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编的、曾获很多奖项的二战纪录片《Why We Fight》,其中说到苏联“人民”对于德国法西斯的殊死抵抗时说:“将军只能赢得战役,只有人民才能赢得战争。”

经济改革也是一样,精英们只能决定“微观”,而只有人民才能决定、也终将最终决定“宏观”,决定最终的弃取,谁也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