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升值战略的失败与中国外汇储备大量在美国资本市场的重大亏损,将迫使中国经济与社会在2009年面对真正的寒冬或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中最大的牺牲者。目前,人民币币值已严重高于韩国货币、东盟货币、越南货币以及印度货币等大量小型新兴制造业国家。而2005年美国人强力要求人民币升值最终的结果,今天竟然是一场中国制造业未来被这些货币大幅贬值的大量小型新兴制造业国家轻易全歼的结果。而中国现在庞大的官方外汇储备,在坚持长期投资美元资产的最终回报是巨幅亏损(在2001年本人一句话是中国官方外汇储备未来不选择黄金、石油为主要储备,而选择美元为主要储备的话,最终必定造成中国经济全面崩盘。)现在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的巨额亏损与人民币升值战略失误,让未来中国企业大量严重性亏损的恶果的承担人是谁?答案是非常非常清楚——是2009年的中国经济和金融,是2009年的每一个中国人,是2009年亚洲第二次金融与经济危机爆发。

现在美欧是推出高达三万亿美元救市方案与一系列财政政策。美国经济的宏观政策为今后的美国劳动生产率上升的长周期制定了重要基础。在2009年下半年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将严重迫使亚洲地区大量投机资本与实体资本回流美国市场。而人民币币值的稳定性将在2009年面对真正强大冲击。目前中国宏观政策正在带来中国劳动生产率下降长周期。这种中国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长周期的出现与未来大量投机资本从中国地区的撤离以及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真实美元不多的情况,会轻易在2009年冲毁中国人民币币值。

知真正的己知真正的彼,方才可以胜利。现在美国宏观层面的整体战略空间还有较大欠缺。这的确是为我们中国在一定层面下有了较大反击空间。现在的问题是,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与金融合作或利润再分配,所有的一切主导权是劳动生产率是上升还是下降。劳动生产率的主战场是在资本市场的效率与配置功能强大。今天,全球金融危机的发源地是在美国,但美国宏观层面却有效把美国股市跌幅控制在40%左右。中国不是这场全球金融危机的发源地,但中国股市的跌幅却高达70%。也就是美国企业今天的融资成本是远低于中国企业。如果未来全球信贷市场改善,美国企业将率先走出困境。在全球资本市场的交易原则,是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谁的企业先获得资本市场选中,谁就是第一,而第一的复苏企业就会强劲成长,而第二的企业就会大量破产,被第一的企业大量并吞。所以,以目前中国与美国的宏观政策的结果,未来美国股市是强劲上升,而中国股市是强力下跌。

目前,中国手中还有许多资源可以做。如果,等到美国宏观层面调整结束后,届时中国手中的大量资源就会转化成美国人手中大量资源,我们只能是迎接2009年经济与金融危机爆发。资本市场是无情地,需要用正确的手段去建立宏观层面防御体系。首先我们必须认清中国资本市场强大的意义,在去年六、七月份本人提出的非常明确,美国资本战略目标是希望2008年中国股市暴跌到2000点,中国楼市是2008年继续大涨。在去年九、十月份美国宏观层面的一代宗师——格林斯潘先生的言论大家想必还知道,格老当时是大谈——中国股市要暴跌。那请问格老当时为什么不谈美国股市要暴跌呢?或中国楼市要暴跌呢?所以一切一切答案是非常清楚。谁的资本市场的效率与配置功能在这场世界金融危机过后有效生存下来,谁就是这场世界金融危机的胜利者,而第二位的人将是破产者。中国今天完全有能力去建立六万亿至八万亿人民币经济成长转型基金,其中三万亿人民币去建立股市托盘基金,三万亿至五万亿人民币去建立大规模新能源与太空能源战略。大规模削减政策支出成本向中低收入家庭转移退税或补贴。宏观防御必须去建立,而且必须是大纵深、大结构战略。以中国劳动生产率改善为战略与社会分配向中低收入家庭重点转移为手段,这样在今后的对抗与冲击中,我们才会手中有大量战略预备队,才可以去谈中国经济的改革正确。

现在我们与俄罗斯在能源方面的重大合作,只是前进的第一步。未来要做的宏观调整是非常巨大与艰辛的。毕竟,过去人民币升值战略失误与大量官方外汇储备巨亏的战略严重失败,是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的。今天战略主动权还是在美国人手中。比如,我们现在国内企业手中的大量短期美元外债,这些美元短期外债是大量没有对冲的,也就是如果人民币币值未来遭到冲击,人民币被迫出现10% — 15%的贬值空间,有美元短期外债的中国企业债务成本就会迅速上升。而中国大量短期外债企业的困难,又会迅速加大市场对人民币币值的再冲击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再冲击。

再比如,目前中国央行为对冲大量美元而发行的大量央行票据,这种中国央行票据说白了就是一种以美元计价的短期转换票据。这种形式的票据,是在1994年严重点爆墨西哥经济与金融体系的重要因素。1990年日本经济与金融崩盘的重要因素是,日本大量商业银行与保险公司因为美元大幅贬值,而投资的美元资产出现巨大亏损。也就是1990年日本央行的严重战略错误,今天我们中国央行是不折不扣在坚定执行。也就是1994年墨西哥中央银行的战略严重错误,今天我们中国央行却奉为中国重要宏观调控法宝。所以,德国二战中最优秀的军事战略家——曼斯坦因先生说的非常正确——双方交战中,胜利一方的胜利果实是失败一方主动奉送的,不是胜利一方有多么高明。

今天,中国银行业创新的“纸黄金”业务,中国银行业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未来人民币遭到冲击,国内黄金价格涨幅必定远大于外盘黄金涨幅。这样,中国银行体系到时凭什么手段去对冲手中的“纸黄金”业务风险。所以,还是一句老话——落后必定挨打。中国现在所剩的时间是绝对不多了,在这么宝贵的不多的剩余时间与资源中,我们要去做的有很多很多。我们为什么现在要用宝贵的二百亿美元去注资农业银行。这宝贵的二百亿美元可以去投资俄罗斯的石油与粮食,可以去与东盟和越南地区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结算贸易体系,也可以去购买许多已经无法再生存下去的中国重要企业。在中国劳动生产率成长上去投入宝贵的有限资源。而农业银行的事是可以缓,家都没了还要一张破床干什么?做一些能减轻我们为人民币升值战略失误与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在美国资产上巨亏,而带来的一场经济与金融危机,做一些让外国资本尊重而不是为外国资本提供食利的场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