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下岗职工,但我并非是一个天生的穷人。我们是昨天的财富创造者,今天,我们仍凭自己的努力在艰难的谋生。我们盼望生活越来越好。更盼望祖国繁荣昌盛。常言道: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今天,我却迷糊了,政府的办公大楼越来越高,官员的轿车越来越多、越来越豪华,官员的烟越抽越高档,而我们却只能为一日三餐而焦急心慌。我们的孩子读不起书,我们老人看不起病,我们微薄的收入更购不了房。我们一月的收入,买不起官员常抽的一条烟,公仆们一餐饭,能吃去我们三年的口粮。

  一边是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广厦万千,人们在醉生梦死。一边是破檐烂瓦,有人衣食无着,愁肠百结。官员富人的大河满了,城市贫民的小河小溪却干涸断流啦。占总人口20%的富人收入占全社会收入的近60%,而同样占总人口20%的穷人的收入却只占全社会收入的2.75%。早知如此,何必推翻那“万恶的旧社会”?先烈有知,是否会在九泉之下嚎啕大哭?

  不到20年的时间,基本相同的起点,少数人是如何的速富?他们亿万的家财是否全凭勤劳奋斗积聚而成?我们昨日所创造的财富,为社会提供的积累今在何处?昔日我们的工厂为何变换了主人?

  我生活在下岗工人之中,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下岗职工仿佛是这个社会多余的人,我们被现实的社会抛弃了,被主流媒体所遗忘了。在一些人的眼中,我们是不思进取的人,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还有人说我们在思念大锅饭的年代。说我们的共同特点是主张回到从前。

  计划经济不是我们所创造。共产主义也不是我们的发明。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工作的岗位,老有所养,幼有所教,病有所医,这要求是否过分?

  穷人本应该是改革的支持者、拥护者,也应该是改革的受益人。因为通过改革,可以使穷人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得到改善。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工人成了改革的最大牺牲者,在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改革成了损不足而补有余的合理借口。对我们而言,改革意味着失业下岗,改革意味着我们昨天创造的财富和已有的福利被剥夺,意味着我们生活负担在加重,意味着权贵和富人们对公共财产和国有资产的瓜分与掠夺。这种“伪改革”我们凭什么要欢迎?

  在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几千万老工人”,在他们的眼里,几千万工人只能成为权贵阶层利益的殡葬品。对此,我们不仅不能表示不满,还应该跟着“精英”们说,这类损害广大工人利益的“改革”好得很!

  现实的结果表明,改革并没有给穷人带来任何利益。相反,使我们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失去了原来的福利,使我们感到生活越来越没有希望。

  没有工人发言权的改革,使少数权贵、不法之徒一夜暴富。没有工人发言权的改革,让穷人沦为“弱势群体”,没有工人发言权的改革,让权贵和不法之徒升格为“强势群体”。由于我们没有发言权,我们成为了“改革的牺牲品”,这样的“改革”让我们害怕,我们反对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改革。

  在中国,由所谓精英主导的改革过程中,政府官员和理论界精英包办代替了一切。他们对改革政策制定的唯一垄断性,对改革实施过程的绝对控制权,使他们成为了改革的最大利益获得者。而作为没有决策权、监督权的普通民众来说,利益受到损害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对于这种形式的改革,穷人不但会感到害怕,而且还要反对。

  我们反对的只是由少数“精英”控制的、缺乏监督的、损不足而补有余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使我们成为改革的牺牲品,使我们越来越穷。中国的广大民众在经历了八十年代对改革的希望,九十年代对改革的徬徨之后,到今天,特别是穷人 —— 这些改革开放政策的利益牺牲者,已经对抛弃工人利益的改革政策失去了信心。

  改革,不能改变人民公仆为人民谋利益的信念。改革,不能使普通劳动者更加贫穷!改革,不能使我们失去希望!改革的成果不能只由少数权贵阶层瓜分!改革,不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利益的剥夺!对于能兼顾穷人利益的改革政策,穷人是支持的,也对这种改革寄予了很高的希望。

  所以,穷人不是害怕改革,也不是反对改革。他们反对的是由少数政府官员控制的、缺乏监督的、损不足补有余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