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公司的报告《2020年,中国将成为穷国》出炉以后,立刻有我国学者出面驳斥,坦率地说,这很符合我的推测,每次出现中国经济的“利空消息”,总会有中国学者出面“澄清谣言”,这和我们非常熟悉的证监会干的工作有惊人的相似。但是这次“我国学者”的水平之低是真的大出我的意料。
  兰德公司就是那个在朝鲜战争以前研究得出中国会出兵朝鲜的公司,目前也是美国政府的首席智囊公司。不过这份报告的大体内容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金融问题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论据。
  “中国的银行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原文)当然了,可笑的是这个专家的反驳:
  “这是典型的只看到问题没看到发展的观点。建行的上市说明,中国的金融业完全可以在调整中被把握,而且中国金融远没有失控的迹象。讽刺的是,建行的投资者正是美国的银行,精明的美国人会把钱投给“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吗? ”
  说实在的,我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专家是否还有起码的专业操守,即至少对自己评论的内容有一些了解。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中国的金融业也没有“在调整中被把握”的迹象,一个简单的事实,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来自中国官方的消息永远是最乐观的,但是25%总是跑不掉的),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资产率也超过四分之一。而标准普尔发布的数据表明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比例大概在44%~45%,比率甚至比深受不良资产之害的日本银行还要高!四大银行资本金是5%,而不良资产率是44%,不良资产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大约一半的坏帐,即比率是22%,如果这么计算净资产率是负的17%!超级亏损企业!
  这位专家所说的调整和把握,估计就是那几个被吹得神乎其神的资产管理公司,但事实却是,不良资产就是不良资产,转交给了资产管理公司,不过就是所有者变换了一下,并不等于不良资产一下子转良了,这就好像甲欠乙的钱,一时还不出来,乙把债权转交给丙,并不等于就能让甲还出来一样简单的道理。
  从目前的数额来看,截至2005年6月末,我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共累计处置不良资产7174亿元,累计回收现金1484亿元,回收比率是20%左右,换句话说,上面44%将缩水到8.8%从而产生约35%资本总额的巨额亏空。我们不妨假定这国有四大银行是全国银行的代表,那么以全国银行也总资产31.49万亿元计算,亏空大约为10万亿人民币,按照中国人13亿计算,每人约8000元。
  而且这还仅仅是理想预期,从现实操作来看,20%的回收率是缘于一开始出售的不良资产还算是“烂中拣好”的,以后的比率只会更低,而且,抽查的5000多亿交易额中,违规的大约有700亿,除此之外,四大管理公司的处理期限已经从十年延续到无限期,甚至有关闭的危险,这个算式很简单,大家可以自己去算。
  除此之外,中国的证券业一样是前景惨淡,正如我在洗劫的风暴里面指出的,一场投机,留下来的不良资产(其实就是财富蒸发的代名词)就是几亿到几十亿,目前看来,券商的不良资产率约50%。
  不良资产对国家的破坏力,我只需要举日本的例子就够了:
  在泡沫经济膨胀时代,企业以证券和地产作抵押从银行获得现金,再到资本市场炒作,这使企业资产价格的上升速度,高于企业负债的速度,因此不论从企业还是银行看,其资产负债状况都很健康。但当泡沫经济膨胀到顶开始破灭,一切就都反转过来:证券与地产价格下跌,企业的炒作资金多被套牢;银行由于担心企业陷入债务危机,不得不紧缩银根,逼迫企业还贷;而企业为了归还银行借款,不得不抛售手中资产,从而引起资产价格的新一轮下跌,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在这一时期,资产价格的下跌速度会大大高于企业的债务清偿速度,这就不可避免地在银行内部形成巨大的坏账损失——泡沫破灭的瞬间,也就是银行资产负债表中资产方出现大规模减损的时刻:据日本民间和国外有关机构估计,由此形成日本银行体系的不良债权,可能在250~300万亿日元之间。由于银行所持有的资产在泡沫经济破灭后大幅度贬值,资本充足率相应下降,贷款规模必须随之紧缩,乃至出现全社会的信用紧缩,经济发展由此受到极大阻碍。因而,泡沫经济破灭所造成的不仅是大量企业的破产,更为致命的是由此导致的银行体系的瘫痪。日本经济陷入长达10年的衰退,其根源之一在于日本金融体系在巨大的坏账损失面前无以自拔。
  但是问题在于,日本可以承受10年的经济衰退,日本的人均GDP居世界前列,技术水平,企业管理水平、国民素质,人才储备都居世界前列,另一方面,日本社会结构合理,福利体系完善,基尼系数为世界最低的国家之一,社会稳定。而中国和日本相比几乎全方位落后,政治的稳定并不是来源于体系的完备和社会结构的合理,而是在于粗放型经济、泡沫经济、外资经济结合起来勉力推动的经济增长,可以想见中国在面对经济衰退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决不可能是日本式的冷静和迷失,更有可能是剧烈等经济动荡和政治动荡。
  扯远了,回到人民币上来,由上面资料可以看到,国有银行的信用和人民币购买力的稳定其实并不是建立在一个合理的金融结构,又或者国有银行的真实商业信用上,而是建立在中国政府的信用上面的,目前之所以没有爆发挤兑风潮,在于中国人民对于国有银行的信任就是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又或者对中国金融现状的根本不了解。
  但是,政府信用毕竟不是实实在在的硬通货,在真正到来的风暴面前,这些虚假的信用迟早会被彻底清算。这个经历在中国股市中已经预演了一次——
  与当年仅凭《人民日报》一片社论就可以推动519行情,并最终形成持续2年的特大牛市相比,近期在股市监管部门出尽利好仍然无法挽救熊市,股指连续跌破多个“政策底”明白无误地证明,政府的信用在股市中已经被彻底清算,中国股民已经意识到,中国政府并不是万能的,至少,想要和强大无比的市场规律作战就万万做不到,市场小,不规范的时候还有可能,但是规模大到一定程度,那就连最强力的政府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就是规律。这是中国股民用成百上千亿血汗钱所买来的最惨痛的教训。
  据拉美、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前车之鉴,我估计一旦爆发金融危机,人民币贬值应该到60%(纯属个人预测,无科学依据——事实上也没法做基于数据的预测)。
  因此,我个人的建议是,持有一定量外汇,当然不是全部换,那不现实,推荐欧元,不推荐美元,新元、澳元等。另外,在利率合适情况下,可以考虑保持一定负债,以中国目前的水平,贷款可能只能买车买房——注意不要在价格虚高的情况下投进去,除此之外,中国即使爆发金融动荡,也应该在2015年以后,目前整体经济仍然有上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