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8年10月13日


  对金融危机最普遍的官方解释是次贷问题,然而次贷总共不过几千亿,而美国政府救市资金早已到了万亿以上,为什么危机还是看不到头?有文章指出危机的根源是金融机构采用“杠杆”交易;另一些专家指出金融危机的背后是62万亿的信用违约掉期(Credit Default Swap, CDS)。那么,次贷,杠杆和CDS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它们之间通过什么样的相互作用产生了今天的金融危机?在众多的金融危机分析文章中,始终没有看到对这些问题的简单明了的解释。本文试图通过自己的理解为这些问题提供一个答案,为通俗易懂起见,我们使用了几个假想的例子。有不恰当之处欢迎批评讨论。

  一。杠杆。目前,许多投资银行为了赚取暴利,采用20-30倍杠杆操作,假设一个银行A自身资产为30亿,30倍杠杆就是900亿。也就是说,这个银行A以 30亿资产为抵押去借900亿的资金用于投资,假如投资盈利5%,那么A就获得45亿的盈利,相对于A自身资产而言,这是150%的暴利。反过来,假如投资亏损5%,那么银行A赔光了自己的全部资产还欠15亿。

  二。CDS合同。由于杠杆操作高风险,所以按照正常的规定,银行不运行进行这样的冒险操作。所以就有人想出一个办法,把杠杆投资拿去做“保险”。这种保险就叫CDS。比如,银行A为了逃避杠杆风险就找到了机构B。机构B可能是另一家银行,也可能是保险公司,诸如此类。A对B说,你帮我的贷款做违约保险怎么样,我每年付你保险费5千万,连续10年,总共5亿,假如我的投资没有违约,那么这笔保险费你就白拿了,假如违约,你要为我赔偿。A想,如果不违约,我可以赚45亿,这里面拿出5亿用来做保险,我还能净赚40亿。如果有违约,反正有保险来赔。所以对A而言这是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B是一个精明的人,没有立即答应A的邀请,而是回去做了一个统计分析,发现违约的情况不到1%。如果做一百家的生意,总计可以拿到500亿的保险金,如果其中一家违约,赔偿额最多不过50亿,即使两家违约,还能赚400亿。A,B双方都认为这笔买卖对自己有利,因此立即拍板成交,皆大欢喜。

  三。CDS市场。B做了这笔保险生意之后,C在旁边眼红了。C就跑到B那边说,你把这100个CDS卖给我怎么样,每个合同给你2亿,总共200亿。B想,我的400亿要10年才能拿到,现在一转手就有200亿,而且没有风险,何乐而不为,因此B和C马上就成交了。这样一来,CDS就像股票一样流到了金融市场之上,可以交易和买卖。实际上C拿到这批CDS之后,并不想等上10年再收取200亿,而是把它挂牌出售,标价220亿;D看到这个产品,算了一下,400亿减去220亿,还有180亿可赚,这是“原始股”,不算贵,立即买了下来。一转手,C赚了20 亿。从此以后,这些CDS就在市场上反复的抄,现在CDS的市场总值已经抄到了62万亿美元。

  四。次贷。上面 A,B,C,D,E,F….都在赚大钱,那么这些钱到底从那里冒出来的呢?从根本上说,这些钱来自A以及同A相仿的投资人的盈利。而他们的盈利大半来自美国的次级贷款。人们说次贷危机是由于把钱借给了穷人。笔者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笔者以为,次贷主要是给了普通的美国房产投资人。这些人的经济实力本来只够买自己的一套住房,但是看到房价快速上涨,动起了房产投机的主意。他们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贷款买投资房。这类贷款利息要在8%-9%以上,凭他们自己的收入很难对付,不过他们可以继续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借钱付利息,空手套白狼。此时A很高兴,他的投资在为他赚钱;B也很高兴,市场违约率很低,保险生意可以继续做;后面的C,D,E,F等等都跟着赚钱。

  五。次贷危机。房价涨到一定的程度就涨不上去了,后面没人接盘。此时房产投机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房子卖不出去,高额利息要不停的付,终于到了走头无路的一天,把房子甩给了银行。此时违约就发生了。此时A感到一丝遗憾,大钱赚不着了,不过也亏不到那里,反正有B做保险。B也不担心,反正保险已经卖给了C。那么现在这份CDS保险在那里呢,在G手里。G刚从F手里花了300亿买下了 100个CDS,还没来得及转手,突然接到消息,这批CDS被降级,其中有20个违约,大大超出原先估计的1%到2%的违约率。每个违约要支付50亿的保险金,总共支出达1000亿。加上300亿CDS收购费,G的亏损总计达1300亿。虽然G是全美排行前10名的大机构,也经不起如此巨大的亏损。因此G 濒临倒闭。

  六。金融危机。如果G倒闭,那么A花费5亿美元买的保险就泡了汤,更糟糕的是,由于A采用了杠杆原理投资,根据前面的分析,A 赔光全部资产也不够还债。因此A立即面临破产的危险。除了A之外,还有A2,A3,…,A20,统统要准备倒闭。因此G,A,A2,…,A20一起来到美国财政部长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游说,G万万不能倒闭,它一倒闭大家都完了。财政部长心一软,就把G给国有化了,此后A,…,A20的保险金总计1000亿美元全部由美国纳税人支付。

  七。美元危机。上面讲到的100个CDS的市场价是300亿。而CDS市场总值是62万亿,假设其中有10%的违约,那么就有6万亿的违约CDS。这个数字是300亿的200倍。如果说美国政府收购价值300亿的CDS之后要赔出1000 亿。那么对于剩下的那些违约CDS,美国政府就要赔出20万亿。如果不赔,就要看着A20,A21,A22等等一个接一个倒闭。无论采取什么措施,美元大贬值已经不可避免。

  以上计算所用的假设和数字同实际情况会有出入,但美国金融危机的严重性无法低估。

  “我是《皇帝的新装》里敢说真话的孩子。”郎咸平曾经这样调侃自己。

  他曾因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权益,而被媒体尊称为“郎监管”;因给国内企业高管人士进行“公司治理与企业战略”剖析,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教父”;还因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而被称之为“郎旋风”……不同的称呼,却全源于郎咸平“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脾气。

  面对今年全球宏观经济风云变幻,经济大势跌宕起伏,如何洞悉形势,驾驭商机,成为浙江企业乃至整个中国企业面临的难题。面对复杂的宏观经济环境,浙江的企业也面临着如何“变’的问题。10月8日,这位在业界饱受争议的著名经济学家受一汽大众奥迪浙江区公司和《每日商报》的邀请来到杭州,给杭州企业家和金融界人士带来了一场“头脑风暴”。

  捂紧手中的钱是真道理

  有企业家问我最近有什么好的投资机会,我只有三个字告诉你:“你疯了。”

  我们的企业家都是在顺境中成长的,没有经历过整个外部经济环境的萧条。而今天,我们的企业家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经济危机。

  不少专家学者以及政府官员认为楼市泡沫、股市泡沫、通货膨胀的成因是流动性过剩。但是我不同意,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什么是流动性过剩?简单地讲,流动性过剩就是你们手上的钱太多了!钱多了以后,你买房子就造成楼市泡沫,你买股票就造成股市泡沫,你买产品就造成了通货膨胀。用流动性过剩这个理由,可以解释目前所看到的一切现象,包括去年开始的楼市泡沫、股市泡沫,以及通货膨胀。所以我们的宏观调控延续了过去四年来的紧缩政策,一直到今天为止。

  我跟各位讲,今天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制造业所面临的投资营商环境从2005年、2006年开始极速恶化所导致的。2006年为什么股价大涨?绝对不是因为股改成功,股改是必然失败的。是投资经商环境恶化,企业家做不下去了,把应该投资的钱拿出来炒股,造成了股价上涨,从2006年开始我们闻到了经济萧条的味道,而不是经济过热。

  我告诉各位,和地方政府推动GDP工程有关的部门基本过热,比如说2007年地产、钢铁、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融资银行等,这些部门是过热的,占了30%。其他70%的部门就是民营经济,基本过冷。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中国经济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二元经济环境。我们是同时过热,同时过冷,和政府有关的部门过热,和民营企业有关的部门基本过冷。

  制造业的警钟已然响起

  各位想想,在二元经济环境下,政府推动宏观调控是什么结果呢?提高利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这种宏调对流动性过剩是有帮助的,但是今天的问题不是流动性过剩。

  如果把目标搞错了,这种宏调是什么结果?就是通过三个管道彻底地打击各位企业家。

  第一个管道是银行体系,从过冷的民营企业部门大量地收回资金,打给过热的地方政府继续从事地方基础建设。

  第二个管道,就是处在过冷部门的民营企业家面临什么环境呢?利率不断上升,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升,汇率不断上升,还有新《劳动合同法》仓促推出,进一步打击了制造业投资营商环境。

  第三个管道,我称之为“海尔现象”,海尔筹集大量资金自己去干房地产,很多媒体说那是海尔战略重组,我说不对,那是海尔本业干不下去了!

  宏观调控的错误,使得二元经济的资金流向由过冷的部门转向过热部门,使过热部门更热,过冷部门更冷。过冷部门的制造业企业家再也干不下去了,所以很多应该投资的钱不投资了,从过冷的部门抽出来,打入过热部门去炒楼炒股了,这就是2006年开始的股价和房价上涨的主因。是因为在二元经济环境下,过冷部门的资金大量转入过热部门所导致的,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二元经济,而且是三七开的二元经济。

  我国这么多年的经济发展,每一年GDP以10%的成长率增长的原因,就是二元经济的过热部门推动的,因此我们GDP的组成是非常扭曲的,超过一半都是固定资产,消费不到35%。因此,迫使大量地出口,大量地积累外汇,因此人民币升值厉害。而汇率的上升,打击到了二元经济过冷的部门,尤其是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

  股市、楼市的泡沫,就是敲响了制造业的警钟。所以今年的股价、楼价的下跌,你不感到忧心忡忡吗?因为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主体——制造业产生了重大的危机。

  跨入工商产业链战争时代

  我相信也是大家所关切的,那就是二元经济里面过冷部门的制造业怎么办?未来何去何从?你要知道它怎么办,首先就要知道它的问题在哪里。

  我现在请问各位来宾,你们真的以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吗?我告诉你们,你们想的都是错的,中国根本不是制造业大国。大家想想,如果中国不是制造业大国,那应该是谁呢?是美国。

  今天的中国和通货膨胀一样进入前所未有的产业链战争的时代,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时候出现的?就是我们股价大涨的时候出现了,也就是从2005年开始到2006年,中国进入了一个产业链战争时代。

  什么叫产业链的战争?我们以浙江所生产的芭比娃娃为例。芭比娃娃出厂价是一美元,到美国沃尔玛就是9.9美元。请问各位,十美元的零售价减一美元出厂价,中间这九美元是怎么创造的?这个创造过程就是大物流的概念,包括以下六大块:第一产品设计,第二原料采购,第三仓储运输,第四订单处理,第五批发经营,第六终端零售。这六大块创造了九美元的价值。

  而我们的制造创造了一美元的价值,这个制造有什么特点呢?那就是浪费资源、破坏环境、剥削劳动来创造一美元的价值;而那六大块,不破坏环境、不剥削劳动就创造了九美元的价值。中国在6+1的工商产业链里处在最低端,这就是所谓的国际分工的不同。

  现在不是产品和产品、公司和公司、产业和产业竞争的时代,而是工商产业链战争的时代。什么最重要?掌握6+1是最重要的!中国企业有没有成功的?当然有,那就是广东的华为和富士康,这两家公司之所以成功,是6+1的功劳!

  我们的制造业怎么办?不能以过去的劳动密集为主要思考,因为整个产业链里面劳动成本已经不重要,那么你要怎么做?你必须从“1”进入到“6”的整合。这才是我理解的产业升级,而品牌效应只是产业链高效整合的必然结果。

  “虚拟资金”制造楼市泡沫

  今天的美国和中国都从农耕时代步入了工商链时代,它的特性就是一个部门出现问题往往会使相关的部门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像我们中国在二元经济下,中国的消费拉动GDP只占了35%,需求不旺,产品只能出口,积累了大量外汇,之后汇率升值,出口制造企业大量倒闭,失业工人更不敢消费了,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种恶性循环会跟着“6+1”的“1”企业,投资营商环境急速恶化,因此你就不想干了,你就想炒楼炒股了。

  房地产供给面的成本是刚性的,但需求是飘忽不定的。以企业家资金为主的钱,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虚拟资金。这些钱非常可怕,打到哪里,哪里就有泡沫。去年5月,我在重庆演讲,重庆地产价格平均是2900元/平方米。到了以后我就说,2900元应该没有泡沫,重庆政府很高兴。到6月份,重庆市搞了一个城乡统筹新特区计划,搞了以后,大量虚拟资金打入重庆。到11月份,房价由2900元上涨到6000元,房价立刻失控。这种资金不是来源于这个地方的经济稳定增长所拉动起来的资金,而是由于整个中国经济营商环境急速恶化,一大批企业家的钱到处乱转。

  因为买高价楼盘的钱都是来自于企业,所以各大城市的高价房价格依然坚挺。而周围的中低价房是跟着水涨船高的,泡沫比较多,下跌得最快。高价楼盘会不会跌价,要看这些企业家能扛多久,资金链是否断裂。但根据亚洲的经济史,30年一个周期,抵御部分通货膨胀的还是地产,虽然它的流动性比较低。

  我看你们一个个气色不好,估计都是股票被套牢了。我自己不炒股,没办法才去炒股的。去年11月份,我就呼吁股民撤出。今年5月,我告诉你们,不要对奥运有幻想。

  去年5月30日,政府提高印花税的时候,股价跌到3500点。你们做了什么?买二线蓝筹,因为你们看5月份开始大盘股拉动我们的股指,市盈率太高了,我们不能买,我们要买二线蓝筹。股市从3500点到6000多点,而你们怎么样?你们没有赚钱!因为你买了二线蓝筹。同志们,“二八”现象里面的“二”是哪些股票?水泥、钢铁、融资银行等,这些部门是二元经济里面过热的部门。你买二线蓝筹就是过冷的部门,就是“八”。从去年五月份到十一月份,“二”拉动股票达到最高点。去年我也讲了,从年底开始,股价一定跌,除非政府救市。为什么?很简单,股票市场本身反映了二元经济的基本面。你想想,从五月份到十一月份,大盘股“二八现象”中,“二”是涨幅过快,一定会回调,“二八现象”的“八”呢?它本来就是萧条的部门,它哪里有涨的道理?

  明年将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

  中国政府要学习美国政府救市,7000亿元的救市计划不是干涉市场化,而是斩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不让金融危机波及到其他行业。一旦这道防火墙爆破,就会冲击美国的实体经济,造成大量的失业,老百姓的信心会下降,消费萎缩,到那时中国的出口企业才会面临崩盘的危机。因此,美国次贷危机现在还没有影响到中国,现在还不过是秋天。

  看股市的发展方向,你要看三个方面:二元经济是否持续恶化?股改是否持续恶化?美国的次贷危机是否持续恶化?

  现在聪明的做法就是不做任何投资,尤其是在2009年之前。郎式秘籍就是:一不存银行,二不炒股,三不炒楼。手中保留现金,且换成多种货币对冲,内资、外资的银行都存。不要再想着投资股市、黄金、基金了,如果能够通过货币对冲保证没有亏损,不赚一分钱,不亏一分钱,保本就是最伟大的高手。高深的道理其实都是不难的。

  这一代的企业家都是没有经历过大风浪的企业家,没有在全国一片低迷的情形下抗风险的经历。香港的商业“四大天王”,我做过调查,他们这一生成功的原因和信念是什么?是保守!他们的平均负债率都很低,保持总资产5-15%的现金流,随时在预防经济危机的发生。真正伟大的企业家、投资家都是把风险管理作为唯一目标的。

  保存最大的流动性,明年会有大量的机会出现,这个时候就可以脱颖而出。上帝垂青早有准备的人。

  企业家也不要太悲观,明年开始就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在这个中国从未遇到的经济危机中,这个时代就是前所未有、千载难逢的,将出现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

  与郎咸平面对面

  观众:美国7000亿美元救市能拯救这次次贷危机吗?

  郎咸平:美国设立防火墙的目的是不要让危机蔓延,减缓经济下滑的速度。这个过程是一个渐进的、缓慢的过程,时间会很长,正如有句话说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次贷危机很有可能会蔓延到次次贷领域,这些贷款是连财务报表都没有的,据说有1万亿美元。这次美国7000亿美元救市,每个美国老百姓付出了3000美金。能不能救市成功,连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观众:巴菲特近日以18亿港元入股从事汽车及电池业务的“比亚迪”,您对此怎么看?

  郎咸平:我也很关注这个事情,巴菲特最近常常发言,也支持救市计划,他自身也感受到比较大的压力。巴菲特是价值投资型的,透过会计数据来估算投资价值,准确度高达95%以上。比如他很看好可口可乐,但是根据他的模型计算出来,可口可乐的价值是被高估的,他就一直没有投资。直到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打了一仗”,股价大跌,他才买入。比亚迪最近麻烦不断,又惹上官司,导致股价下跌。估计是低于巴菲特计算出来的价值了,他才进入。是否成功,我们拭目以待。但是我认为中国没有美国市场那么好的模型可以运用。

  观众:您怎么看待农村小产权房流通?

  郎咸平:中国的城乡差距很大,不能简单地用产权来解决问题。很多国家都是用先进的产业来补贴农业的。我给你们讲个故事,30年前,一个农民可以生产100包米,一个工人可以生产5辆脚踏车。农民可以用5包米去换一辆脚踏车,他还剩下95包米,因此农村很富裕。30年后,农民还是生产100包米,但是工人可以生产五辆摩托车。农民要用90包米才能换一辆摩托车,因此农村越来越贫穷。美国、韩国、日本的农民都很富裕,因为有大量的资金补贴农民。

  观众:您觉得中国的经济如何才能复苏,什么时候能复苏?

  郎咸平:大家不要简单地以为各国的经济规律都是有起有落的曲线。在美国是这样的,美国的企业虽然大量裁员,但是它的公司、企业还在,遇到好的兆头就能东山再起。但是在中国,很多老板一看做不下去了,就转行了,或者干脆把工厂关了,替儿女带小孩去了。只有工厂在,才能够复苏。制造业的格局是密密麻麻的网状路径,企业之间互相关联,这是经过多年发展积累下来的网络。一家大的家电企业可能因为配套企业倒闭,缺乏一个零件而无法生产。先是小企业倒闭,接着传导到中型企业、大型企业。网状结构的修复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观众:我们的金融机构是否能够经受得住这一次经济冲击?

  郎咸平:1997年,香港发生金融危机,房价跌了60%,很多人的房产成了负资产。但是香港的老百姓具有信托责任,对香港的金融机构负责,没有发生大面积的断供。香港的老百姓怎么做呢?早上做一份工,晚上再做一份工,硬是扛到2004年,房价回升了60%-70%。老百姓有没有信托责任,对我们的金融机构能否撑得住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