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中国的经济问题,到底什么问题最大?
  学者们一说,就是什么“产业结构问题”、“投资过热”……。
  官员们一说,就说不是经济发展“过热”、而是“偏快”……。
  当代中国经济学家不是很能“整”数学吗?不是很会做“数学模型”么?那么在计量上,到底什么叫过热?什么叫偏快?能不能定个指标,让我们老百姓明白。什么过热呀,偏快呀,这都是文学味道的,既难定量,又难定性,难道经济这东西变得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了吗?也无法计量分析了吗?想一想,咱们国家的官员们和经济学者们,大都是从西方国家领了“高级文凭”回来的,怎么一下子似乎全都变成了“玩词汇”的人了。

  这让我想起,中国曾长期有个搞笑说法,叫作:我国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这到底是个什么政策?只能使人们眼前一团模糊,根本不可能弄清。
  难道说还有个“萎靡的财政政策”和“冒失的货币政策”与之相对?
  如果不是为了说清问题,就为了词儿好听。那么,如果叫“快乐的财政政策”和“美丽的货币政策”,岂不更好了?
  中国,就是会乱来。
  按凯恩斯学说,国家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用“扩张的”或“紧缩的”两个词汇来形容。这意思很清楚,说明两种趋向。排列组合,它有四种情况:
  1、扩张的财政政策,扩张的货币政策。
  2、收缩的财政政策,收缩的货币政策。
  3、扩张的财政政策,收缩的货币政策。
  4、收缩的财政政策,扩张的货币政策。
  但事情到了中国,就使人糊涂起来。到底当年咱们的什么“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属于哪种情况呢?
  官员和学者们都不说。他们只选了两个褒义词,积极!稳健!来趁势表彰我们的官员们的聪明睿智。但是,这样一来,说了白说,因为不说明趋向,因而只能让人们糊涂。积极?到底是积极地扩张、还是积极地收缩?天知道!稳健?是不是既不扩张、也不收缩了?天也不知道。反正,官们不管做完了什么事,也不管是不是做得一团糟,紧接着,他们就会说自己正确无比,大肆表扬自己一番。中国的官员们永远不会有错!
  然后,散会,结束。
  他们自己是不是也糊涂,咱们也弄不清楚,但很可能,他们就是为了要让人民糊涂。
  人民,怎么可能长久地被糊弄住呢?

  谁都不知道,官员和学者们,今后能不能少说一点糊涂的废话。但是,他们总抓不住问题的关键,使人丧气。到底咱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劳动者阶级的“剩余价值率”高居不下!即使表面看来,有些困难表现在金融上,但其根源,也在于“剩余价值率”过高!
  过高的“剩余价值率”,使得社会处于不稳定状态,使得社会文明大步倒退,也使得全社会经济的“总供给”和“总需求”失去平衡,因而大量浪费自然资源。同时大量劳动者却得不到应得的劳动报酬、而疲于奔命,生活痛苦。
  中国目前的“剩余价值率”如此高,是因为失去了社会制度的制约。
  我想了想,在周恩来管经济的时期,尽管那时也是毛泽东的独裁时期,但由于对官员们的管理制度非常严格,任何部门和垄断行业或企业,都不可能通过发展本部门经济,来给官员自己捞到任何好处。这也是一种“制度的制约”。文革中期,造反派官员、“革委会”一代干部上来了,“新干部” 的贪婪本性逐渐萌发。在无序的文化大革命中,原来的制度也就开始崩坏,对新干部失去了约束能力。最后到了改革时期,市场,承包制,机关创收……,这些东西,在没有法制约束的情况下,终于泛滥了。
  于是,官员们和资本家们,就一齐向劳动者榨取“剩余价值”了。当他们共同行动的时候,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们。
  因此,中国的“剩余价值率”高得没边。
  所以,中国有了几乎全世界最大的贫富差距。

  到了今天,我们国家的基本矛盾,与19世纪的欧洲一样,是劳资矛盾。
  劳资矛盾,或者说劳动者和统治者的矛盾,几千年来,就是各种社会的最基本的矛盾。也可以说,它一直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矛盾。
  今天的中国,也仍旧如此。
  有人认为,中国只要有了私有经济,有了资本主义补课,有了万千的大富豪,中国的经济改革就成功了,劳资基本矛盾似乎也就没有了,中国就伟大了。
  这当然不可能。
  劳资矛盾,不可能因为官员学者不去讲它,它就消失了。
  姑且不说这些吧,官员和学者们,钟情私营经济,钟情“新阶层人士”,甚至钟情行贿者,这也是社会制度使然。他们一定会热爱资产阶级,人们剥夺不了他们的爱情,但无论如何,国家不应当因此而放纵资方(包括国资)来压迫工人阶级。如果是聪明的统治者,就像现在西方国家的那些统治者那样,立法允许工人阶级对雇主方on strike ,立法允许工人“集体争议工资”,使得剩余价值率降低,这对统治者们、就是对于整个资本家阶级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样,全社会才能真正地安定下来。
  有句话说:“你活,让别人也活。”
  这句话,曾经被我们讥刺为修正主义。但是,它有道理。我们国家允许资产者们成立各种工商联、商会、行业公会之类的东西,以保护资产者们的利益。那么,国家也就应当允许工人阶级成立自己的独立地位的工会,以保护劳动阶级的利益。以表明我们国家还不是一个纯粹的资产阶级国家!现在,官员们应当清醒了,要让穷苦的劳动者们能活!能有活下去的保障!这是当代一切社会能够存在的原则。我们不要以为,中国还是生活在一个说“社会主义空话”的时代,在今天,劳动阶级是不能靠空话来满足的。
  国家反正要偏袒资产者的,因为人民拿官员们没有办法。但是,过于偏袒资产者,而把劳动者们都当成前娘的孩子,加以虐待,是不行的。如果中国的工人没有要求“劳工标准”的权利,没有“集体争议工资”的权利,没有“罢工”的权利,那么,这个国家,真的可能变成一座不知何时喷发的休眠火山。
  这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情景。
  现在,偏袒“新阶层人士”的阶级政策,很可能会铸成大错!
  我们希望,国家能够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哪怕渐进的也好。但是,即使政治民主的到来还要一些时日,现在也一定要尽可能善待劳动者阶级!这是良心!正是劳动者的劳动,养活了全国所有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