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机

  “去年,我告诉一个企业家,如果2007年你觉得日子难过的话,2008年日子一定是痛苦。2009年呢?我认为会更差!因为我们的制造业,面临着改革开放以来从未经历过的萧条期。”这是郎咸平近期在受邀作演讲时反复提及的观点。为何做出如此悲观的判断?怎么解决制造业遇到的困难?中国的企业又将向何处去?对当前的一些经济事件如何解读?9月5日,本报记者在北京对郎咸平进行了专访。

  谈制造业困境 产业整合应让当地龙头企业做

  新京报:中国的GDP每年还在保持着10%左右的增长速度,从这点看并未看到变冷的迹象?

  郎咸平:中国的GDP每年还维持在10%左右的增长,是靠着二元经济中过热的部分所拉动,也就是地方政府推动GDP工程所拉动,是建高速路、修桥梁、盖建筑物所拉动的。但请注意,这不是由消费拉动的,更不是经济真正好的表现。

  新京报:怎么避免这种状况呢?

  郎咸平:要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就是在二元经济之下不能搞一刀切。对于过热的企业,要压一下,过冷的企业要扶持一下,不是简单地减税和提供融资,而是要了解企业遇到了什么具体的困难。

  新京报:能具体点吗?

  郎咸平:我们和美国不同,美国是金融带来的危机,美国政府正在做的就是为企业减税、为其提供融资,帮助金融机构渡过难关,以免让金融机构的问题影响到农业商业工业。但我们是制造业危机,以目前制造业的现状,根本就没有能力还钱,让金融机构不断向制造业输血,就会将制造业危机引向金融危机。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制造业的困境?

  郎咸平:我们制造业最本质的问题,就是企业处在产业链的低端,利润很低的。由于不掌握定价权,汇率的上升、成本的上升等无法反映在市场上。增值税改革对企业会有所帮助,但这是宏观的问题,企业现在需要的是微观的帮助。

  新京报:但有观点认为,制造业可以借助困境实现产业升级?

  郎咸平:“企业倒闭很好、可以趁机产业升级”等等言论都是胡说。中国制造业中98%的企业都是粗放型的,根本无法升级。

  新京报:那我们的企业应如何应对呢?

  郎咸平: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赶快做“6+1”的整合,这是未来的潮流。就像很多广东的企业在做产业链的整合。

  新京报:如果企业都进行产业链整合,那大量劳动力就业的问题怎么解决?

  郎咸平:做产业整合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只能让当地的龙头企业来做,龙头企业做整合后,当地的上百家配套厂家就活了,这些厂家还会聘用这些劳动力。

  ●美国的两只秃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正大举进入中国,收购我们的制造业。

  ●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要有充足的资本和人才。我们现在不缺资本,缺的是人才。人家是经过了多少年的历练才成就了这么多的国际金融炒家。

  ●我的日子现在过得很舒服,很好。三年前还愤青愤青的,现在非常平和。因为从2001年到现在,都是按照我讲的发生,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现在要当娱乐明星,我要上春晚,和赵本山PK。

  ——郎咸平

  谈股市 大摩千亿刺激报告疑操纵股价

  新京报:现在股指连创新低,你怎么看股市今后走势?

  郎咸平:中国经济有其自身的规律,中国经济和制造业从前年开始就已经变冷。股票市场也反映了这个规律。

  新京报:大小非解禁被看成此轮股市大跌的直接原因,你怎么理解?

  郎咸平:外生的因素只会使情况更恶化。股票市场存在的目的是让中小股民来赚钱。股改应当是为了给股民创造财富,应该向英国学习“黄金股”(golden share)制度,即对上市公司关系国计民生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重大决定持有一票否决权,以避免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二级市场变现,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

  新京报:9月初,摩根大通的一篇千亿经济刺激报告,成为推动当日股票大涨的诱因,但也有投资者质疑这是投行别有用心?

  郎咸平:现在没有法律限制大的投行操纵股价,但其本身作这个报告就是涉嫌操纵股价。应当调查其有没有内幕交易嫌疑,是不是趁机套现。投行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作打算,包括投行的经济学家,都是为了自己和公司的利益,这是他们职业的责任。即便是进入投行的中国人也都是为其打工,是公司的雇员。

  新京报:你自己炒股吗?

  郎咸平:我从来没有炒过股。我不靠这个赚钱。

  谈可口可乐收购汇源 三倍溢价可在渠道中赚回

  新京报:汇源也是制造企业中的重要一员,最近可口可乐旗下全资附属子公司欲以179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成热点话题,你怎么认为?

  郎咸平:我去年写的八大危机已经提过,美国的两只秃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正大举进入中国,收购我们的制造业。可口可乐就是产业资本。

  我认为可口可乐这么做,就是要将汇源融入到其整条产业链中,做进一步的产业链整合。为什么要付三倍溢价?因为真正赚钱的是渠道,就是我“6+1”理论中的6,虽然现在付出了很多的溢价,但其可从整个物流里把这些钱赚回来,可口可乐就是掌控整条产业链的公司,汇源的加入就能够强化其产业链,让其赚更多的钱。

  新京报:汇源是一家民营企业,被赞誉为民族品牌,对于企业家的这种做法,你有何评价?

  郎咸平:民族品牌这些概念都是表面功夫了。我也想不明白,那么多钱,想做什么。这个钱大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干吗要卖呢?中国的民营企业不可能做大做强,因为它就是这个水平。

  谈楼市 有交易量的房价才是均衡价格

  新京报:你怎么看此轮楼市的调整?

  郎咸平:想救地产开发商吗?这不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政府应当做的事是多建保障性住房,多建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让老百姓都能够有房住,这样的话商品房的价格就无所谓了,涨得再高也不用怕。解决百姓的住房问题,不是通过压低商品房价格就可以的。

  新京报:现在很多开发商的资金链已开始出现紧张,但也有开发商逆市涨价,模糊了人们对房价走势的判断,你怎么看?

  郎咸平:房地产开发商现在非常的辛苦,资金链异常紧张。虽然有些地产商逆市提价,但在目前交易量奇缺,交易量小的情况下就没有价格,这种价格也是不稳定的,只有交易量上来了,需求价格和供给价格相一致了,这时的价格才是均衡价格。

  新京报:你认为现在是消费者买房的时机吗?

  郎咸平:我从来不做这种预测。

  ■ 名词解释

  关于“6+1”制造产业链,朗咸平是这样定义的:产品制造、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为产业链的七个部分,产品制造为“1”,而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等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