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人言耻,着眼于善恶。以恶为耻,以善为荣。

后人言耻,着眼于成败。以输为耻,以赢为荣。以升为耻,以降为荣。

耻感文化变化成为了胜败文化,输赢文化。完全变了质。广大民众也追随其后……成立一种现实的中国文化。实在是让人叹息。

究其历史渊源,始于科举制度-_-把考上和考不上当作判别个人和家族荣辱的主要标志。危害无穷……

文化人1K多年的文化体验很容易究沉淀为一种强烈的文化心理,也就是以成败论荣辱。

在中国文化的关键道口上,那块“以恶为耻”的路牌转向成了“以输为耻”。

结果,一千年浩浩荡荡的岔路,也被踩踏成了阳关大道。

儒家学说,有无羞耻心是君子与小人的根本区别。即君子知耻,小人不知耻。作为个人修为。

在孔子那里:把不知克己,不重伦理,言行不一,无功受禄的行为看作是可耻的。

在孟子那里:羞耻之心是与恻隐之心,是非之心相提并论的。认为这是人皆有之的至善天性。

用此来证明小人泯灭了自己的天性。这些标准有些空洞……可操作性差。所以常常使小人得逞,君子伤心。幸好历史最终不属于小人。

曹值:无功而爵厚,无德而禄重。或人以为荣,而壮夫以为耻。

王安石:所荣者善行,所耻者恶名。

龚自珍:士皆知有耻,国家永无耻矣。士不知耻,为国之大耻。

中国文人讲正义是最多的。但背后大多都躲藏着嫉妒。

嫉妒包藏着三种羞耻:

1、嫉妒产生于一种自愧弗如的那种虚幻式羞耻。

2、嫉妒一旦产生就变成一种真正值得羞耻的破坏心理。

3、要克服嫉妒,也只能用君子式的羞耻心来自我约束。

前二种需要克服,后一种需要培养。不少国人把前二种羞耻都打扮成了一种正义。后一种君子式的羞耻感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因此要警惕,很多伪装正义的批判声音,目的是为了让别人感到羞耻。但恰恰是他们使社会失去了羞耻。

把嫉妒置换成了正义。CN文化是疏淡于实证逻辑的。因此总会很轻易的接受一切正义宣言。CN文化历来都把正义寄托在一些空洞的权力话语和传统话语上。譬如:朝廷兴衰、江山社稷、忠孝结义等。因此没有人敢于对这样的正义怀疑和质问。结果许多邪恶也就躲在他们后面畅通无阻了。

把嫉妒置换成了正义之后,人们很自然的把谣言置换成了证据。把起哄置换成了舆论。把暴力置换成了挑战。这一切初一看是虚假问题,道德问题。实际上更严重,它是一种习惯性的社会观念。习惯性的行为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