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他“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鲁迅语)他“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鲁迅语)但是,“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鲁迅语)这种人,以我估计,在当代中国的环境下,他可能会做官的,会做富豪的,还会叫穷人都要老老实实的!一点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