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涛硕士毕业,现在科技园一家港资公司做开发工程师。3年来,他一直延续着学生时代“两点一线”的生活,甚至连穿着也没有改变:T恤、大短裤和拖鞋。每早8点他在楼下的排档买两个包子,一边走,一边吃,跨过深南大道,10分钟就到公司,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中午同事一起叫盒饭,上网看新闻或是打游戏。理论上公司规定6点下班,不过大家都乐意加班,有没加班费无所谓,至少晚饭有公司承担,况且办公室里有空调,能上网。做开发之余,大家在一起还可以吹牛,比如某个网站有个漂亮的MM照片。一直到十一二点,吕涛才会和同事回到那套4个人合租的三房两厅,那里除了简单的床铺,只有合买的一台二手电视和二手电脑。他们没有安装电话,因为周遭的朋友就是同事,而分在各地的同学可以在网上联络,手机的用处大多只是为了方便与家人联系而已。

  吕涛他们把出了南山区范围的地方统称为“市里”,而对于市里,他们熟悉的地方只限于华强北的电子世界。大多数时候,他们没有也不需要双休日,都换做加班了,如果碰上长假,或是偶尔的休息,吕涛们的活动通常是在宿舍打游戏机,要不一起去淘软件,有时会去蛇口的沃尔玛逛逛。他们对这个城市的新闻远不如对“911”之类的国际事件关注,而白话对他们而言更是鸟语,对这座城市的认可更多来源于工作的环境,他们并不在乎是否有深圳户口。

  在南山区大冲3平方公里左右的社区里,大概生活着近5万和吕涛类似的IT人,他们大多在科技园一带大大小小的企业工作,就近居住在大冲村里,大冲村的土著农民则因了他们的集体生活所形成的社区而集体暴富。10年前破旧的屋村早就换成栋栋7层楼房。仿佛八九十年代大学校园宿舍区的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