怕了。当我们对食品工业产生信心危机的时候我们就不喝牛奶了。   

  信心开始崩溃,对于金融体系而言,维系金融体系发展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信心,当你对银行失去信心是什么结果,你存五百块到银行里面,你一旦对这种信用体系丧失信心,你会立刻把钱提出来,只要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想法把钱提出来,那么银行就崩溃了。也就是说信贷金融体系,大家会对它有信心,大家看到了信托责任贯穿了整个链条,只要社会大众一旦丧失信心的结果,金融体系立刻崩溃。如果大家都不去买牛奶的话牛奶工业立刻崩溃。就在这个时刻一个全新的思维出来了,一个放弃市场化的行为出来了,因为市场化解决不了三聚氰胺的问题。那么请各位来宾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要如何处理信心危机所产生的金融危机?我一开始讲课就告诉各位,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国际工商链条的新时代,只要这种信心危机产生了金融危机,一旦出现问题,它就不是停留在金融这个层面上了,他下一步就冲击到美国老百姓的信心,冲击到消费,冲击到生产,制造失业,消费减少,形成恶性循环。   

  美联储开始思考出一套应付现代工商链条的新思维,而这种新思维完全的否定了市场,那就是政府应该救市,而救市的目的,我希望通过今天的演讲告诉在座各位,政府救市的目的就是依靠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这句话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新思维。怎么样设立防火墙呢?就是在金融一产生危机的时刻,立刻设立防火墙,以注入大量的资金帮助银行,缺钱给你钱,拿不出钱给你钱,你产生危机国有化做任何事情,什么目的呢?就是立刻在金融部门解决金融问题,缺什么给你什么,叫做设立防火墙。而你一旦设立防火墙的直接效果就是斩断了供应商链条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是一个崭新的思维,我也希望通过今天演讲之后,我们国内的专家学者不要再纠缠市场化了,那是农耕时代的事儿了,今天的政府应该吸收新观念,就是工商链条连锁反应的新观念,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随时随地紧盯着链条,斩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这是欧美政府的做法。   

  而且欧美各国这一次联手行动,美国通过七千美元的救市方案,每一个老百姓出两三千美元,欧洲总共提了两万亿美元救市方案,全世界一起调低利息,让这些金融机构可以拿到更便宜的钱,不要增加金融机构的负担。同时美国政府还配合其他的措施,包括减税等等。当你斩断工商链条的时刻,请每一位来宾想一想,还记不记得当时全球股票市场是什么反映,这个太重要了,而且看到很多国内媒体的报道都讲的不对,为什么美国提供七千亿美金,全球同时减息,提供钱给这些受到伤害的金融机构,这样救市斩断工商链条的做法,设立防火墙的做法,请问你全世界的股票市场是什么反映?全球市场几乎崩溃,全球股市大跌,我记得美国一个礼拜好像跌了20%几,而且美国的股票市场从年初跌到现在已经蒸发了8.5万亿美元的市值,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2005年、06年、07年中国GDP的总和,全白干了,等于三年前白干了,就是这么厉害。一个礼拜之内,也就是说救市方案通过之后一个礼拜之内,全球市场几乎全线崩溃。当然了中国市场更可恨的,当别人跌的时候我们比别人跌的更多,别人涨的时候我们比别人涨的更少,你知道为什么吗?第二场再告诉你们,卖个关子。   

  为什么?你不是说斩断工商链条吗?帮助金融机构设立防火墙吗?他们也帮了,怎么回事儿,怎么股价大跌呢?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那就是欧美各国的老百姓因为三聚氰胺的事件对资本主义产生严重的信心危机,他们再也不相信别人了。因为金融系统是非常重要的,金融系统的运作一定是维持在信心上,如果你信心一旦崩溃金融系统完全崩溃,你只要对股票市场完全丧失信心,股票市场一定崩溃,债券市场是一样的,你丧失信心,债券市场崩溃。那么三聚氰胺的效果使得美国、欧洲老百姓对于资本主义本身产生信心危机,大家再也不相信别人了。讲得更可笑一点,当这些银行拿到政府的救济款之后,按道理他应该把这个钱借出去,比如说借给企业进行短期融资,那么企业为什么需要短期融资呢?比如说他发薪水,买原材料,一些小型的支出,他都要看短期融资来应付,在现代化的工商链条时代,企业和银行之间往来非常的密切,也就是说它的短期融资都是通过金融市场来操作的。这就是工商链条的特性,企业跟银行是绑在一起的,大家都是绑在一起的,只要一个人出了问题全体出问题,这就是现代工商链条。   

  银行不借钱给你了,短期融资想都别想了,怕借了不还,你买原材料怎么办,你给工人薪水怎么办,那是你的事情,不管,怕你不还。那么这个危机有多大呢?我们不太关心这种事儿,请各位想一想,如果这种信心危机导致银行不放贷短期融资,你知道是什么结果吗?如果他们停止所有的短期融资和短期拆借,那么美国的企业再也借不到短期融资了,因此他就发不出薪水了,因此就买不起原材料了,因此平常日常支出全部停顿,银行的运作,银行由于资金进出过大,他们常常会产生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借不到钱银行立刻陷入危机,这种现象一旦发生我会告诉各位,如果你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全球市场可以在一两个礼拜之内全线崩溃,我是说工业、商业、金融也全线崩溃,只要银行停止短期融资的借贷,事情就严重到这个地步。这就是为什么全球股票市场大跌,因为全球股票市场大跌就表示着全球老百姓对资本主义的信心丧失,而且结果就是实体经济的全线崩溃。   

  那么同样类比拿回中国来,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老百姓对于牛奶产生严重的信心危机,而且结果是很可能全面抵制牛奶,甚至抵制相关食品,只要你抵制与牛奶有关的相关食品行业一定全线崩溃,就是这么严重。那么请大家再想一想,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后,为什么我对政府的评价是比较正面的?你有没有想到是谁平息了这场信息危机?是谁最后出面了?政府出面了,政府用政府的公信力对所有的牛奶进行检验,对所有牛奶产品进行检验,然后政府用政府的公信力告诉你这几家是有问题的,这几家是没有问题的,老百姓放心吧。那么我们老百姓对于政府的检验结果基本放心,如果不是政府做检验的,又是什么奶品工厂自己做检验的你是不放心的,因为你已经丧失信心了。这个时刻所以你今天中午还敢去喝牛奶,还敢喝奶茶,你之所以还敢买的缘故因为政府告诉你有些有问题的奶品下价了,政府用国家信用来弥补你对食品行业信心的丧失,也就是说政府对食品行业注入了国家信用,这个太重要了。   

  想一想欧美各国,当全体老百姓对资本主义丧失信心之后,由英国首相布朗为首的各国政要发起了什么行动?以避免全球食品经济的崩溃,发起什么行动?国有化启动了,立刻进行国有化,你们不是有信心危机吗?政府出面,你借吧,你借出去给这个企业当短期融资,借给银行短期拆借,如果他们不还政府还,不用担心了吧,银行说真的吗?政府说保证,银行放心了。虽然银行对于资本主义是没有信心的,但是他们对于政府还是有信心的。好,短期融资开始活动了,借给企业,短期拆借借给银行,如果你不还政府还,不但如此政府还直接入市购买企业所发行的短期票据,不但如此政府还提炼了如何解决企业问题的各种方案,政府不但帮助金融业,而且还帮助制造业,帮助企业,帮助服务业,政府全线介入,什么目的?就是对于资本主义注入了政府信用,和我们做的是一样的。当你注入政府信用之后,老百姓的信心恢复了,他的信心恢复不是对资本主义的信心恢复,而是对于政府会还钱信心恢复了。信心一旦恢复存在银行的钱就不会提出来了,放在股票市场上的钱也不会撤资了,银行也开始活动了,借钱给企业,借钱给银行,开始正常运行,这个时刻还记得吧,10月中旬之前全球股价是怎么样的反映的呢?全面大涨,全面大涨的现实意义就是我们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暂时止血了,暂时避免了全球实体经济的崩溃,因为信心恢复了,而信心恢复的重要源动力是国家信用的建立。    

  那么讲到这儿大家应该慢慢理解了,这就是整个金融危机的来源,那么美国政府会不会出头处理问题呢?会处理的,那是以后的事。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成功的设立了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请各位想一想,政府信用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如果政府信用一旦失败怎么解决?我告诉各位,这是全世界的最后一招儿了,没有新招儿了,如果这一招儿都没有效的话就怎么样了?就彻底玩完了,冬天会真的来临了,你们在座每位来宾,全中国的老百姓,全世界的老百姓都希望这一招儿能够奏效,至少这一招儿在2008年10月19号看起来,暂时止血了,很多媒体问我话,说郎教授,美国经济或者世界经济什么时候复苏?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生病,得了肺炎一下子就垮了,你要治疗这种大病,它是像抽丝一样的,一点一点的拔,而且原来这个人生病了,本来他体质就不好,他是虚胖的,得了肺炎,给他吃这么多的抗生素,不把他搞死就不错了,等他好起来像抽丝一样,慢慢来,所以各位来宾还得等着,情况不会迅速好转,最乐观的情况是慢慢好转。最不乐观的情况会持续恶化,因为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发现美国不但有次级债,好像还有次次级债,什么叫次次级债呢?就是原先不应该借钱给他的人,他们也顺利取得了贷款,三聚氰胺使得整个链条受到了污染。那么这个金额是多少呢?我不是很肯定,按照我的资料所显示应该是一万亿美元左右。这个三聚氰胺目前没有开始爆发,原因在哪里呢?因为这种借款前几年好像不用付利息,当付利息的时候发不出利息,这是什么时刻呢?可能在一两年之后。所以我们不能够对国际危机掉以轻心,情况目前是暂时止血了。如果股价全线大跌跟全线涨的话它的意义不一样,我相信各位也会知道如何解读这种现象。   

  那么这种所谓的国际金融危机我用一个我自己发明的工商链条的概念来给各位做解释,这个工商链条的概念别的地方没有的,这是我自己动思出来的,至少这种工商链条的理念我也希望能够受到我们政府单位的注意。我们以后要针对这些问题,进行整治经济,而不要把解决不了的问题推向市场,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因为市场是需要细心培育,细心构建的,其基础就是法制化游戏规则,我们根本没有。所以到最后推向市场的结果还是失败的,甚至市场的存在会造成大欺小,强欺弱的恶性循环局面。   

  讲到这儿下面一个话题,我就把它带回国内,如果你把我前面的课都听懂的话,请每一位来宾细心思考一下,你认为我们去年所谓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的本质意义是什么?想一想。你认为楼市泡沫、股市泡沫是因为我们经济过热吗?或者你认为楼市泡沫、股市泡沫像我们很多内地的专家学者所说的什么流动性过剩吗?什么叫流动性过剩呢?那就是手上的钱太多了,买股市股市泡沫,买楼市楼市泡沫,所谓流动性过剩这个解释的话就解释清楚了,如果我是这种水平的,我解释这个现象的话五分钟就讲完了。那么应该怎么做呢?推行现在的宏观调控,把流动性收回,就这么简单,政府提高利率,这就是社会流动性。我先不回答问题,我想请每一位来宾思考一下,股市泡沫跟楼市泡沫到底有什么样的本质?你把我前面的演讲听懂之后,我现在告诉你,有没有可能它们是第二张骨牌?有没有可能它们只是整条工商链条爆破之后的一个结果而已?想一想,这是一个新思维,我过去从来没有这么讲过课。我几乎每次提新观念的时候都是在清华提的,股市泡沫、楼市泡沫的本质会不会是第二张、第三张骨牌,有没有想到第一张骨牌是什么?真正的本质原因是什么?国际工商链条如果你听懂的话,国际金融危机它如何冲击中国?   

  首先想一想它是不是第二张骨牌?我清楚的告诉你,是的,第一张骨牌是什么?那就是06年开始的我国制造业危机,这个观点我在去年就讲过了,我写过一篇文章,《中国经济的八大危机》,我把会发生制造业危机的路径写的非常清楚,这篇文章的点击率非常之高,也感谢全国老百姓的爱护,点击率超过一亿次,就像我人生一样很轰动,但是不受重视。看起来好像很受欢迎,实际上没什么用,讲的没什么人听。当然由于我去年讲对了,今年现象发生之后,制造业大量倒闭之后,坦率的告诉各位,没有任何的喜悦感,因为这是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全线衰退,请各位回忆一下为什么有楼市泡沫,股市泡沫,按照今天的观点我想用工商链条的概念来和各位做解释,也就是说这是第二张骨牌,第一张骨牌就是05年、06年开始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衰退。而由于制造业所面临的投资、经商环境在这两三年迅速的恶化,因此很多企业家把应该投资在制造业的钱不投资了,拿出来去干嘛呢?去炒楼、炒股去了,所以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的形成它的本质因素往回推的话是来源于制造业的衰退。而制造业衰退的下张骨牌就是股市泡沫和楼市泡沫,请各位来宾想一想,如果当时政府肯听我的建议设立防火墙,直接向欧美政府一样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怎么设立?那就是直接帮助制造业,当然现在只是一个假想情况了,如果在两年之前能够帮助制造业,让他们的投资营销环境改善,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制造业的资金打入楼市和股市,就不会形成这么多的泡沫,不会把这么多的中产阶级靠倒。   

  因此也不会发生股市崩盘,因此也不会发生信心危机,也不会发生消费的减少,不会发生进一步对制造业生产方面的冲击,也不会进一步的发生所谓的失业,更不会发生下一步的消费节制,制造业资金你真的设立防火墙之后,真正解决制造业的问题,没有产生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的话,可能还是2000多点左右的,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受到损失。所以这一切追本穷源的结果,包括股市跟楼市的崩溃,包括泡沫,一步一步往前推,你发现我们的错误在于什么,在于迷信市场化了,太多的专家学者误导政府,其实市场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带来不少的问题。对比下来你会发现,我们缺乏对于现代工商链条的理解,如果当时彻底的斩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你们会问我为什么这几个礼拜欧美股价大涨,他们跌一天我们跌三天,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经济体系的问题不但有制造业危机产生的工商链条全线产生骨牌效应的事实,我们同时还要承担着国外的金融危机,他们只有金融危机,而我们呢?不但有制造业危机,还有金融危机。当然金融危机还没有正式开始冲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股票市场比别人的市场表现的差。   

  那么我把我们的工商链条讲清楚了,下面一个课题也是我们关切的,国际工商链条它们的金融危机和我们以制造业为主的链条之间如何相关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得从我们这么多年来的经济成长开始思考。我们这么多年来的经济怎么成长的?我们不是靠三驾马车,不是靠消费、投资跟出口,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基本上只靠出口,以及投资,消费是不太起作用的。我们以国家GDP为例,拿我们国家的GDP和欧美各国相比,欧美各国,包括日本等国GDP的组成是以消费为主的,他们消费占70%,我觉得这个比较正常,比如说我想喝矿泉水就生产矿泉水,这是很正常的,所以70%的GDP的比重比较正常。请来宾猜一下我们是多少?我们只有35%,我们只有欧美各国的一半,那我们GDP都是什么东西?你们一出去就看得到,我们的GDP基本都是钢筋水泥,修桥、铺路、盖房子,这叫做固定资产投资,那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有多少呢?56%左右,欧美各国呢?20%左右甚至还不到,是我们的一半不到。因此我们真正推动经济发展的是GDP 工程,房地产、钢筋、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去推动经济发展的。   

  还有一个出口,我们这么多年来允许资源被浪费,允许环境被破坏,允许劳动被剥削的前提之下,使得我们中国的产能过剩的现象极其可怕。由于我们这种成本太低,也就是违法成本太低,包括对环境的违法,对劳动者工资的违法,以及环境的违法,资源的违法等等,成本太低,所以我们形成一个严重的产能过剩的情况。我们的生产是远远高出35%的消费。各位知道我们的产能过剩到多严重吗?中国的产能过剩占GDP的比重高达35%,和消费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你在外面所看到的工厂,其中一半都是我们消费不了的,都是产能过剩,很好笑的,就是我们的消费是35%,我们的产能过剩也是35%左右,但是我们消费不了的。怎么办呢?这么多年来我们就靠着四个字来把产能过剩这一块给消化掉了,叫做什么?叫做出口创汇。   

  那么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各国为什么能够吸收掉我们中国35%的过剩产能呢?因为他们通过这个链条来消费的,这个链条是什么意思呢?这个链条就是资金借贷的链条,也就是说美国为首的欧美各国利用借贷来消费,比如说刚才讲的借钱买房子,他可以用信用卡,他可以消费贷款,他利用各种借贷的方式,借了庞大的消费能力,他们超出自己生产高达7%左右,美国。那么这个比例以借贷为主,以负债为主的消费迅速成长,因此把中国35%的过剩产能完全被吸收掉了。所以我们中国靠着这种过剩的产能和欧美这种工商链条的紧密挂钩,它们不断的印钞票,不断的负债,不断的消费,我们中国不断的制造,不断的生产,给他们消费,因此我们的产能过剩被它们完成吸收掉,我们在这个层面上讲跟他们是息息相关的,我们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目前我们还是不太清楚的。因此中国的工商链条跟他们怎么对接呢?就通过他们的负债消费吸收了我的这个链条里面过剩的产能,因此两条链是息息相关的。   

  那么请各位来宾再想一想,假设这种情况,如果他们的防火墙失败了怎么办?如果他们的防火墙一旦失败,金融危机的下一步,就是信心危机,信心危机的下一步那就是消费减少,再下一步生产受到影响,再下一步失业,再下一步消费减少,形成恶性循环。那么这个消费减少就直接冲击到我们35%的过剩产能。只要它的防火墙一断链,整个工商链条一受冲击的结果会通过消费打击到我们35%的食品经济,因此中国就会遭到直接的冲击,而且冲击它的力道之大,可以占到我们 GDP的35%,多可怕。   

  而且就算是不冲击,就算是防火墙成功,只要美国改变负债消费的模式,因为他们的负债加入太多的三聚氰胺,其未来的结果和我们的牛奶一样,由于我们牛奶有过三聚氢胺的历史,我相信大家对中国奶制品的消费一定会下降,能不买就尽量不买,过去喝牛奶的现在喝可乐也可以,由于你对三聚氢胺感觉到敏感,所以你对中国奶制品的消费一定会下跌,想一想欧美各国,他们也是三聚氰胺的问题,他们的负债当中加入了三聚氰胺的元素抑制他们对负债,会和我们的牛奶一样,会减少。如果他们对负债减少的结果那就是负债消费的减少,就算是防火墙依然完善,依然阻住了金融危机,只要三聚氰胺的效果在美国一发酵,美国老百姓和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是一样的,我们就不敢买那么多的奶制品,他们就不敢借那么多的钱去消费。如果美国老百姓一旦不敢借那么多钱去消费,我想请问你,你又如何来吸收我们中国35%的过剩产能呢?这个时刻也会对我国的实体经济造成重大的冲击。因此结论很清楚了,美国防火墙失败会通过消费的减少直接冲击中国的工商链条,如果防火墙不失败,防火墙成功的话也会通过三聚氰胺的效果使得美国老百姓不敢负债消费,也会对中国的实体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而真正的连接口就是35%的 GDP。     你们听完我这个演讲之后,你可以理解到,这些35%的GDP是什么呢?就是制造业,只要负债消费一旦改变,或者是防火墙一旦破裂,回头来又是冲击到我们哪个部门?制造业部门。如果你还是没有设立防火墙,制造业资金再度流窜出来,会冲到哪里,我也不知道。然后造成我们工商链条的解体,所谓解体就是全线冲击,冲击到哪个部门就算哪个部门了。

    我讲到这儿大家都听懂了,心里面有什么想法吗?

    27%的进口,用35%减到27%,只有8%。出口减到进口,不能光算出口。现在不是提问,我是很感性的呼吁,来宾们你们都听懂了没有?有什么想法,想一想。我前面讲的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会对我国的工商链条,尤其是35%的出口,也就是产能过剩这一块造成重大冲击。它的防火墙破裂这当然会冲击到,就算防火墙不破裂也会因为三聚氢胺的事件也会冲击到,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我国的很多制造业它订单大幅下降,而且下降速度极快。我们的数据显示应该是 10%到30%之间的下降,这对我国的企业产生重大的冲击。   

  当然我们相信更关切的中国的制造业在这场风波之下如何处理,请各位想一想,我们正是这种成长模式,我们不是三驾马车,所谓三驾马车就是消费、投资以及出口,实际上是两驾马车,一驾马车就是刚才我讲的出口,实际上本质的问题是我国产能过剩,而我国产能所以过剩有一个吸力,有一个推力,吸力就是欧美各国的负债消费把这个给吸收掉了,而推力就是我们有很多的制造业破坏环境,两个结果使得我国庞大的产能过剩。虽然带动了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因此在环境资源方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如说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们的木头筷子,各位知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为了生产这种毫无附加价值的木头筷子,你知道已经砍了多少森林了吗?我们已经砍了20%的森林,那么请问我们这一代你想留什么给你的子孙?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本身是值得我们深思思考的。通过35%的出口,产能过剩和国际工商链条挂钩,这就是国际工商链条冲击我们的重要管道,目前我们的问题,包括投资房地美跟房地美三千多亿,投资黑石14亿美金,还有最近公布的数据投资另外一个基金,12亿美金,这个基金也要清盘的,发现我们要进入国际金融市场的时候,你突然发现水平是有限的。   

  那么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大家关切,我前面已经讲过了,股市泡沫跟楼市泡沫的本质问题,就是制造业的衰退,简单的讲,就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因而形成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暂时的火爆现象。实际上我国的楼市跟股市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迅速衰退而同时衰退,当然今天并不是讲楼市和股市的。那么讲完了出口投资,再讲50%几的政府公共支出,叫做固定资产投资,我国GDP当中占到56%左右,这就是你们平常所看到的钢筋、水泥,那么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我们是靠这种固定资产投资来取代消费的不足,因为我们消费只占到35%,而固定资产投资按照全世界的标准来看,应该是20%几,而我们之所以是50%几的缘故就是利用政府投资来取代民间消费的不足。民间消费就是不足,你们可能问我为什么不足?很重要的原因是相对而言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比较缺乏。而社会保障体系缺乏,在现代工商链条的时代医改如果成效不好的话就不是简单看不起病这么简单,看不起病仅仅是农耕时代的特性,而现代工商链条会因为你的社会保障体系不足,以医改为例,当你看不起病的时刻,下一步就是你不敢消费,为什么不敢消费呢?因为你担心万一哪天你的父母、子女病了怎么办?你得存钱给父母和子女看病,产能过剩,下一步通过欧美各国的负债消费,吸收我们的产能过剩,同时造成出口创汇,那么我们出口减掉进口的比重有多大?   

  我们去年出口减掉进口的贸易顺差几乎全世界排8%,日本以出口为主的国家这么几年也不过是我们的一半,我们这种出口创汇的现象是几乎完全来自于消费严重不足,被迫产生出口创汇,被迫产生出口贸易顺差,每一年8%的顺差使得我们外汇大量积累,2006年10月首先破了一万亿美元大关,07年12月破了 1.5万亿美元大关,08年6月底破了1.8万亿美元大关,现在我正在讲课的时候正在破1.9万亿了,我们的外汇大量积累,主要原因是两驾马车拉动经济的发展是畸形的,是扭曲的。消费不足下一步就是外汇大量积累,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大幅增值,再下一步打击了出口制造业。这就是我国出口制造业慢慢经营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由于这种GDP的扭曲造成一种必然的人民币汇率的上涨,而人民币汇率的上涨就回头打击到了我们的出口制造业,造成大量倒闭。   

  第二个因素,就是成本的上升。成本的上升这个现象值得我们关切,因为今天中国的通货膨胀不是货币现象的流动性,大家思路太简单,总希望用一些非常简单的经济学的术语解释这个现象,根本不是这个事。那么这种通货膨胀所产生的成本压力是很大的,使得我国的制造业不堪重负。   

  第三个冲击,就是劳动合同法,我自己经常做个表态,我个人对劳动合同法本质意义是相当支持的,我总认为在一个具有信托责任的时代,社会所谓的富裕的群体通过很多方法来补贴弱势群体是应该的。但是问题是你不能够以“双输”为代价,劳动合同法本质意义是重大的,而且是正确的。但是它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第一,缺乏反方论证,第二,缺乏试点而匆忙推出,使得我国的制造业不堪重负,第四,就是错误的宏观调控,我们很多学者对于中国经济的诊断过于简单化,总认为去年、年前的楼市泡沫、股市泡沫、通货膨胀是流动性过剩,也就是说钱太多了,打到股市是股市泡沫,打到楼市是楼市泡沫,买产品通货膨胀。   

  那么当政府吸收这些错误的建议之后,他所推行的宏调本身就是错的,宏观调控的目的就是收回流动性,通过什么方法呢?通过提高利率来收回流动性。那么请各位想一想,有没有可能前提就是错的呢?有没有可能中国的问题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有没有可能几乎全国的学者都是错的。因此误导政府的结果宏观调控是错的。请大家思考这个话题。我在去年的时候我就指出泡沫的问题,膨胀的问题不是流动性过剩,而是我前面讲的制造业过于衰退,它的结果使得大量资金进入股市楼市,造成股市泡沫、楼市泡沫,因此我根本反对流动性过剩的说法。   

  我记得我在下半年写的八大危机,在这个之后,广州有一家媒体叫做《南方人物周刊》对我做了专访,编辑在编辑语上写一句很耸动的话,他说当全国都公认为去年所谓的泡沫现象,通货膨胀现象是来自于流动性过剩的时候,郎教授不同意,下面的话更有意思了,他说如果郎教授是对的话,那么全国的学者几乎都是错的。那么也就是说按照郎教授的意思,政府所推行的宏观调控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毒药。也是由于媒体耸动的报道,大家也是看戏,到底是郎先生对,还是其他所有人是对的,我还把这句话抄在一个小纸带上面,我也是做一个赌博,必胜的赌博,到今天为止,最近这几个月,我就变得羞答答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呢。我很害羞的不好意思的告诉各位,对不起了,我又是那个唯一的胜利者,他们都失败了,我是唯一正确的。中国经济现象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胡说八道。   

  那么怎么造成的?请各位想一想,宏观调控的目的是社会流动性,问题流动性本身就是错的,所以在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的打击之下,宏观调控就变成了我去年所谓的新的打击,怎么打击我们的企业呢?通过以下三个管道打击我们的制造业。第一个管道在宏调压力之下,银行从制造业部门大量社会流动性,打给过热的地方政府,第一个管道。   

  第二个管道就是在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以及宏观调控的四大压力之下,民营制造业更干不下去了,它的必然结果就是把应该投资在制造业的钱不投资了,拿出来打到过热的部门去炒楼炒股去了。因而造成股市泡沫、楼市泡沫。就在这个时刻我们的政府误认为,错误的解读这叫经济过热,实际上就是没有斩断工商链条,在制造业碰到危机的时候没有解决制造业的问题,才使得制造业资金流窜到过热的部门,炒楼炒股,因此第二张骨牌倒下。   

  第三个管道,我简称为海尔现象,什么叫海尔现象?也就是原先在制造业这些企业干不下去了,然后就拿出大笔资金打到过热的部门去做地产开发。所以各位请注意,这三个管道很有意思,第一个管道使得更多的资金从过冷的,最需要钱的民营制造业流到了GDP工程去,第二个管道使得制造业资金从过冷的制造业打入过热部门炒楼炒股,形成虚胖现象,更误导政府是经济过热,实际上根本不是过热。   

  第三个管道使得资金从过冷部门转到过热部门大量的开发商又出来了,买楼的钱多了,做地产的资金也多了,而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最直接的冲击就是坚定了政府认为经济是过热的,这是错的,实际上只跟GDP工程的有关部门是过热的,这个总量只有30%,其他70%的制造业基本过冷。那么这个30%是哪些部门呢?去年是地产、钢铁、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替他们融资的银行,大型国企,证券公司等等,这几个部门是过热的。与我国民生息息相关的制造业部门呢?基本过冷。   

  所以这种现象就形成了一个全世界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二元经济环境,在这种二元经济环境之下,政府的任何的宏调政策的必然结果就一定通过三个管道使得过冷的部门更冷,过热的部门更热,就这么简单。从而造成宏调的失败,经过一个人大力呼吁的结果,政府宏调的结果也有一些改变,也要给政府一些正面的评价。而且到这个时刻,两年之后发现郎咸平讲的是对的,但是如果早就帮助制造业的话还不仅仅如此。这就是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它是二元经济情况。   

  那么二元经济几乎完全主导了股市的股价和楼价,而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股价的判断总是这么精确,各位记忆犹新的话应该知道我去年11月在北京清华上课的时候,我讲过年底开始国家开始跌,到了今年5月份的时候,我还在凤凰卫视的《镪镪三人行》提出我的观点,当时大家又是一片幻想,说是有奥运行情,奥运之前股价大涨,我相信我是全世界少数几个人非常明确的指出,呼吁全国股民不要相信奥运行情,我讲的很具体,不要有幻想,中国没有奥运行情,股价必跌,有这种胆识是不容易的,讲错了怎么办呢,但是我是不会错的。因为全世界的奥运主办国的股价在奥运之前都是上升的,奥运之后才会跌,郎咸平你凭什么这么大胆?你讲的话不但给我们内地学者完全不一样,同时和国际经验也完全不同,你为什么敢笃定中国完全负责没有奥运行情?原因就在二元经济,因为股价跟楼价的价格走动一定是取决于基本链,而我们过去的错误在哪里呢?我们只看到表面现象10%的经济成长证明我国的经济是健康的,因此为什么股价、楼价不反映这种旺盛的经济成长呢?搞错了,它所反映的不是每一年10%的成长,而是什么呢?而是二元经济的本质问题。在清华学习你们很幸运,我跟你们接触的是最多的。   

  请各位想一想,政府包括证监会,总认为它的股改是成功的,05年开始我就极力的批判证监会,我说这种股改是错的,根本不该推行,我讲话都是很绝对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我从来不模棱两可。所以当时我就说股改是错的,那么证监会怎么回应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也回应了一下,当然他也不会听我的了,我说箭在弦上也得撤下,他也不撤。听完这次演讲其实还有副作用,回家以后保证你后悔,肯定会说今天不该听演讲,怎么不听呢?以前不听他的演讲什么都搞不懂,觉得日子挺好的,现在什么都搞懂了再也睡不着了,因为那个家伙讲的都是对的,我连点幻想都没有了。   

  所以在这个时刻,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学术讨论,不需要变成像演讲一样,非常注重实效性,我们稍微洒脱一点,我想跟大家沟通一下资本主义的问题,为什么股改是失败的?那么我今天就想通过这个机会和你谈一谈在英国撒切尔夫人时代,他们推出过股改,你相不相信我们做股改的时候从来不研究别人是怎么做股改的,闭门造车,他们是谁帮他们设计的呢?是罗斯查尔德家族帮他们设计的,今年有一本畅销书叫做《货币战争》,千万别看,大部分是胡说八道,但是有部分是对的,罗斯查尔德家族是对的,而且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里面无数次谈到这个家族,大概是400多次,这个家族伟大到什么地步,在撒切尔夫人时代叫英国股改的计划,他们是资本主义皇冠民族,替英国资本主义的政府制定了一个股改计划,我拿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股改计划和我们中国社会主义股改一对比,我保证你哄堂大笑,罗斯查尔德家族所拟定的股改叫做股改三定律,定律一,股改的公司一定必须得负有信托职业经理人经营,因为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灵魂。   

  对比中国,我们中国也有很多职业经理人,他们缺乏对国家民族以及老百姓的信托责任,你能不能相信在08年上半年,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在股价如此大跌的时候一样抛售,这种心态我完全不理解,信托责任在哪里,不是说法律规范你可以做你就一定要做,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法律说你可以做的时候,你要问问自己的良心你该不该做,在估价大跌的时候谁想到了股民?你们上市公司哪一个人为了股民的利益而做思考,没有,为什么?因为股改的第一条定律你就和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的职业经理人不应该讲全部了,大部分缺乏信托责任。而英国股改的第一条,职业经理人必须具有信托责任,第一条就以后完全显示出了差距,第一条如果能够彻底执行的话上半年股改的问题不会出现。 

  第二条,请看看帝国主义政府怎么做的,只有好公司才能股改,坏公司不能股改,英国政府是什么观念呢?他们认为一公司进行股改的话和好公司进行股改的话不一样,因为股改本身是政府的信用,坏公司股改的结果是老百姓会受到损失,老百姓一旦受到损失回过头来骂政府,英国政府为了保护中小股民的利益,一直不鼓励坏公司股改,股改是政府的信用,对于中国来讲任何公司都可以股改,包括坏公司,这一点你会发现巨大的差距。   

  第三条是最重要的,也是我在05年一直呼吁证监会的,这种以市场化为主导的资本帝国主义国家,第三条是什么?为了保护中小股民,因此股改后的公司英国政府保有一股黄金股,在必要的时候具有一票否决权。这个话05年我就说过,但是不听,只要是我讲的话他就一定不听,不是我讲的对不对,因为我没有讲错,我讲的结果就是不听。那么我们呢?政府完全退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继续留在股市,为了中小股民的利益还保有一股黄金股,对这些股改后的公司,如果它的政策伤害中小股民的话,英国政府具有一票否决权,这是资本主义国家。那么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呢?完全退出,你该干啥干啥。为什么?靠市场解决问题。罗斯查尔德三定律做一个对比,定律一,必须具有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经营,定律二,好公司才能股改,定律三,英国政府具有一票否决权。任何一条在中国实施的话股改都不至于是今天这种模样,假设中国的上市公司都具有罗斯查尔德定义率品德的话,没有这么多问题,如果中国上市公司只是好公司进行股改的话也没有这么多的问题,如果两样都不是,第三项如果我们政府保有一股黄金股的话也没有那么多的问题,为什么?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票否决就是了。现在做亡羊补牢的工作,为什么做亡羊补牢的工作呢?学习不好,原先的制度设计就是错的,最后谁负上沉重的代价呢?在座的各位,这是一个政策的错误。   

  所以今天我用信托责任来贯穿整场演讲,你会发现罗斯查尔德三定律里面强调的信托责任,你想一想英国政府它是不是一个对中小股民具有信托责任的政府,在想一想英国政府在这次金融海啸当中是不是全世界第一个领先国有化银行的国家,为什么?这是对全国老百姓的信托责任,他们想做什么,他们用国家的信用来弥补老百姓对资本主义信心的丧失。所以英国已经是没落的国家了,可是英国政府这种品质一直是放在这里的,那么这种以信托责任为主导的品质,我认为才真正值得我们学习的。我相信各位学员一定有一句话,为什么这种品质只存在英国人的制度里面的?为什么英国人血里面流着信托责任的血呢?   

  在16世纪,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在16世纪的时候曾经发生一个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的发生应该是现代信托责任的起源。那么首先我想请问各位一句话,在16世纪左右的时光是欧洲国家发现新大陆的时代了,而且发现新大陆的目的是找中国,中国在他们心目当中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度,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一个民族,所以他们就是要找中国,怎么找呢?比如说马可波罗从意大利从东走找中国,他找到了中国,那么另外一个人叫做哥伦布,葡萄牙人,从西走找到中国,他们相信如果地球是圆的话,从哪儿走都可以找得到,但是没有找到中国,找到了美国,请各位学员想一想,如果地球是圆的话,往东走可以走到中国,往西走也可以走到中国,你们如果用一点创造力的话,你们会想怎么没有人往南走,怎么没有人往北走的,按照当时的水平就应该有人向北走,向南走,你们有没有人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没想过,我希望大家要多加一点创造力,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国的教育体系它不是培养创造力的体系,它培养什么?培养解题高手,我们不是培养创造力,如果像小朋友,具有创造力的小朋友,基本上第一被淘汰的,我有一个学生的小男孩儿聪明的不得了,一岁就会讲话,一岁半就会唱心太软给我听了,然后一岁的时候帮他妈妈抹地,聪明得不得了,我说你这个小宝贝将来一定是第一批被淘汰的,因为我们的小学老师最讨厌这种人,我们小学老师喜欢什么样的人?比如说上课以后乖乖听讲,双手背在后面听课是我们老师最喜欢的,这种人普遍缺乏创造力。   

  你们只要顺利的读完本科就充分证明你们是一群没有创造力的人才。所以像你们这种水平的人,肯定想马可波罗走东,哥伦布走西,我这个人的幻想力也是不行的,我也缺乏创造力,我不但缺乏创造力,还缺乏解题能力,而且我现在还缺钱,什么都缺,还好在美国呆了几年创造力培养了一点,我就顺着这个思路想,有没有人走南,有人走的,碰到南极大陆冻死了,也有人走北,1533年就发现有人走北,当时有250个伦敦商人,一个人好像出了25英镑,然后雇了一个职业经理人,搞了三艘船,旗舰,最大的一艘船叫做莫斯科威号,往北走找中国,只要打着找中国的旗号招摇撞骗筹资什么产业基金一点问题没有。当时也搞了一个私募,这个私募就是250的伦敦商人一个人出了25英镑找中国,这个是船,信托责任就开始了,这个时刻就发明出了信托责任,信托责任现在的英文是很难的,当时信托责任第一句话TRUST,英文翻译叫做信任。   

  我们这么多人拿了这么多钱,我就相信你了,你带领三艘船往北走找到中国,我们会相信你找到中国的,结果三艘船就走了,如果放在我们今天中国你敢不敢?拿出一大笔钱,你去吧,去了就不回来了。那么这个时刻TRUST,信任就开始了,因为他走了就走了,结果没有想这个船长往北航行走到挪威那一带,突然碰到暴风雨,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就回英国去了,他没有回英国,他奋力带领所有的水手们与风浪挑战几天几夜之后,两艘船沉没了,就剩下莫斯科威号了,一般来讲你已经够哥们了,没有逃走就不错了,而且冒着大风浪,就凭这一点可以拿一等功了,通常人应该可以回来了,不,这个人的心中就开始流出了英国传统信托责任的血,继续向北航行,结果到北极碰到了一群北极熊,怎么办呢?向右转,碰到荒凉的平原,带领两百个水手下船了,跑到很远的地方,终于碰到了一群人,这群人是欧洲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山贼,叫做恐怖大王艾文,恐怖大王艾文看到这群英国人很激动,这两拨人,英国人是天生的商人,看到恐怖大王艾文之后,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保密,而是如何的做生意,这个英国的船长说喝一杯二锅头吧,九族反报纸后咱们做生意好不好,然后那个恐怖大王说好,他说你有什么,我有羽毛笔,我有衣服,我有毯子,我有铅笔,跟你们换好不好,艾文喜欢的不得了,说我们有貂皮,是我们这里最不值钱的,我都不好意思提,结果船长说要要要,对方都觉得自己掏了便宜,换了一船的貂皮,然后他就把貂皮请当地的人,上了莫斯科威号,中国没有找到,然后把貂皮卖了,赚到了钱还给股东了,当时是250个伦敦商人感动的痛哭流涕。

  从此以后这位船长如果他还要再次出航的话,他就一定能够取得最高的市盈率,也就是说他如果要买一艘船出航的话,我相信会有几十倍的钱流到他的手中,这就是市盈率的由来,因为信托责任才能保障最高的市盈率,从此以后恐怖大王艾文就跟英国搭上了线,他觉得他们很够义气,英国人掏到便宜之后开始在这个地方设立了殖民地,后来取了一个名字,什么名字呢?想了半天,这个名字就叫做莫斯科,这是真的故事。所以要是没有我们中国的话美国跟俄国都不会出现的,所以莫斯科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那么这种信托责任从这个时代开始孕育了几代的英国人,就像英国人到了2008年,在金融海啸风波之下,在这里我要给英国首相最高的评价,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利用政府的力量来保护全国老百姓的利益,因此他首先想到了国有化,首先想到利用政府的信用弥补资本市场信用的缺失,各位同学要知道,英国政府带头所推行的国有化本身不是目的,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英国贫民大众的全体利益为主导,等他这次把银行国有化之后,你知不知道他过纪念会搞什么?搞股改,再搞股改就不像我们这种水平的股改了,我们是坑害股民的股改,他们还会按照郎教授给你讲的课,按照罗斯查尔德的三定律,曾经收回国有的银行,通过股改三定律还给社会大众,所以这是一个什么政府?这是一个知道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政府,等英国政府把这些公司经营好之后再还给你们,而且用股改三定律的方法,也就是以信托责任为基础的方法还给社会大众。亚洲只有一个国家这方面是最具有信托责任的,他们做法是一样的,很多国有的企业通过这种方法还给社会大众,取之于社会大众,还之于社会大众,是谁?新加坡。所以为什么我们的股票市场这么差,你可以讲出千万种理由,但是我们建立股票市场的时候,我们上市公司上市的时刻,甚至我们国企改革的时刻,我们从来没有强调过资本主义的本质,说不定你今天听我讲课是第一次,觉得还有信托责任这一说,没有听过,为什么没听过?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资本主义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