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时代,全球工业化的程度也仍处在较低水平。当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距瓦特1766年做出第一台具有冷凝器的双作用蒸汽机才82年,距美国出现世界第一艘轮船才41年,距英国出现世界第一条营运铁路才23年;《共产党宣言》发表8年之后,英国才首次出现了对现代冶金有决定性意义的酸性转炉炼钢;第一台汽油内燃机是1883年马克思逝世那年才出现的;当时,最早的交流发电机和电动机才刚发明了5年,而用碳化棉做灯丝的电灯(通常只能点几个钟头,最多两天)才出现了1年,马克思从未有机会在电灯下写作;马克思去世7年后才在美国出现了世界第一座水力发电站,11年后才发明了收音机,14 年后才发明柴油机。据此,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时代工业化水平。……

  所以,我认为,马克思先生最可贵的地方,往往不在于他的学说,而在于他的情感。在他的那个时代,欧洲工人阶级承受着今天的欧美人所难以想象的苦难。而马克思先生的同情,也始终在“劳苦大众”身上。因此,他是那个时代人道主义的高峰。
  今天,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经济学家们最缺乏的,并不是学问,而是对中国劳苦大众的同情。他们的热情、他们的热心、他们所有的爱,都在资产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