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所得:适用税率为20%。
劳务报酬:适用税率为40%。
工资薪金:适用税率为45%。

  目前彩票收入投入到公益事业中的比例,国外在40%以上。其收入分配比例是这样的:返奖50%,管理费用10%,用于公益事业40%。而在我国只有30%,这只是规定的比例,是不是这30%都投入公益事业了呢?天知道。据报道,福利彩票从1987年开始,到1999年底,共完成销售额约400亿元,共筹得社会福利基金118.7亿元,到1998年底,已投入70.6亿元,共资助和兴办社会福利项目80682个。不知能否说明问题。更好的数据就没有了。

  我国对有关彩票的发行、资金分配和使用不明确,法律上没有具体的规定,特别是财务管理公开和信息披露、中奖规则、从业人员资格要求等具体问题更是不明确。而且至今还没有一部统管全国彩票市场的法规,彩票的游戏规则没有一个法律依据。

  日本彩票发行、经营成本为10.1%,德国为16.3%,保加利亚为10%,而我国彩票的发行成本按规定为20%,确实有点高。而且这个发行成本是法律规定的。

  实际上用于“公益事业”的这30%也是无偿使用的,再加上20%的高管理费用,这50%是不是用得其所,不得而知。但问题是由于每年发行彩票都有额度限制,所以各地方都拼命争取,希望能给自己争到较多的发行份额;由于国家目前只允许民政、体育两个部门发行彩票,各地各部门纷纷越权批准发行彩票。尽管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各地擅自批准发行彩票,但仍有少数地方监管不严,打击不力,非法“私彩”屡禁不止。“私彩”的发行,影响了正常彩票的发行,扰乱金融、商业秩序,导致财富不公平分配,有百害而无一利。

  我认为这种发行彩票的驱动力并不一定是来自返奖的50%,前面也说了,发行彩票可以为当地政府带来税收、就业等等方面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