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概括为以下10个方面:
(一)首要职责是为丧失劳动力者和失业者提供安全保障,为老年人和穷人提供医疗照顾,为穷人提供简易住房和适当的食物。美国政府在社会安全、福利和与此有关的社会事业上花的钱也是最多的,政府第二大开销是国防经费,第三是教育经费。
(二)为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等提供各级教育。
(三)为医学和科技研究提供经费。
(四)调整公路、水路、铁路和空中运输的计划。
(五)提供卫生设施和污水处理。
(六)管理邮政事业。
(七)建设中心城市,建设公园,净化空气,提供净水。
(八)制定职业训练和劳动力安排规划,尽量提高就业率。
(九)稳定货币供应。
(十)调整购销企业和劳资关系。

  美国这么一个“资产阶级政府”都把“社会保障”作为最大一项政府支出,恐怕“社会主义”国家也绝不应当只顾盖豪华大厦、修宽马路、建高尔夫球场之类,而不把主要精力放在下岗失业人群之生存上。因为“社会”主义最基本原则,就是为人民中“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这应当是不可动摇的。但是正如前两天讨论时说的,社会保障资金占GDP的比重,欧洲高达15%,美国占9%,而我们中国则仅占1%。而且经济学家认为这样很好,降低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本。我国纸面上“贫困人口”似乎不多,城镇约2000万人,农村约2800万人,那是因为我们“贫困线”标准低,若按照国际标准,我国的“贫困人口”(不包括生活不富裕的人口)应当在2亿人左右。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为什么我们的钱用一点在穷人的“社会保障”上,就这么难呢?

  有人提出,为什么美国政府的预算这么大,因为它要履行国家的经济等各种职能。而我们国家现在是弱化它的经济职能、甚至将部分本应承担的经济职能也交由“市场”来承担,话是说来挺动听的,但实际上负担却日愈沉重地落在老百姓身上。

  美国政府单位在全国有8万多个,但是美国联邦政府只有1个。这个中央政府掌握了全部政府开支的2/3。而政府的全部财政收入可能达到了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3。这也就是说,仅美国的中央政府(联邦政府)就控制了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5。有人说,若将美国150名以上的最富的亿万富翁的财富全部集中起来,也不到美国联邦政府一年预算的1/10。美国庞大的政府预算,在很长时间里是令美国人头痛的事,很多届政府也都在为降低政府预算而努力。前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8年6月访问北京大学时说:“设法控制庞大的预算赤字,我们最后终于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即将达到30年来第一次平衡预算。这个局面使得利率下降,相对地又产生出大量的财富,投入民间企业,进而创造了就业机会 …… ”

  现今在美国,自由竞争已远不是最重要的或“神圣不可侵犯的”,而大企业和政府努力致力于制订计划,实行“计划化”,却是他们努力做着的事情。这也就是人们以前常说的一种奇异的现象:西方国家在“计划化”,而原社会主义国家在寻求“市场经济”。人就是这样,常常在寻求着自己所没有或缺少的东西:男女之间、老少之间、地域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制度之间等等都是如此。我想,只要是理智的,就是正常的。寻找和追求,可以说,也就意味着生命和进展还在继续吧……

  政府的经济职能,主要也应当是“服务”,而不是“创收”了?
  在美国,任何行业或部门的高度垄断,理论上都是不能允许的。但是即使在西方国家,能源交通方面,也大多是由国家公务部门来经管的。正如我们昨天说的,在理论上任何由国家经营的经济事业,都不应当以赢利为目的,而更重要的,应当是一种“服务”。任何国营经济单位的“收入”和“盈利”,都不可能属于自己所拥有,而必须由国家统一收支。否则,公营部门的经营风格就会“私营化”,以捞钱为目的,而不是以“服务”为基本特色。其部门负责人就会使用国家设备而拼命为本部门捞钱,这是绝对不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