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在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我于当年11月撰文“八大危机”,内容从人民币升值谈到中国投资环境的恶化以及由此导致的中国企业家不愿意加大产业投资,而是把资金转移到房市和股市,从而导致房产泡沫和股市泡沫。房产泡沫和股市泡沫是由于投资环境恶化、政府官员腐败和我们常说的外贸顺差加大引起的流动性过剩,而政府宏观调控只是针对流动性过剩,所以调控失利等。然而,政府及相关学者对郎咸平的看法持否定态度。
  2008年5月,在国内经济学家声称将出现奥运后的股市大涨之后,我公开说,中国股市不但不会出现奥运行情,而且也不会像韩国奥运会那样成功涌现出三星、索尼等国际品牌。如今,他曾经直言不讳的理论基本上得以验证。
  2008年,中国制造业面临严重危机,首先是国家公布上半年有6.8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其后,10月,中国最大玩具厂商合俊集团旗下两家位于广东东莞樟木头的玩具厂倒闭。目前,中国正处于从中小企业倒闭向大型企业倒闭的过程中。那么,我是如何看待中国制造业危机以及此次全球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呢?

  制造业决定实体经济

  《财富时报》:中国制造业企业倒闭现象严重,之前有媒体报道中国最大玩具厂倒闭,日前又传闻广东东莞平均一天倒闭100家企业,你认为这些现象之后的本质是什么?
  我:国际金融危机首先冲击的就是中国出口行业,而制造业首当其冲。中国是以制造业为主带动其他产业共同发展的国家,当然制造业也包括房地产。前两年,不少制造业企业把本该投资企业建设的钱拿出来炒股、炒楼,造成了股价、房价上涨,造成了股市、楼市的泡沫,例如海尔筹集150万元资金去投资房地产。从过冷的部门抽出来资金,打入过热部门去炒,这就是2006年开始股价和房价上涨的主因。
  为什么去年深圳的房价可以翻几番?不是因为深圳的环境更好,也不是因为深圳地区老百姓更富裕了,而是因为深圳是房价涨幅最大的地方。现在深圳也是倒闭企业最多的地方。因为当泡沫经济发生的时候,大量的资源开始被引入楼市、股市。更多股民和企业家的钱迅速打入这两个市场,造成了资源误导。
  中国实体经济最后的决定因素是制造业。制造业不断下跌直接导致股市和楼市的下跌。那这之后呢?老百姓更加不想消费,从而更加贫穷,接下来就会影响到生产,再接下来失业问题就出来了,之后老百姓就更不敢消费了,继而形成恶性循环。
  拿我们的工商链条与欧美相比,就能够理解什么叫做真正意义上的救市。不过中国并没有在制造业产生危机的时候设立第一道“防火墙”;也没有在股市、楼市泡沫的时候设立第二道“防火墙”,而是打击它。打击加速崩溃,而只有设立“防火墙”才可以解决问题。
  结果,老百姓更加贫穷,这次股市下跌摧毁了大部分的中产阶级,这导致居民消费力下降,加剧了恶性循环。
  正确的做法应是在制造业的投资环境恶化的时候,迅速建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直接帮助制造业,彻底解决企业家的问题。如此一来,大量制造业资金就不会冲击楼市、股市,也就不会导致楼市和股市泡沫。

  《财富时报》:你认为制造业企业的大量倒闭,对中国A股市场的科技类股票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我: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科技公司,只有一些稍有科技含量的科技企业,目前也已经被国外收购的差不多了,例如徐工、柳工。中国目前只有广义上的高科技公司,没有狭义上的高科技公司,而且现在已经掀起了国外企业大量收购国内高科技企业的浪潮。
  国内企业也很无奈,不与外国企业合资就意味着死掉。中国的企业家只有个人的奋斗过程,而战略上都缺乏如何渡过经济萧条时期的思想。真正的企业家不是看你在顺境中赚了多少,而是看你在危机中是否可以屹立不倒。就这一点来讲,走了合资之路,再加上中国缺乏企业资本的运作高手,上市公司科技类股票的价格很难自己说了算。

  中国企业快被并购完了

  《财富时报》:外资正在中国进行大量的资产并购,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我:这就是中国的危机所在,大家都认为青岛啤酒是中国的著名品牌,但是大家还认为青岛啤酒还是中国企业吗?告诉大家一个数字,青岛国资局控股30%,但是第二大股东是谁呢?来自美国的安海斯——布希公司控股27%,只要它再多买4%的H股,中国的青岛啤酒就会在一夜之间变成外资企业。
  还有徐工的故事,美国的凯利基金要收购徐工,当时包括我在内,很多的学者专家在媒体上对这件事情发表看法。由于大家的努力,成功制止了这场将要发生的资产流失事件。当时的地方政府以什么理由卖给外国人呢?负的净资产。负的净资产就可以卖了吗?一个公司的价值不取决于净资产,而是取决于有没有持续经营的能力。对于徐工的价值取决于未来持续营收的能力。还好没卖,假如以100块钱卖掉,按照我所理解的凯利基金或者其他类似的基金,一定会把徐工分拆上市或者卖掉,赚到10000块。从100块到一10000块,它可以赚到百倍以上。
  收购青岛啤酒的安海斯——布希公司是产业资本,收购徐工的是金融资本,这两个资本的危害性中国目前不但没有意识到,而且还在乐观地招商引资。

  《财富时报》:你认为在目前全球经济低迷的环境下,是不是中国在海外进行并购的好机会?
  我:我们都已经快要被国外并购完了,还怎么去海外并购呢?中国对外投资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到海外扩张的资本,这个我们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但是另一个条件是一流的人才,中国却没有。

  《财富时报》:虽然国内关于物价上涨的问题,看似缓解,但是目前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新浪金麒麟论坛”上表示,“中国目前通货膨胀的风险隐患并没有消除。”你同意此观点吗?
  我:这个观点是对的,中国不但面临通货膨胀,而且现在还要面临通货紧缩的问题。这些问题短期内无法缓解。通货紧缩虽然没有通货膨胀来得快,但通货紧缩的慢性特点使得它的破坏力也是巨大的,这种力量积累起来,短期的危害是大量的生产力不能释放出来,大量资金无法利用,就业成为问题,消费需求跟上不去。

  《财富时报》:你认为未来经济复苏后,哪些行业会成长得很快?
  我:那要看外资的兴趣在哪里。

  《财富时报》:在低迷的金融背景下,黄金是不是一个最好的保值产品?
  我:为什么会认为黄金是最好的保值产品?你们都被《货币战争》那本书误导了,《货币战争》是错的。美元还是值钱的,现在人们手里有所谓的黄金大部分都是纸黄金,纸黄金不是黄金。

  《财富时报》:有很多经济学家看好中国经济,而你不看好;所以有些人说你敢于说真话,有些人说你不了解中国国情,你怎么看待这个关于您的评论?
  我:大众自有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