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感麻木

近十年来,社会上一些最让人感到羞耻的现象,不仅没有遭到文化传媒界有效的阻止,反而是由文化传媒界在做负面示范。说到最让人感到羞耻的现象,人们也许立即会想到那些两性关系啊,色情事件啊,其实,我所关注的不是这一些,而要宏观得多。比如,公然宣称自己是快乐的盗版者而不知耻,作为公众媒体造了谣而不道歉,明明伤害了别人还硬说别人有被伤害的理由等等等等,都属于这个范畴。

我们中国人总习惯于在某些特定的隐私事件,特别是在两性关系上来议论别人的羞耻和不羞耻,实际上这往往是颠倒了轻重。

羞耻感消失后的文化与盗版

羞耻感麻木的第一个文化根源,是把嫉妒置换成了正义,那么这种置换是怎么实现的呢?

是这样的,中国文化历来是疏淡于实证逻辑的,因此总会很轻易地接受一切正义宣言,正义当然不错,但中国文化历来又把正义寄托在一些空洞的权利话语和传统话语上,譬如朝廷兴衰,江山社稷,忠孝节义等等,因此没有人敢于对这样的正义进行讨论、怀疑和质问,结果许多邪恶也就躲在他们后面畅通无阻了。

把嫉妒置换成了正义后,人们也就把谣言置换成了证据,把起哄置换成了舆论,把暴力置换成了挑战,它就逐渐成了一种习惯性的社会观念,形成了对羞耻感麻木的一种文化。

耻感文化的真正含义

在整个中国文化里面,“耻”字的含义曾经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变化。

哲人言耻,着眼于善恶;后人言耻,着眼于成败。

这个转变,耻感文化也就变成了胜败文化、输赢文化,完全变了质。麻烦的是,广大民众也都随着这样的方向蜂涌而去,成了一种现实的中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