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确定的定义,格林斯潘先生是一个标准的国家社会主义者。今天美国一栋房屋的平均价格在22万美元。现在美国计划一个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下的家庭将不收税实施的话,那么美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将实现人类存在以来,所有地区,所以人种,所有文明史中最大的国家社会主义者工程,即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工作一年后,就可以拥有一栋非常宽敞与非常体面的中高档地区的房产。

  昨天,2008年10月3日,美国众议院艰难地通过了,一波3折的7000亿美元美国金融业救助法案。同时也附加了1500亿美元美国中小企业与中低收入家庭的税收补贴法案。以上这些的努力,都是为了挽救格林斯潘先生一手制造的美国楼市泡沫而引发的信贷证券化的大型衍生品泡沫。过去几年,美国地区信贷证券化的衍生品为美国建造了许多许多的房屋。许多地区的房屋总数远高于,甚至一倍以上高于当地家庭总数。许多无房的美国低收入黑人与有色人种,被美国银行体系用零首付与大礼包的方式成为许多地区房屋的房主。非常简单的事实是,谁都知道这些低收入的美国黑人与有色人种是最终无法偿还这笔贷款的。在这一场美国放纵的楼市衍生品泡沫中,最终的答案是什么?

  今天我们见到了许多动人的报道,美国华尔街经历了大崩溃,美国华尔街经历了1930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冲击等等。但我们怎么不去看看现在美国经济的背后是什么,高速增长的劳动生产率。这只能说明美国企业与家庭在技术进步与自身培训方面的支出在扩大。今天包括未来,随着美国企业与家庭在土地与房屋方面,支出成本的大幅下降,美国劳动生产率继续大幅提高的时代将长期持续。放眼世界,现在没有一个经济体,如此成功地解决了企业与家庭的土地与房屋成本。没有一个经济体如此成功地解决了压制劳动生产率高成长的土地与房屋资源的重要问题。

  现在,在美国的金融风暴中,我们看到的是什么?美国人赔大钱了,中国官方外汇储备赔大钱了,日本人赔大钱了,欧洲人也赔大钱了。在全球金融世界中,本来就是一场“零和”的游戏。前一阵,一位中国学者提出一个问题,这场游戏中我们见到的输家,那嬴家是谁。嬴家真正是或只能是一位美国国家社会主义者——格林斯潘先生。他用全世界的钱为美国今天的人、明天的人与美国今天的企业、明天的企业,建造了许多许多的房产。以一种人类存在以来,所只能是梦想中的事情变成了一种事实,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一年的收入就可以购买一栋非常宽敞、非常体面的中高档地区的房产。这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今天与未来,可以花钱深造,花钱消费或捐钱回馈社会。一位美国的国家社会主义者。

  今天中国在美国次级债上的投资额在5500~7000亿美元,日本是2600亿美元,中东地区是270亿美元。日本的GDP是我们中国的2倍,我们中国在美国次级债的投资是日本的2倍。这就是,日本花了国力1/20的力量去支援美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工程,而中国是花费了1/4的国力去支援美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工程。美国与日本是军事同盟国,美国与中国是贸易伙伴。所以美国的次级债为什么如此疯狂膨胀,为什么会如此迅速破灭,答案应该是清清楚楚。所以请问,如果日本人大量购买中国的房屋债券时,我们会不会让大量中国偏远山区的农民零首付与大礼包的方式,让他们住进中国各大城市,然后以这群农民的身份打包成中国房屋债券推销给日本投资人。当日本人持有中国几万亿人民币房屋债券时,我们就强力引爆中国房地产市场,让日本人血本无归呢。当然在引爆中国房地产市场时,我们中国人必须应是万分悲痛地倒闭几家中国金融机构。这样,这场“零和”游戏就完美了。这只是一个中国式“阿Q”的梦想。在今天现实的世界中,请问每一个中国人在这场华尔街风暴中,谁是真正的倒霉者与无知者?

  2001年以来,本人在中国推销脱离全球美元本位制的“次级金本位”,即以石油、黄金、煤炭、农田、森林、土地、水源、铜、铁与稀缺矿产构建的人民币货币体系时,常写的一句话是——美元是敌人,最大的敌人是无知。现在美国推出7000亿美元银行业救助法案,他会为中国带来什么?他会为世界带来什么?今天中国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们是一群一点都不懂的世界金融常识的无知者。美国的7000亿美元救助法案会为中国带来迅猛的通货膨胀失控。请注意,美国先期投入2500亿~3500亿美元救助,在美国市场将产生2万亿~3万亿美元货币量。这其中如果有10%左右货币量投机中国人民币货币,那就将达到2千亿~3千亿美元,这样中国市场就将迅速面对增加高达6千亿~9千亿美元投机货币攻击。这就是去年中国股市四、五千点时,本人反复所谈美国资本战略目标第一步是2008年中国股市暴跌到2000点。这样,现在美国货币的第二波攻入中国地区时,中国股市吸纳大量货币功能是已失效了,大量投机货币就只能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与中国高端地产市场。同时在外围,美联储的强力宽松货币政策与美国财政部大规模强力减税政策,会制造出美元货币强力暴跌,石油与黄金强力暴涨。这种里外合围的战术会迅速使中国通货膨胀全面失控。这场攻击已经开始了,事实是早已开始了。今天怎么去解答美国7000亿美元救助法案,在中国大地上竟然是上演一场只把杭州当汴州的旧时演绎。这只能是中国金融知识无知的闹剧。

  中国大豆产业与压榨产业的事,想必国人都应该知道。美国人先大量补贴美国大豆产业,压低全球大豆价格。当中国农民承受不了大豆价格长期低迷,大量退出大豆种植,转种其它品种,中国大豆压榨业需要大量向美国进口大豆时,美国资本疯狂拉高全球大豆价格,中国压榨业只能在高位大量购入美国大豆,随后,美国大豆暴跌,中国压榨业全盘大量破产。外国资本大量低价购入中国压榨业。今天,中国70%以上大豆需要向美国进口,中国压榨业80%被外国资本控制。美国人高明吗?美国大豆战的谋术只不过是美国两百多年前,美国钢铁业、铁路业、华尔街金融发家史的谋略术。这些谋略术与我们的老祖先孙子先生的战略术都不值得一比,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在消灭孙子先生的后代上是百战百胜。

  美国人用这么古老的谋略术消灭了中国的大豆业与压榨业。现在美国人过去20年是不是大量进口中国产品,中国是不是为这种出口消耗了大量中国资源与建设了大量为美国服务的低端制造业体系。而这20年耗尽中国资源所换得的宝贵的2万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今天是不是全部在美国资产上巨亏。这一切一切最终的目标是什么?今天美国人的谋略是什么,今天美国人对手的谋略是什么,或不如直接叫之——消灭一群金融无知者的游戏。有人认为本人太悲观,不是本人太悲观,而是中国正在为一种金融无知所控制,而今天主流经济学家们热衷的只能是掩盖这种愚蠢的无知,这才是中国今天真正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