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企亏损问题,我个人的看法,可能与各位都不太一样。首先,我认为,从理论上说,国企亏损是可以的。因为国企需要担当一些私企不做(即容易亏损)的事情。在国外,例如能源交通的建设,投资巨大,回报较慢,私企一般是不肯干的,例如法国的输变电业务,100%由国家经营,又如日本的国铁占了4/5的长度,都是重要路段。英国的国铁在撒切尔手中被私有化了,结果经营和服务越来越糟,据悉近年又被重新国有。还有,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上下水道的建设和修整,不能指望私企来做。另外,近年来,还有一些环保项目,例如污水处理,集中处理工业三废的设施等。这样一些内容,如果国企不干,私企也不会干的。那么,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动,就会失去基础、以及干净的环境条件。所以,国企就是应当承担一些“吃力不讨好”(利润不高、甚至没有利润)的事情。这也是国家的责任。而如果按照中国政府的改革习惯,他们非常喜欢把“亏损”推给人民。照理说,政府收了税,就应当做些“为人民服务”的事情、而不要计较亏损。但中国不是,一是国家的官员们似乎是把税收揣在自己的口袋里了,二是国企即使“亏损”了也要让他们到“市场”上(也就是从老百姓口袋里)去找辙,就是让国企的这帮子高管也要过得奢华。所以,中国目前的国家,甚至比古代的“朝廷”还要不负责任。大量贪官的存在表明了,目前一代中国官吏,只知道利用自己的“职位”向人民索取,而不懂得国家该负的责任。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有“市场经济”的一帮子理论家来支撑他们丑恶的心灵。

  过去,改革以前,这些“亏损”类型的国企,其困难,都是由国家财政来支持的。周恩来不会逃避国家该负的责任。所谓亏损,不仅是一些公益性的建设,还有一些所谓“政策性亏损”的情况。例如计划经济时期,北京的“冬贮大白菜”,卖到市民手里很便宜,由于入不敷出,所以毫无疑问,卖得越多,“亏损”越大。因此,国家需要给农民和与此有关的商业部门进行“补贴”。这是不难理解的,为了让城市居民冬天能吃上蔬菜,这也是应该的。

  第二,国企即使不亏损,其好处应当落在谁身上呢?我认为,毫无疑问,应当落在人民身上。但是目前国企的分配状况很成问题。其好处,首先,大头落在主管部门(特别是那些负责的官员)和企业高管身上,这是一种剥削。其次,盈利的国企收入,相当一部分好处,落在该企业的“企业职工”身上,这也是没有道理的。国企职工,就像高管一样,本质上还是被全体人民所“雇佣”的。国企的产权属于“全国人民”,因此,国企的盈利应当为造福“全民”服务,而不是被私分。在中国,从理论家们到各种左派、右派人士们,大都争论的是:国企改革,是应当经营者(高管)应分得大头,还是企业职工应分得大头?这些意见都是非常荒谬的。这是坐地分赃!私分全国人民的财产,还冠冕堂皇,好像盗窃得有功劳了似的。记得在俄国,苏联解体后进行私有化的时候,还知道把国企折成了“私有化券”,发到每一个公民头上。所以,他们起码在道理上(法理)没有弄错,不像咱中国,抢了人民的财产,还大呼抢得有理!

  第三,目前的中国人,特别官员和国企高管们,其只知追求个人发财的简单、愚笨而贪婪的脑袋里,大都没有“国库”的观念了。但是,不仅50-60年代,就是中国的古代,皇权制度下,官员们心里都知道什么是“国库”。上缴国库,意味着谁也不能私自动它。在古代,按当时法理,只有皇帝能够动;在现代,应当没有一个人能够私自动用。中国应当回复这样一个铁的原则,即:一切国家的收费收入和国企的全部收入,本质上全都应当上缴国库。然后再由国家按照一定规则和程序,下拨给国家的各公务机关、公务人员和一切国家的企事业单位,任何人不能截留和贪污。但是,在目前我国这个已经腐败不堪的“国家干部队伍”中,由于国家机关随意“创收”和乱收费的极度混乱的分配制度,若想使国家回归到正常状态,真是呀,比“登天”那要难得多了,和飞出太阳系的难度相比,可能还差不多。所以,有时候,想想20几年里国家就变成了这模样,道德下滑是很容易的,由奢入俭难,浪子回头难,我感到没有多大信心。如果政治民主化的前景也仍是迷迷糊糊,那么目前官员状况的改变,包括精神状态的改变,希望是不大的。

  总而言之我认为,国企不一定要追求“盈利”,那不应当是国企的主要职能。国企即使大量盈利,在目前的无理的分配制度下,人民也未必能得到好处。所以,对国企是否亏损的问题,我从来是不大关心的。您觉得我说错的地方,请批评。

  祝好!

  李志宁2006.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