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国家,不仅是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而且,工会、媒体、社会科学研究、教会、环保等各种NGO(非政府组织),都是独立的,不受“一元化领导”。

除了中央政府(在美国,即联邦政府)的头头例如总统,要由全民选举来决定,而且各地方政府(包括县镇)、各种公共单位的负责人,都要通过自由选举产生。这种情况下,官员贪污受贿等腐败行为,自然没有像在中国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