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两点半,在由美联地产和长江商报举办的长江美联大讲堂上,香港中文大学郎咸平教授再次发飙,他以极其“恐怖”的论点令现场观众瞠目结舌,他再次提出新观点——全球工商链条多米诺骨牌效应,他提出美国的次贷危机并未实质性影响中国,一旦美国政府的措施失控,那将是全球的一场巨大灾难。除此之外,郎咸平教授提醒相关决策者要密切关注楼市暴跌的可能性,及早为楼市设立防火墙,以防止楼市影响其他产业。

  本次讲座,有听众反映,郎教授观点太极端了,把好多人唬住了,但也有人表示,中国经济确实存在巨大问题,面对现实总比遮掩的好,认为郎教授反映了真实的社会经济情况。

  二元经济结构导致宏观调控失败

  “中国经济现在是过冷过热同时到来,占国民经济70%的民营制造业过冷;占国民经济30%的钢铁、水泥等同政府相关联的行业过热。一言以蔽之,中国经济是靠着这30%向前发展,保持每年10%的增长速度的。也就是说靠着固定资产投资所拉动,而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这是相当的畸形的,因为别人是靠消费拉动的。”郎咸平教授毫不留情的指斥中国经济发展结构。“中国的消费不足美国的一半,所以国际贸易相当发达,于是导致大量外汇储备,最后自己逼迫人民币升值,接下来汇率、通货膨胀导致民营制造行业倒闭。”

  郎咸平教授将这些问题的实质归结为二元经济结构,也就是说中国从来没有市场,从来不曾存在过真正的市场。如果这两种经济不协调,那么中国经济永远会在这样一个循环中反复。

  二元经济结构到底是怎么阻碍了宏观政策的发展和起效呢?郎教授认为,首先宏观调控收缩流动性,导致银行系统从70%过冷的民营制造业抽走资金,从而转向过热的30%行业,造成资金想少数行业积累,并形成泡沫;其二,大批民营制造企业倒闭,一些民营企业主本应投资于此进行升级换代的资金,被挤出该投资领域,形成一股股游资,来无影去无踪,秉承虚拟资金,到处流窜,炒高楼市和股市;第三,例如海尔现象,不是战略转移进行地产投资,而是原有产业“办不下去”,转投房地产。这些本来从事制造业的企业,做起了开发商,“你说好得了吗?”【郎咸平教授关于虚拟资金问题的阐释】

  郎咸平教授说,三个渠道的资金流动抵消了所有宏观调控的效果,宏观调控失败了!

  真正的次贷危机还没有来

  “有人认为美国不应该救‘两房’,说什么影响市场化,纯粹胡说八道,”郎咸平教授义愤填膺。他认为,美国救市是正确的选择,如果美国政府不救市,那么等待这场危机冲击了工商业,那么真正的全球危机就会到来。

  在此,郎咸平教授提出全球工商业链条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新概念。郎咸平教授认为,十年前,中国开始了本国工商业链条的建设过程,六年前,中国进入了国际化的工商业链条时代,也就是全球无论哪一个市场出问题都会波及到中国,如果美国救市政策不成功,那么救市说防止金融和楼市危机蔓延至工商业的防火墙失效了,那么全球的工商业将会面临一轮大灾难。“所以说现在真正的次贷危机并没有实质到来,真的到来就会哭爹喊娘。”

  鉴于此,我呼吁政府应该救市,如果楼市崩溃,那么中国自己就会衍生一场危机。救市也就是设置防火墙,防止楼市危机蔓延。

  目前我国楼市确实存在泡沫,但是我国楼市泡沫很特殊——主要泡沫造存在于中低端楼盘,而高端楼盘因为有大量的热钱支撑不会轻易跌破,而中小楼盘就很难说了。“我想武汉也是这样。”【楼市应设防火墙】

  热钱最终目的在中国制造业

  “还有多少人认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我又要重提的我6+1理论,很多朋友对这个都很熟悉,我们的制造业只是一个完整产业链的零头,一旦我们的制造业被纳入全球工商业产业链,我们完全是为别人做嫁衣。”郎咸平教授不无无奈的表示,又重新讲起来东莞芭比娃娃的故事。 【高房价源于腐败】

  郎咸平教授认为,现在存在的几万亿热钱,根本的目的是介入中国的制造行业。高盛为什么去河南养猪,可口可乐为什么收购汇源,看着外国公司好像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但是一旦这些企业被纳入世界工商产业链,我们的一块钱收益为别人创造了九块钱的收益,我们完全丧失定价权。

  但是郎咸平教授也相信一部分热钱还是流入到了楼市,但他认为这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