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远来看,Chrome绝不仅仅是一款浏览器,而是一个打着‘浏览器’旗号的‘网络开发平台’。其真正的目的是要打破基于Windows API的微软‘经济系统’的生态平衡,从而实现颠覆微软的长期目标。

    Google在Chrome浏览器里做了三件事:第一,重写了Java Script引擎,大大提升了Chrome运行Web化软件应用的性能,使其可以承载更强大的软件化Web应用;第二,革命性地改造了浏览器的界面,每一个标签可以单独拖出来形成独立窗口,使其看起来不再是传统的浏览器,而更像一个本地化的软件应用程序;第三,将每个标签作为独立进程来运行,并采用了‘沙箱’技术,任何一个进程的崩溃或假死都不会影响其他进程,大大提高了浏览器的稳定性。Chrome的这些设计,可以把很多WEB应用的界面和使用体验变成跟本地软件几乎一样。而这种用户体验的转变,有可能带来一场网络应用的革命。因此,Chrome可以说并不是为一般的网页浏览设计的,也不是给IE那样的普通用户使用的,而是为很多网络应用的开发者提供的。这些人以前开发的网络应用,也可以放在IE里给很多人使用,但它始终是一个网页应用。但如果现在把它放在Chrome平台上,变成跟本地软件一模一样的应用,那么对于很多开发者就更具吸引力。他们开发Web应用软件时,很可能会把Chrome作为底层平台,并向用户大力推荐使用Chrome。随着客户端往WEB化发展,而WEB化又向客户端靠拢,Chrome就会成为两者融合的一个桥梁。

    Sun公司曾经试图用Java Script去颠覆微软,但失败了。苹果之所以干不过微软,就是因为他们挤不掉微软这个生态链。对于Google来说,面对微软如此牢固的一个经济系统,在根本无法取代它时,就必须破坏他的生态平衡。而破坏生态平衡最关键的一步,不是推自己的操作系统,而是先让人们不再依赖微软的操作系统。但要从用户端去推动人们不依赖微软的操作系统是很难下手的,因为用户已经用习惯了。所以只能先让开发者不再依赖微软操作系统,改用Google的Chrome来开发越来越多的Web应用。一旦Chrome变成一个底层,谁还需要在Windows本地使用呢?

  现在的大部分电脑应用软件,都是基于Windows API开发的,这是一个由微软建立的产业生态系统, 也是微软多年来得以牢牢控制桌面的根本原因。无论谁想要开发客户端软件,都必须符合微软API的标准,否则就无法顺利到达用户面前。任何企业如果要战胜微软,必须首先破坏微软这一生态系统的平衡,让普通用户不再依赖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前提就是要让开发者不再依赖微软Windows API标准。

    Chrome浏览器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破坏微软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以Windows API为核心的经济系统(Eco System)的生态平台,Google必须首先破坏微软的这一系统的生态平衡,而手段就是利用Chrome吸引更多的Web应用开发者放弃Windows API标准,转而开发基于Chrome的网络应用,并借助开发者向普通用户大力推荐使用Chrome,从而逐步地使普通用户逐步解除对微软操作系统的依赖,最终实现颠覆微软的长期目标。

    Chrome与Firefox在互联网消费者市场和开发者市场形成双剑合璧的开局,对微软形成左右夹击的局面。一方面,Google用Chrome拉拢很多Web应用开发者,让他们把平台建立在Chrome上,间接打击IE浏览器。而另一方面,在消费者层面,Google目前就是Firefox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支撑Firefox的最大支柱,Google将继续通过操纵Firefox,做出比IE更好的用户体验、更复杂的工程和插件,来和IE争夺普通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