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秩序4方面:
1、市场竞争的主体秩序:(谁在竞争)界定谁能进入市场、谁有权利获得进入市场竞争的资格。最基本的问题权、责、利分明。即产权制度问题。从而能接受市场的硬约束。

2、市场竞争的交易秩序:(怎样竞争)买卖规则。价格有序,是否真正反映供求矛盾。价格反映等价交换规律。

3、市场竞争的法制秩序: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事先的均等,事后的不均等。形式上的均等,事实上的不均等。内容上:贯彻法权的经济。通过法律制度来强迫人们必须接受事后的,事实上的不平等。形式上:契约经济(貌似比封建等级社会与生据来的“身份”强-_-)

4、市场竞争的道德秩序:道德基础,人格前提,特殊人文关怀。道德支撑+精神支柱。

1+2=市场经济的内在竞争秩序。
3+4=市场经济的外在社会秩序。

面临的主要问题+矛盾。
一、主体秩序建设问题:
1、大量的非经济主体活跃当中(特权单位,政企不分)ex:大量政企不分的国有企业。特权单位办企业。军队、警察、特务机关国家机器办的企业。
2、相当一批没有责任能力的主体。事实上已经破产,可还活跃在市场当中。没有退出。到期无法偿债。
3、违法假企业。逃避法律制度监督与约束。

二、交易秩序问题:(体制性的)
1、垄断定价。政府垄断-_-政府代表垄断者反对自己垄断……对大企业国有垄断行业进行分拆,慢慢造成它竞争的局面。特别是政府垄断。
2、双轨制即“价格歧视”。价格面前人人平等。童叟无欺。制度性价格的人人不平等-_-寻租,权钱交易。官倒!!!
第一波官倒。(消费资料)70年代末80年代初改革开放初期。家庭耐用消费品紧俏,计划供应。倒买那些“票”。
第二波官倒。(生产资料)80年代中期。倒生产资料。计划价与市场价格。与权利部门勾结,按照计划价格搞到重要的生产资料再按市场价套出去。权钱交易。
第三波官倒。(货币资金)88年以后,三年治理整顿。把需求控制住了。供求基本平衡。价格双轨制在生产资料里基本取消。90年代初,倒货币。因为货币的价格就是利率。当时是双轨。搞房地产需要大量的资金。一个是按照计划贷款的利率,一个按照黑市的利率。差别很大。谁搞到计划贷款再放出去,谁就发了。93年开始治理。金融秩序整顿。
第四波官倒。90年代中后期以后。前三拨倒要素、产品。这回倒要素的集合——企业。倒企业上市指标。拿政府上市指标,包装好企业后拿到市场上套个市价。还是双轨的歧视。价格交易混乱。
3、报销即“第三方付款”。不仅是腐败,更重要的是使价格失真、扭曲。甚至买卖双方联手骗第三方。这样一来,我们整个社会的价格变了。第三方付款越普遍,价格失真程度就越大。按照失真的价格去引导资源配置不可能有效率。

三、市场经济法制秩序建设:
1、经济生活当中很多方面无法可依。没有立法或立法质量很糟糕,用它那部法的成本很大。很难执行。更重要的是“有法不依”。是不是一个法制秩序的社会关键是看这个社会有没有法制精神。而在这个法制精神社会成员当中最重要的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公共权利的掌握者。他们有没有法制精神,有没有尊法守法的自觉。一个社会法制化的标志在于对公共权利的掌握者(执法、司法、立法)的法律约束有多少!!!这样社会法制精神才能慢慢培养、培育出来。目前表现:法制精神在某些方面的匮乏。一个社会的法律制度建设可能很快,但是一个社会的法制精神的培育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四、市场经济道德秩序建设:
1、误区:市场经济可能有效率,但它及其不道德。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你骗我,我骗你。难道市场就是物质文明飞速进步,精神文明日益堕落?它有其道德基础核心——守信!!!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一切关系,都是信用经济关系。而里自然经济传统农业社会里道德世界的核心是忠诚。商品社会里道德尺度的基本准则是信任、守信。因为它是信誉经济。
另外还有一种状态从传统社会向市场经济转换转型的过渡时期——道德的无政府状态。人和人之间即不讲忠诚也不讲信任。因为以忠诚为核心的传统社会的基础已经动摇了,而以信任为核心的市场经济道德大厦远远没有建立起来。在这个时候,可能忠诚准则失去了作用,守信的准则还没有树立起来。在道德上只讲放纵。行使个人的权力,推卸个人的责任。
道德无政府表现:
a假冒伪劣(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在CN就有假。ex:假干部、学历、烟、酒)
b缺少对职业的虔诚,缺少起码的敬业精神。
c在道德秩序上推卸责任。败德行为。居然有制度根据-_-是合法的,合乎制度安排的。ex:国企改革:委托代理。国有制委托给董事长、董事会。或者厂长、经理、承包人。意味着在制度安排上把95%以上的国有企业交给了一批根本不可能负财产责任的可能是好人的人去冒险。但是,一旦进入市场搞不搞坏由不得你。一旦搞坏他什么责任都能负,唯独不能负这个最应该负的基本的经济责任。制度安排酒这样即获得了财产的权力,他不具备对这份财产应付经济责任的能力。谁信谁?靠自觉咯。所以在制度上他就可以推卸责任。就更不用说在制度之外违法的逃避责任的行为了。
接触一些国内国外成功的企业家,给人一个强烈的感受,感觉他们都傻。包括国人看发达国家的那些外国佬。我们看人家都傻乎乎的。市场竞争说到底是——单位时间里比谁先赢得别人的信任!!!所以成功的企业家为什么傻乎乎的?一脸忠厚,一脸纯朴。容易引起别人的信任。所以他才成功了。大智若愚。经商作为企业家很重要的凝聚力是在于道德上的一种号召力——守信。

民营家族式企业(家企不分):搞家庭式管理,造成企业了的优秀家长,但造就不出企业家。民营企业家存在“三缘性”血缘(家庭)、亲缘(家族)、地缘(当地复杂关系网)财产性质带有强烈的宗法性,而不具有社会性。宗法性、封闭性结合在一起,因此就决定了他的管理一定是家族化的。他的效率一定取决于家庭人员的认识和知识能力。虽然是家族化、家庭化的财产,产权不仅没有社会化,也没有个人化。没有建立在个人、自然人之间的排他性,他是建立在家庭和家族。没有在家庭内部明确。夫妻、父子、兄弟之间各占多少开始没有明确。小的时候好办,大家共同创业。大了之后他更关心哪些是我的,而不是更关心企业怎么发展。所以国内民营企业就出现了一个分家的浪潮。夫妻反目,父子成仇。
日本&欧美的家族式企业、财团为什么没有我国民营企业现在这种混乱弊端呢?西方虽然是家族化的,但他的产权是社会化的。他们只是拥有控制权。

解决地方保护主义根本出路:政府在市场化过程当中要越来越多退出市场。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在建设市场经济秩序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地位和角色。