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都在追求着批判精神,大批判这三个字在今天年轻人的心目当中,一定与我们正在追求的批判精神划不清界限,以为是规模大一点而已,叫做大批判。在很多海外学人的眼当中,这三个字似乎又与言论自由、揭露黑幕、挑战权威而且不同政见等等连在一起,因此把一些专门从事大批判的人物当作了争取民主、人权的斗士,把一些炒作大批判的报刊当作舆论监督的先锋,我要说这完完全全搞错了。

文化的疆场上没有警察的制服,也没有凶手的标记,因此一场打斗之后,总是一片狼藉、善恶难分。最终能够分得清吗?不知道。幸好有一份模式和程序,落在我手上。

大批判的模式和程序,今天中国大陆文化传媒界确实还在局部地延续着,但是背景很不相同,文革的大批判是为了迎合政治斗争的需要,今天的大批判是为了迎合读者围观的需要。共同的模式和程序哪一点最重要?答案很简单,两个字,整人。整人是不同时代大批判的首要特征。

因为大批判的目的是整人,而且是用所谓历史问题整人,所以必然要拿出证人证据,但是就是在这一点上,大批判比古代的私设公堂更不可相信。

萨特的哲学是,人人都是他人的地狱。我们的哲学是,人人都是他人的证人。切莫高兴太早,因为证人只证明你该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