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听说,据有关部门计算,若是对全国国有部门的职工(特别是50-60年代参加工作的职工)进行“低工资”补偿的话,就将要“花掉”国家12万亿元以上的钱。这个数字太过惊人,几乎惊倒了一片负责部门及负责人员。甚至有人惊呼:低工资制度的改革“成本”太高了!我们的国家财政将无法承受!云云。
  结论是不说自明的。房屋商品化改革的“成本”太高!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成本”太高!成本,成本,简而言之,国家无法负担改革的“成本”。所以,尽管人民自己也有些困难,但是首先,要请人民体谅国家的困难!
  即:人民要为国家服务,而不是国家“为人民服务”。
  而且,学者们还有这样一种说法,即对“过去”进行补偿是不怎么有道理的。因为,在过去的年代里,国有职工已经享受了“低工资制度”下的福利,如低房租、低学费和公费医疗什么的。因此国家对国有职工不能什么都“补偿”。以前,广大的农民因价格“剪刀差”在工农业产品的交换中也吃了很大亏,又由谁来“补偿”呢?猛一看去,这种说法好像有理,貌似“不刊之论”,既然大家都吃亏了,因此大家都该“了事”,谁也别旧事重提了。
  而且,提也没有用,12万亿元以上啊,国家也拿不出来!所以,谁也甭想了。其实,12万亿元为什么惊人呢?并没有看到经济学家有说服力的分析。
  2)人民的生活能否安定,主要是三大问题:房子、学费和医疗。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吗?应当提出让人民心服的算法,否则,谁会相信呢?
  3)有一些问题,其实并不需要国家财政有多大的“支出”,不过是各级政府少“收入”一点罢了。如房子,大量的职工住房并不需要国家新投入一些“资金”来补偿低工资。
  结论:“国家财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就是全体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如果国家各级政府的财政游离于这个“目的”之外了,甚至成了主要地或纯粹地为了“国家各级政府的公务员”和少数“先富起来”的人们服务,国家财政就会偏离了“社会主义”轨道,甚至也将偏离了“资本主义”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