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化精英是存在的,而且对国家社会非常重要。但是这些年来,由于伪精英的架势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结果连真的精英的名声也败坏了。真精英总是着眼于责任,伪精英总是忙着装扮;真精英总是努力地与民众沟通,伪精英总是努力地与民众划分,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

中国人对陌生和距离的敬畏,给伪精英文化留出了辽阔的空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只能用幽默的眼光,让他们做得不要太过分。

凡是文化程度不高的群落,总是会对自己不懂的文化话语心存敬畏,正是这种敬畏心理被一些投机文人利用了。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这二十几年里边,伪精英文化的发展好像有那么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可以称为假洋鬼子阶段,第二阶段是所谓拒绝世俗的阶段,第三阶段是所谓咬文嚼字的阶段。

颜元对于高层学者喜欢作玄奥空谈最为反感。他认为,这种空谈越多,就让人越没有能力分辨世事、办理经济;他还批评朱熹等人,率领天下读书人埋入故纸堆,耗尽了身心气力,结果造成了弱人、病人、无用之人。

伪精英架势在当代文化界的流行,还借助于一批前辈学者的形象,但是这个形象是伪造的。从各种各样介绍文字来看,好像这些前辈学者是什么样的呢?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皓首穷经,从来不休闲娱乐,他们都是两袖清风,素衣简餐,永远不在乎钱财,他们始终不沾世务,不理传媒,但一旦国难当头,又立即站到战斗的最前线。而且,他们还似乎每个人都拒绝过海外的重金聘请,一心报效祖国,回来以后又鄙视一切官场权贵。这种典型形象,成了一种感性的人格标准广泛普及,但是对新兴而多元的文化生态具有杀伤力,而且是很大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