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QQ留言】 一点想法

李老师:你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观察社会现实对照马克思有关阶级斗争方面的理论,总觉得对不上。所以就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是错的。但现在想深一层,我明白了不是马克思理论的错,而是马克思生活的英国当时的社会制度环境比我们现在的还要好。
  当时的马克思从来没有因为政治立场和观点被英国警察逮捕和迫害;马克思可以在报纸发表文章;可以做报纸的特约评论员;发动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是用议会投票方式决定的,少数投反对票的议员可以光明正大地阐述自己的反对观点和立场而不受迫害;报纸的记者定期从中国传递回新闻和消息等(这些内容在马克思、恩格思全集内有记载)。马克思研究的社会矛盾就只是有产者与无产者的矛盾了。
  如果马克思他老人家生活在中国我们这样的社会里,我想他就会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句著名的口号改为“全世界无权者联合起来!”了。

【李志宁回复】

  您说得很棒。

  (马克思在欧洲大陆被迫害,几次被不同国家驱逐出境,只有英国这个真正了不起的自由国家,说什么话都可以;它不仅容纳了马克思,也容纳了大批流亡者,容纳了各种社会主义思想。我记得,好像是马克思称自己为“自由的科学研究”。自由,无疑是一面伟大的旗帜。在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中有一句话,用来描写作者心目中的新社会:那“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前提。”我不明白,在后来的苏联和中国,“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在哪儿呢?既然“自由”曾是马克思的旗帜,曾是马克思的理想,那为什么现在在中国只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呢?无产阶级为什么就不能有“自由化”呢?

  还有,文革中放映的阿尔巴尼亚反法西斯电影,游击队员们见面和分手时,总有一句对话:“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我不明白,自由属于人民到底有什么问题?难道自由只能属于领袖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